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15章 心寒
    :

    我无心休息,这个夜晚,总归是不平静的。

    我才刚刚转过身去,便就听见了不大对劲的声音。

    我想说什么,可是抿了抿唇,还是什么也没说。

    这个气息,是多有些熟悉的,我目光徒然一冷,转过身看向了不远处那树后,冷声道:“出来吧!何必再躲!”

    树后面,并没有影子。

    因为商素华是鬼,怎么可能会有影子呢?

    他从树后面出来,干笑了几声,说道:“你真是好眼力,好眼力啊!”

    这是在讽刺我听不出来他话中的轻蔑之意吗?

    他来,肯定又是为了追问冥泽之剑的下落。他们一个个的,还真是阴魂不散哪。

    我依然是正派凛然,觉得他们真是可耻。他们就连一丁点的廉耻之心都没有,反倒是摆出来一副君子之态。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而让我去为他们做事,就是顺理成章的吗?

    简直是可笑,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毒药和商素华都是一个德行,觉得自己应该那么做。

    都是以主子的命令,在我看来,都只不过是虚无的借口罢了。

    “你又来做什么?” 我不悦问他,整张脸也是格外严肃。

    “我来问一下冥泽之剑的下落究竟是在哪里,到底是不是在断葬山呢?”他的话里头好像多了一些讨好之意。

    但是在我耳朵里头听起来,都是在讽刺着我。

    我也不打算瞒了,只要他们能够有那个能力,就去席戎上仙那里去取,如果没有那个本事,那就干看着吧。

    我冷笑一声,多有些挑屑的意思回答着他:“已经被席戎上仙尘封了,如果你们有那个能力就去仙界取吧,又何必一次一次的来逼迫着我。既然端出了一副君子之态,又何必做出来小人的事情,真是下作!”

    他满脸诧异的盯着我,质问道:“仙界?冥泽之剑已经被席戎封住了?”

    我继续冷笑了一声,反问着他:“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呢?”

    “是谁把冥泽之剑交给席戎的?”他步步紧逼着我,就是要问出个究竟来,可是我还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来回答他。

    我转身就要进我的房舍,他却紧跟了过来,我再一转头,他就像是被什么重伤了一样,被弹了出去,“谁在这里设下了结界?”

    我的房舍既然有结界,那么定然就是槐都真人设下的了。

    他商素华也是没事找事,被结界重伤了也怪不得我。

    我冷声劝解着他:“你赶快走,不然等一下楼知仙子来了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狠狠瞪了我一眼,一瞬间便就化作一股黑烟离开了。

    “咚咚咚!咚咚咚!”

    “观主!你妹妹逃了!”

    什么?!我妹妹逃走了?!

    我被这样一阵敲门声还有喊声惊了起来。

    赶紧下了床榻,打开了门,皱紧眉头看着花允,急切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花允似乎是比我还要急切,她答着我:“已经三四个时辰了!”

    “那人是去了哪里呢?”我浑身上下都绷紧了弦。

    真的是很害怕因为我的缘故,我的妹妹也被那些图谋不轨之人捉了去。

    那就真的是我大错特错了,我会后悔愧疚一辈子的!

    “查到的人说是去泉州海边私会孔将军了。”

    “你好好主持观中事务,我去追回来!”我说的很迫切,因为我真的很害怕她出了什么事情。

    “是,观主!”

    我赶紧去了泉州海边上,一路上都是快速跑着的,尽管是山路,也摔倒了好几次,只要我的妹妹不出事,那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紧赶着过来,已经迟了。

    此时沙滩上面已经是汇聚了很多的士兵,他们齐齐站着。

    好像是已经与预料到了我会来一样。

    我没有任何的退缩,尽管他们个个手中持剑,但是我要让我的妹妹走上人道,而不是入了歪路。

    我冷声,“让开。”

    “放她进来。”这一声无疑就是那个孔将军的了。

    听着都觉得格外烦人!

    我推开那些士兵,便就看见了我妹妹就站在那个孔将军的身旁。

    “你跟我回去,我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极力保持着镇定,就是为了不想和她吵起来。

    但她脸上笑盈盈的,似乎没有多么的生气。

    她缓步朝我走了过来,就站在我的面前,柔声道:“姐姐,我跟你回去。”

    “真的,”

    我话还没有说完,胸膛便就被一支铜钗狠狠地刺了进来。

    我低头看着,道姑服本来就是黑白,而那鲜血已经渗了出来。

    而她手上握着的这枚铜没有原先那么锋利,已经生顿了。因为,这是她及笄之时我送给她的,她没有收手,没有任何犹豫的将手中的铜钗狠狠地递进我的胸膛在一分。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当年送给自己妹妹的那支铜钗居然变成了今天我妹妹手刃我的凶器。

    真的是太讽刺了,我从未想过会有今天如此的境地。

    “你去死吧。”

    她说的格外狠厉,而这句话,就像是锥心一般的痛苦。

    她的手也渐渐垂了下来,而那枚铜钗依然停留在我的身体之中,她真的好狠,将一整个铜钗都插了进来,她哪里有这么大的力气。

    “把她扔下海去!”

    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知觉,而那个孔将军的命令落下。

    随即我就被那士兵推下了海去。

    嫣红的鲜血氤氲化开,像是绽放一株曼珠沙华,我在水中无法说话,只是闭合唇齿。

    我真的很想对妹妹说话,但是,我说不出来。

    被这样狠心的扔到了这冰冷的海水之中,就像是在度过一个极寒的冬天一样。

    我随着海水沉沦,一切变得迷茫,暗黑渐渐笼罩,将我彻底包裹。

    突然一道浅蓝色的光速照射在了我的身上,四周物象渐渐崩塌,变成烟尘消失不见。

    一个声音由远方传来:“该醒来了。”

    我迷茫的睁开眼睛,明亮的光速刺眼而来,由迷离传为清晰,面前站了一个男子,长发白衣,衣袂猎猎作响。

    他说:“我为你编织了一个幻镜。”

    幻境?什么幻境?

    我不可置信,喃喃自语:“一切都是假的么?”

    他答言:“幻镜是由心起,并不完全都是假的。就像是你妹妹对你的恨,那都是真的。”

    我仿佛听到了岸上我妹妹的讥笑,她杀了我,好像很开心的模样。

    难道,我妹妹真的是已经恨我到想要杀了我吗?

    他继续接着说:“你无辜。但是你妹妹也无辜。你不应该按照你的思想来囚禁你妹妹,这一点,你错了。”

    我听进去了他的话,低垂眉目,问,“我也想让她好过,不想让她就这样糟蹋了自己的下半辈子。”

    他似怜悯一般的告诫着我:“你妹妹过的不是你的人生,她是在活着自己。你难道不觉得你这么做很自私吗?你若是真的为你妹妹着想,那就放手。让你妹妹就和那个孔将军在一起,看看最后,究竟是谁的选择对了。”

    他负手而立,似仙风道骨。

    可究竟是不是仙人,我也全然不清楚。

    “万物皆有自己的命数,的确是花玖太过于私心了一些。没有考虑过妹妹的感受怎样,是花玖的错,花玖错了。”

    我的语气多了一点哀愁,也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毕竟,那铜钗刺进来的痛楚是无法言语的。

    最痛的不是那冰冷的铜钗,而是妹妹居然已经恨我恨到了要杀了我的地步。

    霎时间,一束光辉,由一点向外散去,愈加蔓延开来,四周亮如白昼,我才看的清楚那负手而立之人。

    他缓然转过身来,双瞳是碧绿色的。他一脸严肃和阴冷,就那样看着我,言道:“你也过的很苦吧。因为灵心的缘故,你被人暗害,刺杀,扑捉,利用。就像是我们鲛人一样,因为鲛珠的缘故,同样被利用捕杀。”

    我看着他的眼睛,就好像是失了呼吸一样。

    我想起来了!槐都真人给过我的那本记载,我看到过,他,是海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