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19章 格外纳闷
    :

    “海后,你知道为什么槐都真人要封住我的记忆吗?”

    我有些期盼的等待着海后菱鲛的回答。

    海后似乎是想了一下什么,才答言写我:“我不清楚槐都为何要封住你的记忆,但是我最清楚的,莫过于就是你的确是灵根,但做了道姑,从而耽误了你修道成仙的路途。所以你现在才会成为了一个平凡的道姑。”

    我多有些失落,毕竟我很想知道槐都真人为什么要封住我的那些记忆。

    可纵使是这样,我也不会去问槐都真人是因为了什么。

    这样的事情,我会只字不提。

    因为这是属于我的记忆,我自己知道就好了。

    “我甘愿做一个道姑,只是,我很不理解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呢?”我皱眉看着海后菱鲛,但是她没有回答我。

    反而是轻而易举的撇开了话题,淡然问道:“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既然海后不想回答我,那么我也只好作罢,不会追根究底的问下去。

    我如实答言着海后:“是阴池鬼后要我来取冰血石的。”

    海后“哦”了一声,挑眉道:“冰血石可不是属于她鬼族的东西。那是我们南域海的圣物,她要冰血石,定然是图谋不轨的。”

    海后似乎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可是对于我来说,就有些棘手了。

    我微微叹了口气,有些失落的对她道:“我来的时候,浅残在半路告诉过我了。是阴池鬼后要得到冰血石开操控我,所以才会让我过来拿走冰血石。阴池鬼后还真的是给我布满了阴谋和诡计。”

    “冰血石只有我和浅残才能够分辨出来,是真,还是假。所以,你给她一个假的冰血石就已经解决了问着。而你,就装作是已经被她操控了,没有大碍的。”

    怪不得海后这么若无其事,听了她这般风轻云淡的话,我就知道海后到底是有多么的聪明了。

    而鲛人也是很聪明的。

    她们根本就不需要成为人,她们就是鲛人。

    “拿走吧。”

    我反应过来,海后菱鲛已经给我变出来了一个假的冰血石。

    海后递给了我,我接过来真的就像是握着一块寒冰一样,好像随时能够把我冻住一样,根本就是不能够化掉的一块寒冰。

    这就和我第一次触摸到冰血石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

    我也确实是很佩服海后菱鲛的聪明和做法,我点点头,言道:“好,我知道了。谢谢海后。”

    她摆摆手,什么话都没有。

    却是亲自将我送回了南域海,海后提醒,他知道那些图谋不轨的人已经守株待兔了好一段时间,所以她害怕我回去的时候还会遇到他们,就将我亲自送了回来。

    而且,是海后拖着我回来的。

    海后的鱼尾很冰凉,若是在夏天,肯定是解暑的好东西。

    但是,鲛人就是鲛人。是我们不能够随意去屠杀的,也不能够因为鲛人的身上有宝贝,就不顾一切的去伤害鲛人。

    记起了从前一切的我,是真的感到很心酸的。

    阿娘离开了,我就连最后一程都没有去送,或许才真的是感到难过的吧。

    而槐都真人为什么要封住我的记忆我就不清楚了,我说过了不会过问,也就不会过问。

    回到了泉州城以后,我就赶紧回去了花卉观,因为我生怕穆崇已经追到了泉州城来。

    他这个很无耻,也狠得下心来。

    “我们观主不在!”

    我刚进门,就听见花溪这样狠厉的一声。

    我知道花溪也肯定是生气了,不然她不会这样厉声厉色。

    我进去之后,就看见花溪和花允护着观中弟子,我确确实实是没有看错人。

    “什么事?”

    我蹙眉问着花溪,心里头也是多有些微微怒意。

    这来人的确是来势汹汹的样子,还带了几个打手。

    在我观中这样肆无忌惮,难道还要让我对她们笑颜相待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花溪紧紧皱眉,答言着我:“观主,这些人来找事,说见不到观主就不走,我已经说过了您不在,他们就非要赖在这里。现在你回来了,问问他们究竟是要做什么。”

    我听了花溪的解释,就全然明白了,难道他们还是冲我来的不成?

    我面无表情,冷声问着他们:“你们这样来势汹汹,到底所为何事?”

    “观主!求求你救救我们这些人吧!”

    说着,他们几个就“扑通”一声给我跪了下来,我一看这个样子,是多有些诧异,“都起来,有什么事你们就说,不要这个样子。”

    见他们还是不起来,我只好一个个的都扶了起来。

    我紧皱着眉头,此时根本就不敢松开,沉声问道:“你们说吧,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们是王庄的村民,这段时间我们村老是离奇死人,真的很古怪。找了一个道士来,那个道士也暴毙死了,现在家家户户晚上都不敢睡觉,什么也都不敢做。听说花卉观的观主可以帮我们,所以我们就来找您了,请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他说着,又要跪下来,我赶紧扶住了他,没有犹豫便就答应了他:“好,我去看看。”

    “谢谢!谢谢!”

    他们这样连声谢谢,确实是不应该谢我的。

    要谢,真的还是要谢若斓的。

    毕竟每一次都是若斓在帮着我,若不是若斓,我是肯定解决不了那些事情的。

    “花溪,你派人去那个食厮里头去找找若斓,看看若斓在不在。在了请她速速来花卉观中,万万不可耽搁。”

    “花玖,找我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情?”

    我刚吩咐完,便就听见了若斓的声音。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若斓还真的就像是及时雨一样,来的正是时候。

    我看见若斓,赶紧走到她面前来,沉声道:“若斓。你来的正是时候,这几位村民说他们村很不安宁,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在作怪。”

    那些村民又重复了一遍,若斓点了点头,就已经是很明白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对那几个村民道:“是这样,你们先回去。我和花玖晚上过来,这大白天的也看不出个什么来。”

    “好,谢谢!”

    那几个村民又是连连道谢,道完谢之后,他们才离开了。

    还真是憨厚老实的人,一开始我也真的是错怪了他们。

    “花玖,你跟我来,我有事情要跟你说。”若斓说着便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将我带到了花卉观的后院来。

    我有些茫然的看着她,难道是若斓对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若斓,怎么了?”我蹙眉问着她。

    她沉沉叹了口气,答言道:“白狐被冥皇抓走了。”

    我大吃一惊,“什么?冥皇把白狐抓走了?”

    若斓点了点头,她的神情也是多有些复杂,或许有些事情也是若斓无法言表的。

    “确实是被冥皇抓走了,所以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把白狐救回来,我现在是真的着急的不得了!”

    我看的出来,若斓确实是很着急。

    她和白狐也可以说成是相依为命的,也或许是因为上次若斓和白狐帮助了我,所以这一次的事情才会牵连到她们。

    我想了一会子,知道有一个人肯定是可以帮我的。

    那就是,阴池鬼后。

    冥界和鬼族,这之间应该是有着什么特殊的联系,我如果请阴池鬼后出面,冥皇肯定是会给阴池鬼后面子的。

    我决定了,就这样做。

    我很释然的答言着若斓:“你放心,我肯定可以把白狐从冥皇的手中救出来,希望你不要着急。”

    若斓听我这么说,脸上多少是开心了一些,但转瞬,她的脸色又难看了下来,有些担心的问着我:“可是你怎么救?难道是要用你自己去换白狐的命吗?”

    我赶紧摇摇头,对若斓解释着:“不是的。你就放心吧,我肯定是不会以身试险的。”

    若斓沉了好半天,忽然目光如炬的盯着我,问道:“你是不是对我隐瞒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