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20章 救命
    :

    王庄的事情很快就解决完了。

    是有阴魂不散的厉鬼在作祟,我只不过是给若斓打了个下手而已。

    剩下的事情,也都是若斓自己在做。

    第二天入夜,我就赶紧去找了阴池鬼后。

    这个地方的彼岸花海总是那样的叫人羡煞,虽然是彼岸花,是来自地狱的花。

    尽管寒气深深,冷气逼人。

    也多有些阴森的意思,但是彼岸花是真的很好看。

    我驻足看了一会子彼岸花,才踏入了阴池鬼后的宫殿。

    “冰血石拿来了吗?”

    她的指尖划过我的脸颊,一开始就问着这样的问题。

    看起来,阴池鬼后是多有些急促。

    我真是觉得阴池鬼后的指甲好像可以把我的脸颊划破一样,我答言着她:“我拿到了冰血石,但是,你,”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阴池鬼后所打断,“既然你已经拿到了冰血石,那就交给我。”

    阴池鬼后还真是个格外心急,为了让我当她的傀儡,她也是不顾一切。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阴池鬼后的脸色随即就变了。

    阴池鬼后冷笑了一声,有些讽刺的反问着我,“条件?你还有条件?”

    我义正言辞的答言着她:“你帮我救一直白狐,我就把冰血石给你。”

    “白狐?”她挑眉看着我,似乎是多有一些不相信的意思。

    我点点头,继续答言着她:“是,就是一直白狐妖,它被冥皇捉了去,我相信你是可以救出来的。”

    她脸上也是渐渐浮现出来了一些好笑,就像是在听着一个玩笑话一样。

    她掩嘴笑了笑了一下,那模样也的确是很渗人。

    “你和白狐妖有干系?你不是一直所秉承着的就是人妖殊途吗?怎么,想要救一只白狐妖,为什么?”

    阴池鬼后就在我的面前,我退后了几步。

    因为实属是在怕着阴池鬼后的,很害怕她将我嚼碎。

    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越是看阴池鬼后的面容就越是觉得诡异。

    一直看见的就是那腐朽的生死爬满着阴池鬼后的整个面容,我微微低着头,不敢在去看阴池鬼后的脸色如何,对她道:“我不会多做解释。妖也分善良和没有心的,但是这只白狐妖,却是很善良的,我希望你能够去帮我从冥皇那里救出来。”

    阴池鬼后的脸色真的是冷到了极点,漠然道:“你以为冥界和鬼族是有着什么联系的吗?你错了。冥界和鬼族本来就是有着芥蒂的,你现在让我去救那只白狐妖,不是为难我是什么?”

    我微微怔了一下,随后抬起头看着阴池鬼后。

    冥界和鬼族是不合的吗?

    反正我听阴池鬼后的口气不是很好。

    看起来,这件事情在阴池鬼后这里也是多有些棘手的。

    “那怎么办?”我开始紧张了起来,生怕白狐会被冥皇折磨。

    上一次的事情,我已经是历历在目了。

    我怎么能够让白狐替我去承受那样的痛苦呢?

    唉……

    我不由得沉沉叹了口气,实属是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去做了。

    就在我多愁善感之时,阴池鬼后突然幽幽开口道:“我可以帮你。但前提条件是,你要供血给我。”

    我一个激灵直直看向了阴池鬼后,诧异道:“什么?供血?”

    阴池鬼后突然抚上了自己的脸颊,多有些顾影自怜的意思。

    她有些叹气道:“我是需要鲜血才可以存活的,就像是我们鬼族供养着的彼岸花,那都是需要鲜血才可以生长的美轮美奂,如果没有新鲜血液的供养,那么,彼岸花就会枯萎,就会死、而我,也会老,皮肤就会变得枯黄,头发也会变的苍白。”

    阴池鬼后说的这些话,我听的清楚。

    无非就是就让鲜血来供祭着她和那些彼岸花,我知道,我没有犹豫,果断答言着她:“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够将白狐从冥皇的手中救出来,我就供自己的鲜血给你。”

    阴池鬼后勾唇一笑,风轻云淡,“很好,明天早上你就会见到那只白狐了。”

    “谢谢阴池鬼后。”

    我礼言,话罢我就急匆匆的离开了阴池鬼后这这里。

    因为在阴池鬼后这里我是一刻都不想多待的,那样的阴气好像是缠绕在了我身上一样,怎么躲都躲不开。

    只有离开了阴池鬼后那里,才会彻底摆脱掉。

    又是乱葬岗,我不知道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到了乱葬岗,去了鬼族。

    现下出来又是乱葬岗,还多有些毛骨损然。

    毕竟已经是深夜了,我要回去还要走好大的一段路程。

    这个乱葬岗说不定有什么鬼怪出没,我得赶紧加快脚步回花卉观去了。

    所幸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但走到半途中的时候,却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

    我走一步,他走一步。

    我停一步,他也是停一步。

    他的步子极轻,是人吗?

    我开始小心翼翼了起来,只想赶快回去。

    我的脚步越来越快,到最后跑了起来,我冷不丁的一回头,对上的竟然是一双绿色的眼睛,我顿时就惊呼了出来!

    随后我赶紧拔出来剑,闭上眼睛乱砍了起来!

    “你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速速离去!速速离去!”

    我真的是被吓得不轻,就连气都快喘不上来了。

    “别怕,是我。”

    听见这个声音有些熟悉,我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头,是,葵兮?

    “葵兮?”我试探性的问道。

    因为我确实是有些不敢相信葵兮会出现在这里。

    一瞬之间,他就变会了人性。

    可是,他依然是那张脸,不是我所期待的那个葵兮。

    “我交给你的事情你到底在做吗?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不是希望你拖沓下去,而是尽快把冥泽之剑拿给我,你难道听不懂我的话吗?”

    他眼底的寒光是那样的逼人, 我也清楚,自己只不过是被利用的一个对象罢了。

    谁人都在步步紧逼着我,我现在还没有疯,也实属是我自己的内心太过强大了。

    我的剑一直都没有收起来,因为我害怕葵兮随时会做出什么举动来。我这才踉跄的站起了身来,缓了口气,和葵兮解释着:“我在找机会,仙界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进去的。”

    其实我就是想拖着时间,因为我原本以为葵兮还是可以变回那个样子的。

    但是不知道怎么了,葵兮竟然一直就成了这副模样。

    不管是话语,还是眼神,亦或者是动作。

    都变的根本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葵兮了,我现在心中都已经是和葵兮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葵兮冷笑了一声,极尽讽刺之意,“你这几天在做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如果真的想要拿到冥泽之剑,就不应该一直为别人做事。这是我最后的警告,如果你还继续拖下去的话,就不要怪我了。”

    “好,我知道了。我会马上想办法的。”我的回答没有犹豫,我也不像去反驳葵兮什么,我知道一旦反驳了,葵兮的性子是变化无常的,他此刻一把将我捏死也不是没有可能。

    葵兮的眼神多有些阴冷之意,继续冷声道:“但愿如此,我希望你尽快。”

    “好。”

    这之后,葵兮才算是离开了。

    我就像是被吓瘫了一样,一直坐在地上起不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是起了身,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花卉观。

    “唔!”

    我还未进去,便有人用手捂住了我的嘴,我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我被硬生生的拖行着隔绝了花卉观,那人将我扔到了一辆马车上面,我赶紧大声呼救,“救命!救命啊!”

    “给我住嘴!”

    对面不知道怎么就多了一个人,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

    随即,我的左脸就泛红了,当我看清楚那扇我一巴掌的人的时候,我彻底崩溃了,竟然是简玉!

    他抓我肯定是为了千尘铃,绝对不会错!

    我冷冷盯着他,沉声质问道:“你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