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22章 敢去汜水都
    :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对言生说冥泽之剑的事情。

    因为紧凭我一人之力,是无法拿到冥泽之剑的。

    可是我如果告诉了言生,那么到时候将言生拖下水了怎么办?

    毕竟言生和我本来就是不同的人。

    我现在被人控制,如果得不到他们的要求,拿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后果,总是那样的不堪设想。

    时间缓释而过,我就在花卉观中,哪里也没有去。

    我也根本就不敢离开,我只要一旦离开了花卉观,便就会引来杀生之祸。

    但是葵兮的那些话近在耳边,我也必须为花卉观考虑。

    “观主!那个水师提督简玉又带着人来闹事了!”

    我刚刚才从武姑那里过来,花溪便就跑过来气冲冲的对我说。

    看起来,汜水都的事情已经让简玉越来越疯狂了。

    他定然是过来兴师问罪来了,如果悔改的话,不会是这个样子。

    我这一次没有孤身一个人过去,而是去找了言生。

    这才和言生一起过去了,只见那简玉的所有头发全部都白了。

    一下子就好像是老了十几岁一样。

    他的头发更是那样凌乱的散披着,那发丝下面的一双阴鸷的眼睛里头充斥着狠厉与冷血,果不其然,是兴师问罪来了吧。

    “我就知道你这个贱姑没有死!是不是你怂恿那些鲛人毁了汜水都的?!”他拔剑指着我,话语之中是满满的质问。

    我也觉得十分好笑,我就从来没有对鲛人说过他的那些烂事情。

    他反倒好,还找我兴师问罪来了。

    我一口否认,“那是你自己作茧自缚!毁了整个汜水都,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一脸的不相信,甚至还有了一些轻蔑之意,继续冷声质问着我:“那这么说,就是你告密的了?”

    我皱起了眉头,实属觉得简玉真的是有些太过分了。

    明明汜水都就已经成了那个样子,他却还要跑过来找我兴师问罪。为什么不好好去反省自己的错误呢?

    我沉沉叹了口气,好意道:“好坏话你是永远都不会听的是吗?简玉,回头是岸。没有人非逼着要你去做那些坏事情,你现在回头或许还来得及!”

    但他好像是不屑一顾的样子,冷笑一声,完全将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没有可能!我就是得到龙冢之剑!等着吧!”

    简玉甩下了这句话之后,便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就这么离开了?

    看起来,他是来给我一个警告,警告我,他是一定要得到龙冢之剑的。

    虽然现在龙冢之剑被封住了,但简玉说出来了这样的话,我依然是有些忧心忡忡的意思。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汜水都看看?为那些无辜死去的百姓祈福?”我有些自语喃喃着的意思,却又是在对自己身边的言生说着。

    他忽然走上前了一步,背对着我,好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他又缓缓的转过身来,看了看我。

    他摊开了自己的手掌,好像是画了一个图腾,那图腾开始泛光了起来。

    从言生的手中脱离,好像是形成了一张地图的模样,那上面标注着的一个地点就是汜水都,他又轻轻挥了一下手,那图腾又落在了他的掌心,随后消失不见,他言道:“汜水都有东西可以帮助你的灵心恢复原来失去的灵气,所以,去汜水都是一件好事情。”

    听了言生的这句话,就像是听到了一件不敢置信的事情一样,蹙眉问着他:“什么?汜水都有着可以帮我恢复灵气的东西?”

    “确实如此。”言生虽然答的很漠然。

    但是他是占仆师,我信他。

    紧接着,言生便就对我道:“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出发吧。”

    我点头,应了一声,“好。”

    我还是把花卉观中的大小事情都交给了花溪和花允打理,我相信他们两人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就像是上一次一样,把花卉观的一切都打理的非常妥帖。

    很快,我就和言生出发去了汜水都。

    言生买了两匹马,就当是代替了脚步。

    可是刚出了泉州城,便就看见了两个行为怪异的人。

    他们就骑马走在我和言生的前面,两个人都是身穿着黑色斗篷,那帽檐已经是遮住了半张脸,好像,是有些似曾相识的意思……

    对了,是莒国。

    在莒国的时候,我就看见过这样的人。

    就是救走那个妃子的人,是诡之者。

    会使用诡之术的诡之者,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找到无影无踪的他们。

    却是在这样的不经意之间,就撞见了他们两个。

    虽然说我是有些疑问的,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男子我肯定是见过的。

    他定然就是当日救走了那个妃子的诡之者。

    我也没有声张什么,对言生浅声叮嘱了几句,言生也会意了我的意思。

    走了一路之后,却发现他们两人和我们去的地点是一样的。

    那就是汜水都。

    我心中已然是惆怅了起来,他们两个人去汜水都要做什么?

    虽然困惑,但还是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

    中途停了下来,坐在了一家路边小店,因为口渴和没有吃饭,所以打算歇歇脚再走。

    而那两个人也是停了下来,就坐在了我和言生的对面的一桌上面。

    幸好言生就坐在我的对面,正好将我挡住了我。

    不然,被发现了可就糟糕了。

    言生要了两碗素面,又问老板娘要了水,灌满了水壶。

    我们这才起身准备要出发,但那老板娘看了看天色,却是嘱咐着食客,“看着天色早上还是万里无云的,可这会子,怎么就黑云布满了。你们去汜水都的人,还是小心些吧。我得赶快收摊了,不然等会子下雨了,或者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可就回不去了。”

    她说着,手底下已经开始麻利的收拾了起来。

    “就算是冒雨,也到赶到天厥都。”

    言生却是冷不丁的来了这样一句话,或许言生已经是猜出什么来了。

    那两个人,必然是和言生说的可以恢复我灵气的宝物,“苏咒”。

    苏咒是可以帮助失去灵气的人补回来那些失去的灵气。

    但是,苏咒也肯定是能够为他们诡之者所用的。

    “好。”我没有推辞什么,款款就答应了言生。

    刚踩到马镫,天空中顿然就开始雷鸣了起来,但是却没有雨,但狂风大作。

    “驾!驾!驾!”

    那两个人比我和言生还要快,那狂风吹起来黑色的斗篷,就感觉是像在看着迷幻的黑暗一样。

    令人有些目眩神迷,但我还言生也没有落下,还是很快的往汜水都赶。

    可不能够让他们两个人捷足先登了。

    过了没有多久,便开始下起了大暴雨来。

    路上很快就泥泞不堪了起来,那暴雨也好像是来势汹汹的模样,拍打在脸上,真的是觉得有些生疼。

    一时之间就迷了眼睛,根本就看不清楚路到底是在哪里。

    最后还是言生提醒我,我才没有迷了路。

    不然,掉到了哪里去都不知道。

    就快要抵达汜水都的时候,马蹄突然一个打滑,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摔下去的时候,一把手却抓住了我的胳膊,将我拉到了一个舒适的坐垫上面,我伸出手去摸了摸,竟然是毛?

    我在转头去看,竟然是魔尊!

    而我此刻,就坐在魔尊的黑豹子上面。

    他不言不语,一句话都没有。

    但到了汜水都之后,他才淡然开口,“看起来,是封城了。”

    封城?是不是简玉做的?

    可是我昨天才见过他,他那么快的就赶了回去吗?

    只见门口乌泱乌泱的一群人,有的人撑着伞,有的人坐着马车,还有人同样是骑着马过来的。

    但全部都被挡在了门口,城门紧闭着。

    不知道这个简玉是要做什么,定然又是在密谋着怎样的阴谋了。

    此时此刻根本就没有人发现这只黑豹子,因为它全身漆黑,已经跟黑夜融为一体了。

    要发现,也只是看见它的那双令人发颤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