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18章 过往
    :

    云唤再次醒来时,浅残已经将我和他送到了南域海。

    而云唤则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问道:“南域海?我们已经到了吗?”

    我知道云唤肯定是不相信这么快就到了南域海,也清楚云唤肯定会刨根问底。

    所以我装作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点点头,回答着云唤:“是啊,我们已经到了南域海。”

    “那么我到底是睡了多久啊?”云唤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似乎是有些摸不着边际的样子。

    “两天两夜。”我格外镇定的答言着云唤。

    其实云唤只是睡了一个晚上,但是为了掩盖是浅残将我和他送过来的,我就只有这么说。

    云唤惊慌失措,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还抓着我的肩膀,不敢相信的问道:“我竟然睡了那么长时间?!”

    云唤还真是大惊小怪,我无奈耸了耸肩,“是啊。”

    “那可真的是辛苦你了!感谢感谢!”

    云唤真不知道是一个怎样的人,或许是有些孩子气的吧。

    我撇开话题,问着他:“你是来南域海做什么?”

    我这么问了,云唤的脸上多有尴尬,言道:“这个……是师父不能让我说的。所以花玖,不好意思了。”

    我也并不是很好奇云唤来南域海市要做什么,所以我也不会追根究底下去,对他道:“既然是这个样子,那么我就不问了。你要去做事情就赶紧去吧,不要耽误了时间。”

    “嗯嗯,谢谢你啊,花玖!”云唤笑的很爽朗。

    我也是微微笑了一下。

    最后云唤离开了,而我,就只有潜入海底去找到海后菱鲛的鲛宫。

    才能够找到冰血石,但是我从未想要拿走冰血石。

    我如果拿走了冰血石,那就是作茧自缚。

    到头来阴池鬼后真的操控了我,那个时候后悔,就真的是为时已晚了。

    所以我想和海后菱鲛商量一下该怎么做。

    但现在的困难事就是我怎么入海?

    上一次是被逼无奈,而这一次我头脑清醒。

    只要一旦跳入这深海,恐怕真的是会溺死的。

    正当我踌躇不决时,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守株待兔等了这么多天,你终于是出现了。总算是没有让我白费心机,看起来那个琼夕榕说的也很对。你还真是鲛人生养的。”

    “穆崇?!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有些惊慌失措!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还提到了琼夕榕?难道说又是琼夕榕捣的鬼?

    “我当然是为了你的灵心而来。我辛辛苦苦等到了现在,真的是没有白费啊!”穆崇一脸的得意,似乎是觉得灵心已经在他手中了。

    可我还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只要我还活着,那么灵心就不能够被他拿走!

    我冷笑一声,实属觉得穆崇和那个琼夕榕真的是下作。

    她琼夕榕作为席戎上仙的首席徒弟,怎可因为嫉妒之心,和这样的人苟同在一起呢?

    还真是叫人匪夷所思,我冷声道:“你做梦吧!你永远不会得到灵心的!”

    “给我围起来!”

    他的这句话落下,穆崇的手下就快速的将我围了起来。

    而为首的,就是那个鬼奴红衣。

    她的面色依然是冷漠无比,还是很听从穆崇的话。

    如果她自己堕落了,那就真的怪不了谁。

    “你今天是逃不了了。灵心终究还是属于我的东西,我活着,就是为了灵心。”他的面目狰狞,的的确确是为了得到灵心可以不顾一切。

    我依然没有一点点的退缩和胆怯,因为我知道如果自己退缩了,那么,灵心真的就会被穆崇拿走。

    所以,我要好好保护灵心,而不是去退缩什么。

    我沉默,因为我在找准时机。

    我奋不顾身的冲来那些人,一跃跳入海中。

    而千尘铃此刻也是变得蓝盈盈的,就像是光辉一样,指引着我。

    我在岸上之时,还真的就忘记了千尘铃这一事。

    不然我也不会犹豫那么久的,还差点被穆崇又抓走了。

    这之后我就一直跟着千尘铃游,直至看见了鲛宫,千尘铃才又变了回去,没有了任何的光芒。

    我踏入这鲛宫,总是感觉格外熟悉。

    就好像是似曾来过一样。难道说,真的就像是他们所说的,我是鲛人养大的?

    可是为什么没有记忆?

    但是潜入海底之后,却觉得就像是如鱼得水一样。

    难道,我真的是鲛人?

    可是,我为什么没有鱼尾?没有鳞片?

    我带着这重重疑问就进了鲛宫。

    鲛宫似乎一直都是很冷清的,这里就只有海后菱鲛一个人在。

    我看着她的背影,的确是有些敬仰,“海后。”

    我尊敬她,自然是以礼节来尊重。

    只见海后菱鲛缓缓的转过身来,那双蔚蓝色的双瞳看着我,是那般的圣洁,她轻言道:“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

    我微微皱了皱眉头,心中的疑问也只能够对海后菱鲛说了,也或许只有她能够给我一个解释吧。

    “为什么琼夕榕说我是鲛人生养的?为什么我入了海之后,游刃有余呢?海后,难道我真的是鲛人吗?”

    我问着海后,真的很希望海后给我的解释是对的。

    我也从来就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出生,可是现下我是越来越愁苦了。

    “你不是鲛人。但算是半个鲛人。差不多是和夜笙姜知音一样的。”海后菱鲛的回答依然很浅然。

    虽说我是松了一口气,但是,为什么是半个鲛人呢?

    “海后,那么我为何会算是半个鲛人?”我蹙眉问着她。

    “我也解释不清楚。因为不想说那么多的话,还是你自己看看吧。”话罢,海后菱鲛抬了一下手,而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像是虚洞一样的渊源。

    随后,海后又道:“进去看吧。”

    我多有些半信半疑,但是为了解开心中的疑问,我还是踏入了那个虚洞。

    一眼万年之感,我好像是回到了那个时候的泉州城。

    而我就在泉州城的海域,我站在岸边,看着那沙滩上一个小姑娘手里头拿着个贝壳,欣喜不已。而她的身边,有一块礁石,礁石上面坐了一个鲛人。

    那鲛人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满心欢喜,面目慈爱。

    只见那小姑娘蹦蹦跳跳的捡了一个贝壳,拿给了那个鲛人,笑颜如花道:“阿娘,你看我捡的贝壳好不好看?”

    那鲛人宠溺的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柔声道:“远黛捡的贝壳是最好看的了,阿娘看了可真是喜欢的紧呢!”

    阿娘?远黛?

    那是,那究竟是什么?

    我感觉脑子里头就像是翻江倒海一样,这样的记忆一点一点的刻在了我的脑子里头。

    我想看的更加真切一点,也想听的更加清楚一些。

    于是我就走近了,但她们似乎是看不见我一样,继续说着她们的对话。

    而这个小姑娘,就是我……

    就是我花玖,可是我为何没有这样的记忆呢?

    我称这位鲛人为阿娘,那么这其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一转眼,我看见的竟然是自己被我的亲生母亲装进那篮子之中放在了海面上,她哭的很悲惨,嘴里头还说着,“不是娘要这么做,是因为娘不争气生了个女婴啊!”

    什么?母亲曾经要杀了我吗?

    难道就是因为了我是个女婴?

    重男轻女的观念似乎是并未减少,真的格外封建。

    是那个鲛人救了我,然后把我送了回去。

    原来,是她救了我,还将我送了回去。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道士说我适合做道姑,有上天庇佑,所以才会大难不死。

    这之后,我就一直称那个鲛人为阿娘,而且会经常去海边捡贝壳,阿娘还会拖着我去海里看那些漂亮的鱼儿,还有珊瑚。

    在一转眼,就到了我要入观的时候了。

    可是有一个身穿青衣,多有些仙风道骨的人施展了什么法术,而我的记忆就全部被磨灭了。

    等他转过身来的时候,竟然是槐都真人?

    他让我的记忆消失了?

    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要让我的记忆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