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23章 再见花漾
    :

    魔尊前脚刚走,那两个身穿斗篷诡之者便就跟了上去。

    但是,他们两个的步子哪里有雷电的步子快。

    恐怕是跟了一会子之后,就跟不见了吧。

    “花玖。”

    言生唤了我一声,我才反应了过来。

    我多少是有些闪躲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想好要怎样搪塞过言生。

    他忽然眸色一冷,又道:“别藏了,我都知道。”

    我惊了一下,紧皱眉头问着他:“你,知道什么?”

    “我是一个占仆师,我想看到的,自然都能够看见。包括阴池鬼后,还有海后菱鲛。我尽数都看的很透彻,所以,方才是魔尊吧。”

    言生怎么说的有些阴阳怪气的意思,他的话里头,怎么多了一些讽刺的意思。

    我有些不情愿了,我实在是不明白言生说出来这样的话到底是为什么。

    我沉声质问着他:“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走吧。”他完美的忽略了我的质问。

    他牵着这一匹马走着,而我也就在他的身后跟着。

    总觉得言生应该才是对我隐瞒更多的人吧。

    可是,他不说,我就什么办法都没有。

    我现在感觉自己是被言生剖析了一样,我的什么他都知道。

    可转眼一想,他是用了自己十年的寿命,才看见了我的十年。

    我也不清楚言生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我敢肯定,他所看见的,肯定是对他有利的事情。

    他自然是不会那么的愚蠢。

    至于,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雨势也渐渐的停了下来,言生在一个客栈门口停了下来。

    此时都已经是半夜了吧,可是这家客栈却还没有打烊。

    而且灯火通明,看起来是彻夜这个样子了。

    我和言生站了没有一会,这店里头的小二便就撑着个伞出来了,他刚出来便就把伞给了我,恭敬道:“客官是住店?我去帮您把马牵到马厩,二位客官里面请,可千万不要着凉了。”

    言生低沉,“嗯”了一声,在什么话都没有了。

    而我也是跟着言生进去了。

    但是进了这个客栈之后,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意思。

    那些饭桌上面的客人,就像是在盯着猎物一样的看着我和言生,真是叫人害怕。

    我和言生也没有过多的停留,便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赶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正准备要换衣衫,却感觉一双手轻轻从背后抚上了我的脸颊,手又移了下来,环住了我的腰,“应该供祭鲜血给我了。”

    她是紧贴在我耳畔说的,而这个声音竟然是阴池鬼后的。

    我没有想过她会是这样的出现,她应该是高高在上的。

    看起来,我是以为错了。

    “怎么给你?”

    我确确实实是被吓得一动不动,因为我害怕自己一动,阴池鬼后就要取了我的性命。

    她和毒药不同,真的不同。

    她要比毒药狠厉百倍,一个可以和槐都真人相比肩的人。

    怎么可能不狠呢?

    尽管我修炼一辈子,恐怕都及不上阴池鬼后的半分。

    她没有答我,只觉得脖颈好像刺痛了一下。

    随后便就觉得生不如死了起来,阴池鬼后,她是在吸着我的血……

    我还是愣愣站着,一动不动。

    “果然,拥有灵心的人,鲜血就是不一样。”她的话里头似乎是在夸赞着我的意思,可是在我看来,她恐怕夸赞着的是灵心才是。

    “花玖,有没有事?”

    言生突然敲门问着我,我也是愣了一下,随后赶紧答言着他,“我没事,已经快休息了,你也快点休息吧。”

    “好,没事就好。”

    我看见言生在门口站了一会子之后,才离开。

    阴池鬼后这才脱离了我,她站在我面前,继续淡然道:“那个言生可不得了。他带你来找苏咒,恐怕就是为了补全你灵心失去的灵气。一旦补全之后,他的目的就达到了。而他,也是离自己的要求更进一步了。”

    我听着阴池鬼后的话有些糊里糊涂的,蹙眉问她:“什么意思?”

    “你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她依然是一副很诡异的样子,我不知道看见的她是否真切。

    可是,她就是鬼后。

    没有呼吸,没有温度的鬼后。

    我是人,是有着呼吸,和温度的人。

    但是我却是害怕着的,害怕着阴池鬼后的。

    “祝你一切顺利。不要忘了,随时告诉我槐都真人的下落。”她的口气冰冷如常,可我我怎么觉得她是在有意试探着我。

    我也只是应了一个“好。”字。

    因为我生怕我说出来的话多了一些,阴池鬼后就会捏死我。

    我这个人,有些时候是真的不知道分寸的。

    “再回。”

    她这句话刚刚落下,鬼奴便就抬着轿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阴池鬼后搭上了毒药的手,优雅缓慢的上了轿子,才离开了。

    我真的是感觉自己生不如死了起来。

    灵心,又开始发作了起来。

    我沉沉捂住了自己心口,真的觉得自己此刻是要死了一样。

    我顿时就倒在了地上,紧紧抓着桌沿,就好像是要把桌子抠烂一样。

    因为这样的疼痛真的是我受不了的,每一次这个样子,我都真的很想结果了自己。

    为什么灵心会长在我的身体里面?

    为什么要对我这般?

    这般的折磨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

    是灵心?

    我这么的生不如死,可却依然要为了保护灵心而活下去。

    这样活着,和苟延残喘有什么区别呢?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被疼死了的时候,灵心不痛了。

    就像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真的是心好累,不知道要怎么继续下去了。

    但是,言生说找到了苏咒之后,就可以补回灵心失去的灵气,这样,就不会再有灵心会发作的这件事情了。

    所以,我也必须要得到苏咒。

    起码,我的灵心就是一个完整的灵犀了,也不会在痛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天亮了,而我也是醒着看见天亮的。

    又是一夜无眠,明明自己疲乏的要死,却愣是一晚上都没有怎么合眼。

    紧接着,第二天我就和言生去找了苏咒的下落。

    但刚从客栈出来,就撞上了那两个诡之者,依然是斗篷加身,帽檐遮住了半张脸。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足以证明,他们两个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他们两个的脸是怎样。

    就在我和言生要走的时候,言生却忽然拦住了我,沉声道:“等一下。”

    随后,我就听见了他们两个人的对话。

    “查到下落了吗?”

    “还没有,估计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了。”

    “尽快让他们手脚麻利一下,赶紧查出来下落。”

    “好,我知道了。”

    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看起来是还没有找到苏咒的下落。

    这下子,也宽松了一些。

    还以为他们是知道下落的,所以才这么赶的。

    原来,他们也并不知道苏咒到底在什么地方。

    看着他们两个人离去,我这才要和言生动身。

    “花玖!”

    刚走没几步,这一声也着实是把我吓了一跳。

    我习惯性的回过头去看,竟然是宋妖儿。

    “宋妖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难不成宋妖儿是为了抓那两个诡之者而来的吗?

    为什么却看见她是从这个客栈里头出来的呢?如果是为了抓那两个诡之者,那么刚才就应该动手了。

    我也是纳闷了起来。

    “我来是为了抓住那两个贱人!”宋妖儿说的怒气冲冲,也根本毫不避讳什么。

    宋妖儿这么一说,我就更是困惑了起来,蹙眉问着她:“可是刚才你为什么不动手?”

    “且让这两个贱人在逍遥两天,等到那个时候,我就弄死这两个贱人!”宋妖儿握紧了剑柄,看着模样,也确实是有些怒发冲冠的意思。

    “是这样啊……”我多有些无可奈何的意思。

    宋妖儿似乎就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就那样盯着言生问道:“言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