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17章 拿回冰血石
    :

    我自己一个人在殿中背诵经文。

    我想自己清净一些,抛开这段日子以来的凡尘俗世。

    我要六根清醒,我没有七情六欲。

    可是,我再怎么去做,都已经做不到了。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背弃了七情六欲这条道路了。

    恍然之间,便感觉四周的气氛都是那样的诡异,就像自己身处在鬼族一般。

    我迟迟不敢睁开眼睛,就是害怕看见什么可怕的东西。

    但最终,我还是缓缓睁开了眼睛。

    而我的面前,是若影若现的一顶红色轿子。

    我就知道,是阴池鬼后来了。

    “何事?”我蹙眉多有些不悦的问着她。

    “打扰你背诵经文了吗?”

    她反倒是说西,我却在说东。

    我冷笑一声,没有他话,就那样看着她。

    她并没有过多的僵持,而是言道:“你去南域海帮我讨一个东西。”

    我心中诧异,却更多的是错愕,我锁眉问她:“南域海?讨什么?”

    鬼族和鲛人有什么联系?

    根本就是不可能打交道的,真是不知道阴池鬼后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冰血石。”她浅然答我。

    我听了这三个字,随即就脱口而出,“不可能!”

    “不可能也得可能。冰血石你必须从海后菱鲛的手中给我拿回来。”她的声音依然柔和,但是那样的冷冰冰,就像是把我冰冻三尺了一样。

    提起冰血石三个字,我就想到了那天我所经历过的一切事情。

    那是怎样的一种痛苦,我已经我不想在去体会那样的痛苦了。

    可是我更不想把自己千辛万苦得来的冰血石去交给阴池鬼后,因为,冰血石本来就不是属于鬼族的东西。

    那应该是南域海的圣物才是,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交给阴池鬼后呢?

    她一句话说的还真是格外容易,太讽刺了。

    “那是我千辛万苦得到的!我交给海后菱鲛我心甘情愿!可是阴池鬼后,我和你并无多大的交集,为什么要把冰血石给你?”

    我几近怒吼,但是阴池鬼后依然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不去拿冰血石,那你的命还想要吗?”

    轿子内传来阴池鬼后的声音是那般的骇人。

    就像是要真的夺我的命一样,可我依然是死鸭子嘴硬,“不可能!冰血石是属于南域海的!不是属于你们鬼族的!”

    我的话刚说完,头就好像是要裂开一样。

    这种感觉真的是无法言语,我知道,是阴池鬼后对我的把柄。

    我强忍着这样的痛苦,心中一直告诉自己会过去的会过去,但是,却是疼的越来越剧烈了。

    最终,我还是妥协了阴池鬼后。

    是的,我答应了她。

    因为我有把柄在她的手中,她可以随时随地都来控制我。

    那朵彼岸花,就好像是长在了我脑子里面,操控着我。

    而红衍额头上的那朵彼岸花,完全是因爱生爱自己生出来的。

    可是阴池鬼后附在我脑子中的这朵彼岸花,是可以要了人命的。

    “我期待你拿到冰血石马上回来。”

    话罢,那红色轿子便就不见了。

    她还真是来去自如,就连槐都真人和楼知仙子都要斟酌对付阴池鬼后,可想而知这个阴池鬼后的来头究竟是多么的大。

    我又要奔赴一趟南域海了,离开了花卉观,就等于是脱离了保护伞,只是希望不要遇到穆崇,不然我的灵心,真的是岌岌可危了。

    我到了泉州城的岸边,打算一叶孤舟一个人南域海。

    但就在此刻,却有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过头去看,竟然是云唤?

    我好长时间都未见过云唤了,他还是身穿着青城派的衣衫,依然是笑颜看着我,言道:“是要出海吗?”

    我点点头,“恩。”了一声。

    云唤问道:“你看我,我也是要出海的。你去哪里?”

    “南域海,你呢?”我又问着他。

    云唤似乎是诧异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道:“我也是去南域海的啊!我们正好可以同行!”

    “是吗?”我也是很惊讶。

    云唤点了点头,说了声,“是的”。

    去南域海的路上有个伴,也的确是不会孤单了。

    但是孤单的久而久之,我也已经是习惯了起来,可是总比一个人去的好。

    “我来划吧。”云唤替我分担。

    因为南域海那个地方现在很多船都不去了。

    就是因为不太平静,而黑鲮鲛人也在南域海盘旋着。

    就算那边有个很大的市场,但是一月只出一两次而已。

    所以他们都是在怕着鲛人的,有的鲛人,也的确是见人就杀的。

    可是有些鲛人,并不是是那个样子。

    我和云唤就真的只是一叶孤舟,交替着来划船。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抵达南域海,我知道肯定还要很长得时间。

    我已经熟悉不过了。

    “已经是深夜了啊。不知道鲛人会不会突然出没。”云唤虽小声嘀咕了几句,但是我听的清清楚楚。

    云唤看了我一眼,提醒道:“你赶紧抓紧了,可别掉下去了。掉下去了,我想捞你都捞不着!”他撑着船桨,一直不停的划着。

    我笑了笑,摆了摆手,哪有那么容易的就会掉下去呢?

    我言道:“我来换换你吧。”

    “不了,你先歇息会吧。明天再说。”我知道云唤是在推辞着,他其实是不想让我出那份力。

    我也不好说什么,因为推辞来推辞去,就肯定是会闹的不愉快。

    毕竟云唤也是男子,所以肯定或多或少会有些想要担当的意思。

    我也便没有再说其他的什么话,只是道了声,“谢谢。”

    忽然!水中一个黑影游来游去。

    我多有些紧张,难道还真的就像是云唤所说的那样,鲛人出没?

    就在我有些不敢肯定的时候,船忽然摇晃了几下,我差点站不稳就摔了下去。

    难道我和云唤真的是撞上了谁都杀的鲛人吗?

    突然,从水中一跃而起的竟然是黑鲮鲛人浅残。

    我错愕的看着她,她的双瞳之中只有冰冷和黑暗,除了这些,再无其他。

    而一旁的云唤也是有所恐慌,他赶紧护在了我的面前,沉声对浅残道:“我们都是修道之人!从未做过杀害鲛人的事情!”

    只见浅残抬了抬手,云唤就昏了过去。

    我轻轻扶住了云唤,不知道她是要做什么。

    “怎么了?”我蹙眉问着她,语气也是多有些困惑。

    “阴池鬼后让你去南域海去拿冰血石对么?”

    浅残怎么会知道的?

    这才过了多长的时间,难道说浅残是有顺风耳的吗?

    我点头回答着浅残:“是。”

    “那你知道阴池鬼后要冰血石是要做什么吗?”她继续问着我。

    像是质问,可语气听起来又不是怎么像。

    我摇摇头,答言着她:“我不知道。”

    浅残似笑非笑,又像是冷笑了一下,对我道:“她拿到冰血石,是要滋润彼岸花。而她所要滋润的那朵彼岸花,就是你脑子里面的那朵。”

    我完全不知道浅残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是像浅残说的那样,是要拿到冰血石来滋润我脑子里头生长的彼岸花吗?

    我多有些困惑,更多的是不敢相信,也觉得阴池鬼后不会那么的愚蠢要我自己拿到冰血石,然后在交给她,她在给到了我手里面。

    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吧。

    我皱紧了眉头,反问着浅残:“什么?这,这是为什么?”

    浅残解释:“她想要利用你,自然是要激活你脑子里头的那朵彼岸花。只是可惜,她原以为彼岸花进到了你的脑子里面,你就可以听从她的指挥了。但是,你拥有灵心,自然是不会那么容易的被她操控。”

    原来如此,阴池鬼后是想控制我。

    可是浅残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多有诧异,蹙眉问着她:“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好像她们鲛人的眼睛都是会让人着迷的一样。

    久久看着,会觉得是那样的虚幻,却又是那般的感同身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