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21章 是他就救了我
    :

    忽然听得凤鸣了一声。

    紧接着,我就看见火凤凰飞了过来,突然一只手将我抓了起来,“小心些,坐稳了。”

    这个声音,是,槐都真人?

    我多些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眼前的人,竟然,真的是槐都真人!

    “槐都真人……”

    我此时已经不知道还能够说出什么话来,只是觉得眼眶微微泛红了起来。

    眼前是一片模糊,恐怕是已经被泪水盖住了吧。

    “没事,我在这里。你安心就好。”槐都真人眸色温睐,说的很平静。

    我自己也很安心,因为槐都真人救了我,在他身边更是安心不已。

    槐都真人将我亲自送回了花卉观,他嘱咐道:“你拥有灵心,很多人肯定是早早就盯上了你。而花卉观的结界也已经被楼知修补好了。但是,阴池鬼后是完全可以来去自如的。但是除了他,剩下的人进来就要冲破这个结界。一旦这个结界被触动,我就会知道,立马就会赶过来。所以你自己也要小心。”

    原来如此,结界早就修好了。

    但是阴池鬼后可以来去自如,看起来阴池鬼后和槐都真人是不分上下的。

    我点了点头,看着槐都真人平静的眸子,确实觉得十分亲切,也觉得安心。

    “是,师尊。花玖知道了。”

    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即又松开。

    就连皱一下眉头,都是那样微微一下,也确实是足以叫人东西。但我是一个道姑,就不能够有任何的触犯。

    更何况,他还是高高在上的仙人,我更是不能够有任何的逾越。

    “还有。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不要担心什么,危急关头我会即使出现。但现在魔都确实动荡不已,而妖界,也开始有了动作,打算要和仙界作对。他们不闹个天翻地覆,是不会有所罢休的。”

    槐都真人这么说,我心里头多少是有些逃避的。

    也自己微微低下了头,对我而言,我是要帮着葵兮拿到冥泽之剑的。

    现在槐都真人这么说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随后又嘱咐叮咛了几句,才离开。

    槐都真人就像是及时雨一样,在我危急时刻,总能够即使出现。

    以前葵兮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葵兮就变成了那个样子,我也不清楚,他怎么说变就变。

    晨起,若斓便就带着白狐急匆匆的过来感谢我了。

    看来,阴池鬼后马上就来了。

    果不其然,我才刚刚打开经房的门,阴池鬼后的红轿子就已经在了。

    我的眼眸就像是蒙上了一层尘埃一样,差点就以为我要给阴池鬼后的就是真的冰血石了。

    “拿给我。”

    她只是这样一声令下,我就要把冰血石给他。

    这样看来,我的确是很卑微。

    要怪,就怪我根本就不会什么法术,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所以才会被这么多的人利用。而且,我还无法反击。

    当我揭开轿帘,将冰血石交给阴池鬼后的时候。

    我突然看见了自己再也无法那般熠熠清澈,看见的,好像是永无止境的灰暗。

    我愣了一下,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一样。

    而此刻,我正好就对上了阴池鬼后的眼眸,她轻言说道:“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彻彻底底。”

    我听见这句话,眉头皱的就更深了一些。

    我没有惊喜,没有诧异。

    因为我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情,就算那是假的冰血石,但是我依然被阴池鬼后所操控。

    只不过,没有被操控心智罢了。

    这样,又有什么区别呢?

    就好像是无尽苍凉,有些可怕。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吞噬着我的心一样,我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我就已经无法回头了。

    我欺瞒了太多的人,就连我自己都在欺骗着自己。

    “将眉头皱的那么厉害做什么?你又不是一个死人,还是有分别的。”我看见她的嘴唇在动,却不敢去看她的那张脸。

    因为我再次害怕看见那样的灰暗和失魂落魄。

    “没什么,没什么。”我感觉自己身心匮乏了一样,就连回答,都显得有些茫然无措了起来。

    “好了,没有你的事了。”

    她话罢,抬了抬手,那红色轿子,便又转瞬不间。

    还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槐都真人为花卉观所设下的结界,看起来还并未修补完好。

    唉,我又是沉沉叹了口气。

    本应该是与世无争的小道姑,现在被人利用的这么紧,我到底该向谁求助呢?

    所有人都忽略掉了我求助的眼神,只有冷漠。

    冥泽之剑的下落,我该向谁打听?

    “看起来,你终究是坠入了。”

    突然响起了这一声让我有些惊慌失措,沉声质问道:“谁?”

    “言生。”

    话落下,我才是松了口气。

    我缓缓转过身去,便就看见了言生。

    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都不知道,看起来方才真的是想入迷了。

    “你怎么会过来呢?”我锁眉问着言生。

    毕竟他要从溯山赶过来,依然是一段很长远的距离。

    若是这一次言生还是为了我的事情,才来的缘故。

    那么,我就会相信言生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来帮我。

    “你以为你为什么会帮你?”他却是反问起我来了。

    不知道我听见这句话的心情应该是欣喜,还是惆怅呢?

    我蹙眉,是真的想了一阵子,才答言着言生:“我不清楚。”

    言生似笑非笑,看起来的确是让我感觉有些毛骨损然,他言道:“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总有一天我会是你得力的助手,还有,我用自己十年的寿命看见了你的未来。所以,我才会帮你。”

    我越来越惆怅了,更是一脸的茫然,我问他:“为什么?”

    言生的眸色又变得漠然了起来,冷声道:“别忘了,我是一个占仆师。我用自己十年的寿命看到了你的未来,所以说,我要帮你。”

    我很诧异,我甚至还有些懵然。

    因为对我来说,言生的确是一个占仆师。

    就像他可以看见黑鲮鲛人的复仇一样,但是,我的未来。

    他用自己十年的寿命看见了我的未来?他为什么要看见我的未来?到底是因为了什么?

    我越来越困惑了,也越发觉得自己像是掉入了一个很深的陷阱。

    就像是一个深渊一样,黑暗将我一点点的吞噬。

    而言生刚才的那番话,也确确实实是勾起了我的好奇之心。那么他,看见我的未来究竟是怎样的呢?

    我知道好奇心害死猫,但是,我想知道,想知道我的未来是什么。

    我沉了沉,犹豫了好一会子,才问着言生:“那么你所看见的,我的未来是什么?”

    “占卜的东西,自然是不能够随随便便就告诉你的,尽管你是本人。但是,你的未来终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我们,拭目以待吧。”

    总感觉言生的话里头有些其他的意思。

    既然他不想告诉我,那就算了。

    忽然,言生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脸色霎时间就苍白了起来,我赶紧扶住了他,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嘴角竟然溢出了鲜血,我赶紧拿出了手帕擦去了他嘴角的鲜血,锁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

    “看见你的未来,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言生近乎于咬牙切齿说出来这句话,估计,他也是很难受的吧。

    就像是我的灵心发作一样,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却还要强撑着。

    这样的痛苦,又有谁何曾知晓过呢?

    虽然我觉得言生用自己十年的寿命来看见我的未来确实荒唐,但是,言生不会随便就去占卜我的未来。

    他肯定,对我隐瞒的就是真相。

    但是言生不告诉我,不让我猜测,我就不会猜测。

    但我会查下去的,因为我知道,我终究会知道真相的。

    言生渐渐的缓了过来,言道:“还有,黑鲮鲛人浅残已经屠城了,那个地方,就是汜水都。”

    我惊了一下,随后才问着他:“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现在那个水师提督简玉正拼死拼活的往回赶。现在,整个汜水都活下来的人都对简玉嗤之以鼻。当然,他们也应该反思。还有,简玉的家眷都在汜水都。这下子,恐怕……全部都葬身于海中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