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16章 妖尊
    :

    葵兮带着我来了不知道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只是感觉四周妖气很重,而且,葵兮的神色也越来越冷清。

    他的容貌已经开始有了转变,看起来,他是有事要说。

    还是那个宫殿,我心颤了颤,问着葵兮:“你带我这里是要做什么?”

    他冷声答我:“现在妖界和仙界是势不两立。魔尊没有任何的动向,但是妖界却是要想着来对抗仙界,你觉得该如何?”

    这还是葵兮吗?

    而葵兮的这句话落下,这寒冷的大殿之中便就进来了一些人。

    这些人个个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多有些苍白之意。

    上一次我来之时,根本就没有多余的人。

    整个大殿都是那样的空荡荡,就只有我和葵兮两个人。

    他的面色惨白的有些渗人,我也不像在看见这个样子的葵兮了。

    但是终究,还是看见了。

    不知怎的,我不自觉的抓紧了手中的玉佩,好像是真的在担心葵兮会发现什么。

    “妖尊。”

    只见一个黑衣女子上前,跪地称了葵兮一声妖尊。

    葵兮,竟然是妖尊?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葵兮,他怎么会是妖尊呢?

    他为何会是妖尊呢?

    我只是以为他是一条黑蟒而已,可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妖尊!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他声音冰冷不如往常柔和。

    这样的性情大变真的是葵兮吗?那么这个他究竟是否就是真的他呢?

    那女子似乎是犹豫了一下,垂下了眼眸,过了一阵子才答言着葵兮:“还未妥当。”

    哪知,葵兮什么都没有过问,直接给了那句子一巴掌,“废物!”

    “是!妖尊,是属下办事不利!”

    那女子反倒是连连道歉,这真的是葵兮吗?

    我多有些不敢去相信了,这还是平日里头一直粘着我葵兮吗?

    怎的就性情大变了这么多呢?

    我有些看不下去了,走上前了一步,紧皱眉头对他道““葵兮,你怎可就这样随意打人呢?”

    “废物就是废物。办事不利就应该得到惩处。”葵兮就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说出来的话居然是那样的叫人心寒。

    我怔了一下,匪夷所思的反问着他:“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啊?你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会说出来这样的话呢?”

    他突然极具嘲讽意味的笑了一声,继续冷然道:“善良?可笑。我们妖从来都不知道善良是什么。那样的善良,恐怕是来自于来那个皮囊的善良吧,你看错了,也想错了。”

    “尽管那是一个皮囊。可是若非你心善,一个皮囊怎么可能会心善呢?”我好言对葵兮说着。

    但似乎他并不领情,“妖就是妖,妖应该有的就是妖的本性。你也无需跟我多言什么,我今天带你来这里,就是因为了要去捣毁仙界的镇元鼎一事。”

    什么?镇元鼎?葵兮要毁了仙界的镇元鼎?

    我确确实实是不敢去相信的。

    因为镇元鼎就是仙界的保护伞,如果说葵兮要毁了仙界的镇元鼎,那么,整个仙界就会坠毁,如果无法及时挽救,那么,仙界真的就会毁在了葵兮的手上。

    而人间,也定然是会受到波及而遭殃的。

    镇元鼎本来就是镇守着仙界的,葵兮想要毁掉镇元鼎,可见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

    我皱紧了眉头,劝解着他:“葵兮,镇元鼎是镇守着仙界的保护伞。我想你应该知道,那是根本就不能够毁掉的东西。如果你毁掉的话,那么整个人间也都会受到波及,从而造谣,百姓将深陷于水火之中,我知道你有善心,千万不可做出这样的糊涂事来啊!”

    我真的是很想劝解葵兮,让他不要这么冲动,做出来那样一发不可收拾的事情。

    可葵兮,一笑置之。

    他继续说着他的那些话,“我已经说过了,妖就是妖。而那些百姓的死活又与我有何干?他们死了,那是他们的事情。我只要毁了仙界的镇元鼎,一切,都将成为我的。”

    葵兮何时变得这么贪心了起来?他又何时有过欲望?

    肯定是被鬼迷心窍了!一定是!

    我还继续想试图去劝解着葵兮,哪知道,葵兮却没有给我说话的余地。

    “你拥有灵心,你是掌官仙界的灵女。你可以去仙界,帮我们毁了镇元鼎,是不是?”他步步逼近与我,那眼神就好像是要吃了我一样。

    而他不知道怎么就绕到了我的后面,那芯子开始在我的身上游走了起来。

    我哆嗦了一下,向前走了好几步,转过身冷眼盯着他,怒斥道:“葵兮!我是不会答应你的!我也希望你明白,欲望是让人一念成魔的最好理由!我也相信,你肯定不会和他们一样的!”

    “是吗?是谁曾经说过的人妖殊途,是你吗?你现在又何必摆出来这样一副大爱无疆的模样给我看呢?你羞不羞愧?”他一把就捏住了我的脖子,给我任何喘气的余地都没有留下来,最可恨的是,他竟然还要让我回答。

    就在我自己以为我要快要喘不过来,快要死了的时候,那黑衣女子忽然道:“妖尊!她不可能成为掌官仙界的灵女的!”

    “你说什么?”

    葵兮一听这个,才是放开了我。

    我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地上,就连气都喘不过来。

    随偶又听那女子言道:“因为席戎上仙不想让仙界再有掌官的灵女了。出了红衍的那次事情,他们都还是后怕的。尤其是席戎的那个大徒弟,琼夕榕。上一次将她带到了穆崇那里,差一点就被挖了灵心。而灵女,有这两个人阻碍着,妖尊你觉得会成功吗?”

    不知道这女子是在为我解围,还是在禀报着那些事情。

    可惜在我看来,葵兮刚才那个样子的举动就已经证明了一些。

    妖,的确是有着妖性的。

    我如果再去想着感化葵兮,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更是我自己的愚蠢和自信。

    人妖殊途,看起来也确确实实是对的。

    这句话是并没有白说的,只是我自己太过于相信罢了。

    事已至此,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愚蠢。

    “那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毁了镇元鼎吗?”

    葵兮挑着黑衣女子的下巴,一脸的冷漠。

    那女子似乎是在惧怕着葵兮,说话都结巴了起来,“回,回妖尊的话,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冥泽之剑。”

    葵兮好像漠不关心的“哦”了一声,他又缓缓放开了那女子,转过身,那双阴鸷的双瞳又开始盯住了我,质问道:“是你将冥泽之剑从断葬山拿出来给了席戎是吗?然后席戎将冥泽之剑尘封了对吗?”

    他又开始步步逼近了我,我心很慌。

    我是一直在后退,突然!葵兮一把就握住了我的手,继续冷声质问道:“是不是?!回答我!”

    “是!怎么了?!”我在反击着葵兮,因为我不想看见他这个样子,虽然我知道他是妖。

    但是我想让他尽可能的有那么一点点的理智,不要被欲望蛊惑了心智。

    葵兮冷笑一声,“拿你就亲自把冥泽之剑给我取回来!如果取不回来,那么我就翻了你整个花卉观!”

    我怒气深深继续反击着他:“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他依然是一副不肯退让的模样。

    我也不想和他起争执,此刻也就只有权宜之计才能够哄的住葵兮了吧。

    我选择了妥协,漠然顺从着他:“好,我帮你取回来冥泽之剑。但是,拿到冥泽之剑总需要时间的吧?”

    “你要多长时间?”他继续握着我的手,而且是握得越来越紧。

    我真的就想了一下,因为仙界也不是我随随便便就可以踏入的,之后,我才回答着葵兮:“一年半载吧。”

    “三个月,我只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多一天都不行!”

    他声音依然格外冰冷,我就知道一年半载他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但幸好也争取到了三个月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