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14章 烙印
    :

    “看见了我手中的彼岸花了吗?”她挑眉问着我。

    我木讷点了点头。

    她手掌心的那朵鲜红色彼岸花好像是在听从着她的命令一般,从花苞,到绽放,都是那样的诡异无比,她继续幽幽对我道:“这是用我的血灌溉的。为的,就是这一天。”

    我的心就好像是剧烈震动着一样,要从我的胸膛跳出来一样,我有些吃力,但还是硬生生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皱紧了眉头质问着她:“你要做什么?”

    “彼岸花将会成为你的烙印。而你,从今以后会听听从我的吩咐。”

    她勾唇,言笑晏晏。

    那朵彼岸花丛阴池鬼后的手掌心离开,飘在了我的眼前头,突然,这朵彼岸花就像是沁入了我的脑子一样,直至消失不见。

    脑子里头就像是有着千万只食心虫在飕着一样,要往我的大脑里头钻进去。

    我疼的蹲在了地上,“这是什么?!什么?!”

    我捂住自己的脑袋,真的很疼,就像是要要了我的命一样。

    我目光如炬的盯住了阴池鬼后,可她却依然是一副平静如水的模样。

    好像事不关己,她的眼神也有所期待。

    我的面色也微微变了起来,终于是撑过了这样一段生不如死的疼痛和折磨。

    出乎意料,阴池鬼后竟然伸出手将我扶了起来。

    而她露出来的手背上面,竟然是刺满的彼岸花图腾,我怔然看着她,随后便就想起了红衣,我战战兢兢的问她:“红衣,你认识吗?”

    她多有些讶异的神色,但如若不仔细去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她在讶异,她淡然答着我:“只不过是一个鬼奴罢了。”

    阴池鬼后说的风轻云淡,好像是跟自己无关一样。

    既然是鬼奴,那么应该就是鬼族的人?为何阴池鬼后会这样满不在意。

    我格外诧异,紧皱眉头继续问着阴池鬼后:“那她为什么会为穆崇做事?”

    “一个区区鬼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和我无关。在我这里,只不过是伺候我的下人罢了,和何须上心什么。”

    阴池鬼后还真的不会在意一个身份卑微的鬼奴。

    那这么说,凡是鬼奴,都会有一个那样子的图腾吗?

    虽然我不认识,但是和阴池鬼后的彼岸花图腾是绝对不一样的。

    我没有再说什么话,选择了沉默。

    我现在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够离开这里,更是不清楚,阴池鬼后到底是要对我做什么。

    我就在这里木讷的站着,整个就像是被阴池鬼后吓住了一样。

    可随后,我就便看见阴池鬼后微微张口,言道:“毒药,把镜子拿给她。”

    “是。”

    毒药的回答恭恭敬敬。

    她的确是格外恭敬的,毕竟,她对我说过,她是一直为自己的主子做事。

    而阴池鬼后的脾性,我也拿捏不到。

    但是我敢肯定,毒药肯定是有所畏惧阴池鬼后的。

    可是阴池鬼后要毒药把镜子拿给我做什么?

    紧接着,毒药便就拿着镜子到了我面前,我有些茫然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额头上面,是若影若现的彼岸花。

    而那腐朽的生死,也随之就爬满了我的整张脸。

    我恐惧,打碎了毒药拿着的镜子,感觉一切都是假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不可能!”

    我吼出了声音。

    但是阴池鬼后丝毫不在意,继续淡言道:“用彼岸花来操控你的脑子,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你肯定会为我完成很多困难的任务,希望你不是个废物。”

    阴池鬼后的话字字戳心,我气的咬牙切齿,但是能够对阴池鬼后怎么样呢?

    我斗不过她,就只有妥协。

    “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我紧皱眉头看着她。

    她依然风轻云淡的答言着我:“自然是很多事情,你无需知道。”

    傀儡?

    定然是傀儡!

    她利用彼岸花将我的脑子控制,就是作为了一个傀儡。

    她要我做什么我就得替她做什么。真是好狠的一个人哪。

    “毒药,送她回去吧。”

    她扬了扬手,毒药随即就上前来,一把将我抓住,恍然之间就感觉天旋地转,在一睁开眼睛,却发现四周黑漆漆一片。

    好像是有谁在拉着我的脚踝,我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具尸体!

    “放开!放开!”

    无论我怎么甩都甩不开他。

    “恶心。”

    听得毒药这两个字落下,她立马就拔出了剑,将那句尸体的手给砍了下来。

    我心里发毛,这里究竟是哪里?

    “不用多猜测了,这里就是乱葬岗。”毒药的声音冷冷的,恍若寒冰。

    我一头雾水,看向了毒药,沉声问道:“什么?乱葬岗?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毒药看了看我,淡言道:“乱葬岗有通往鬼族的路,自然是到了这里。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就把你送回花卉观去。好了,话不多说,我现在就送你回去花卉观吧。”

    “好。”我硬生生挤出一个好字出来。

    若非有灵心,我怎可到了这种境地?

    无论是什么事情,他们都是以灵心为主要原因。

    所以我才会被利用,因为拥有灵心可以帮助他们。

    毒药将我送回了花卉观中,但是走到我房舍门口之时,她忽然退后了好几步,乍然之间,我房舍的门一股强大的力量冲破,而从里面走出来的人就是槐都真人。

    “毒药,你竟为阴池鬼后做事。你们将花玖抓去是做了什么?”他的脸上就像是冻住了一样,而话语之中,也全部都是冷然。

    哪知毒药哈哈大笑了几声,更是冷眼盯着槐都真人,讽刺道:“你别以为你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被封起来了,就没有人知道了。你何必装的那么道貌岸然呢?和那个广元如出一辙!都是道貌岸然的家伙!”

    毒药说完这句话就像是疯了一样,整个人的面孔开始脱落,而藏在那下面的居然是一张格外狰狞的面孔。

    是那罂粟花的毒起了作用,开始蔓延在了毒药的周身。

    她手上的那把剑,也全部都变成了黑颜色,黑的发红,她狠厉的向槐都真人刺来。

    “花玖,小心!”

    他一把推开了我,和毒药较量了起来。

    我紧皱眉头,真的不敢相信仇恨居然可以将一个人变成这个样子。

    或许,毒药是因爱生恨。

    为何不因爱生爱呢?为何要变成如此样子呢?

    就算是当初我的父亲被诬陷,可我始终知道,是千万不能够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

    可是我最后手刃了锦王爷,我才得意心安。

    但是对毒药来说,恐怕她所追求的并不是亲手杀了广元真人吧。

    毒药被槐都真人逼的节节后退,就在她快要抵挡不主的时候,突然一个穿黑色斗篷的人将毒药救下,即刻离开了这里。

    槐都真人也并未上前去追,他收回了剑。

    朝我走了过来,蹙眉问我:“你有没有事?”

    我摇摇头,答言着槐都真人,“回师尊,我没有事,你方才受伤了吗?”

    “没有。阴池鬼后对你做了什么手脚?”槐都真人的面色很严肃,可是我想说阴池鬼后用彼岸花控制了我,但是脑子里头却是阴池鬼后的警醒言辞。

    我如果说出来了,那么我的脑袋就会绞痛。

    如果我不说,真的就枉费了槐都真人的一番好意。

    但最终,我选择了欺瞒槐都真人,“没有对我做什么,只是警告了我一些话。”

    我话落下,槐都真人一脸的质疑,他没有多少相信的问着我,“真的是这个样子吗?阴池鬼后没有对你做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笃定答言着槐都真人,“真的没有。如果阴池鬼后对我做了什么的话,她不可能这么快的就送我回来。”

    槐都真人微微叹了口气,脸上的神色多有复杂,继续叮嘱着我:“但愿阴池鬼后对你没有做什么,如果遇到了什么难事一定要跟我说。”

    我点点头,肯定答言着槐都真人:“嗯,我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