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13章 阴池鬼后
    :

    这之后的几天里头,槐都真人都有过来,

    好像,一切都是和从前我在仙界的时候那样。

    他在看书,而我在抄着楼知仙子给我的那些经文。

    虽然不是在仙界,是在花卉观中的书房。

    最重要的在哪里不重要,而是和槐都真人在一起。

    这样,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其他的东西真的都不强求。

    “楼知让你抄的都是些什么经文呢?”他依然是那个样子,眼神没有离开过书籍,却没有分心的问着我。

    我可没有到槐都真人的那种境界去,停了一下笔,才答言着他:“是一些普通的经文。”

    “看起来是你的字楼知可以看懂,所以才会特意从仙界下来,让你抄这些经文。”

    哪知,槐都真人的话刚落下,便就听见了开门“吱呀”的声音,随后就听见了楼知仙子的声音,“怎么了,槐都?你说的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什么就叫做我能够看懂花玖写的字,难道你不认为花玖写出来的字看起来舒服吗?你敢说?”

    楼知仙子就好像是醉醺醺的一样,但好像闻不到什么酒的味道。

    槐都真人起身来,将书合上,笑着看向了楼知仙子,轻言道:“自然不是。我这么说只是想让花玖多了解了解一下楼知仙子。”

    楼知仙子轻笑一声,有所打趣着槐都真人的意思,坦言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花花肠子,是想收花玖为徒弟的吧?可花玖现在已经成了花卉观的观主,你还是等一下辈子吧。”

    楼知仙子也的的确确是什么都敢说,反倒是我,脸上骤然就变得绯红了起来,

    我将头埋得很低,继续拿起了毛笔来抄经文。

    但却发现手一直抖个不停,随后又听见槐都真人道:“看你今天的状态,是不是喝了假酒?怎么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

    槐都真人的这句话也是有些诙谐的意思,其实仙人也并未是多么的严肃。

    而楼知仙子听见槐都真人这么说,她可就有些不答应了,“喝假酒的事情能是我干的吗?要论喝假酒喝的最多的,恐怕就是广元了吧。不管是谁给他送酒过来,他都是来者不拒。可每次,假酒居多,你这话,应该对广元去说才是,我今天的酒场可还没有开始呢!”

    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但是楼知仙子竟然在我的面前一字不落的说了这些话出来,还真的是一点都不避讳。

    也倒真的是叫人刮目相看了起来。

    可是,槐都真人并没有来回答楼知仙子。

    他的面色是真的凝重了起来,楼知仙子也同样是这个样子。

    难道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吗?

    为何他们两个人都是如此的严肃!

    “不好,结界有了破损的痕迹。”槐都真人一动不动,矗立如山。

    而楼知仙子也是同样,好像是在听着什么动静一样,晌久,她才开口道:“听这样的阵仗,看起来是鬼族的鬼后,阴池鬼后,是吗?”

    楼知仙子的脸色几乎是僵到了极点,而槐都真人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欢迎各位来到我为你们编制的梦境。”

    这个声音是谁的?竟然如此的勾人心魄。

    莫非,就是楼知仙子所说的那个阴池鬼后吗?

    一晃眼,自己便就身处在了一个万花丛中的地方。

    而楼知仙子和槐都真人就在我的身旁。

    我想问一句这是怎么回事,但终究还是问不出口。

    就在此刻,槐都真人突然转过身来,对我道:“不要担心,我在这里。”

    我点了点头,答言着槐都真人,“嗯,师尊,我不会怕的。”

    “各位。不要这样愁眉苦脸,这才是刚刚开始。”

    这个声音就像是在悠远之地传来的一样,有时又像是盘旋在自己的头顶。

    冥界的冥皇,还有鬼族的鬼后,共同点或许就是声音了吧。

    接下来,我所看见的又是一处宫殿,正前方屹立着的是一块石碑,那上面好像是一朵刻上去的彼岸花。

    而宫殿的周遭,尽数都是彼岸花。

    红的像血,这味道,竟然也是鲜血的味糜?!

    这可不是置身在花海之中,就像是在血河中度过一样。

    “各位好,我是赤命。”

    这一声落下,便就看见几个鬼奴抬着一顶红色的轿子出来。

    那飘忽不定的红色幔纱,时时被浅风扬起,似乎是看见了这顶红色轿子中的人,但一转眼,却又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甚至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了。

    我究竟有没有看见?那么我看见的又是什么呢?

    越来越近,直至轿子停了下来。

    那几个鬼奴轻轻放下了轿子,根本连一个动作都没有错,是那样的整齐一致。

    鬼奴似乎是在退避,给谁让着位子。

    代替上来的人,都是穿着色彩斑斓的衣衫,而其中一人穿着一袭浅红色衣衫,是我最熟悉不过的了,这个人,就是鬼姬毒药。

    她每每都提起来的主子,会不会就是阴池鬼后?

    “欢迎。我是鬼姬,毒药。”

    她整个人的脸色就好像是冻住了一样,没有任何的表情。

    难道说,她是被操控了吗?

    楼知仙子的脸色大变,有所不敢置信的盯着毒药,沉声质问道:“毒药?你居然堕落成如此样子,你在为阴池鬼后做事是吗?”

    毒药勾唇笑了一下,我好像是看见了无尽的深渊一样,她依然是面无表情答言着楼知仙子:“能够为鬼后做事,是毒药的荣幸。楼知仙子,许久不见了。”

    “多年前的仇恨让你记到了现在,你变成了鬼姬,实属是不应该的。”楼知仙子多有些心生怜悯的意思。

    可一旁的槐都真人就不见得了。

    他的神色一如既往,好像没有多么的复杂。

    “仇恨算什么?事到如今,我已经撇下了仇恨。因为,那些仇恨都已经变成了嗜血之心。”话罢,毒药还是那样浅浅勾唇笑了一下。

    是那般的诡异,更是那般的可怕。

    我好像在毒药的眼神中看到了厮杀,看到了血迹斑斑。

    想起来她那被鲜血染红的红色面纱,我就战战兢兢,心惊不已。

    “回头是岸。”

    楼之仙子的这句话说的多有些隐忍,但是毒药,丝毫不在意。

    “今天请各位过来,是有一事商量。”

    阴池鬼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感觉每一个字都在震着我的心一样。

    “何事?”

    槐都真人这才开口。

    “那个道姑,我盯了许久。而你槐都,我可是盯了一辈子。你把我的爱当作了残杀,多么的残忍。那么,我放弃了你,你把这个道姑给我。你和楼知我自然是会礼貌的送回去,如果不可,那就别怪我了。”

    可真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我知道,多半是为了我的灵心。

    不然,怎么会将我也带到了这个地方来?

    槐都真人冷笑一声,“做梦。”

    一瞬之间,我好像是被谁捏住了脖子,根本喘不过气来。

    下一秒,我竟是坐在了阴池鬼后的轿子之中。

    “人我要了,走。”

    仅仅只是这样几个字,我竟然被吓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坐在了阴池鬼后的轿子之中。

    我安分的连一个字都没有。

    因为我此时此刻,恐怕就连话都说不出来吧。

    我一直愣愣坐着,就连头都不敢转动一下。因为阴池鬼后就坐在我的身旁,我感受的到这样的冰冷气息。

    她虽没有呼吸,没有温度。

    但是因为灵心的缘故,我分辨的出来。

    那红色的幔纱被微微吹过,掠过我的脸颊,竟然不是鲜血的味道,而是檀香的味道。

    我竟有些诧异,一下子就看向了阴池鬼后,刚想开口问为什么会有檀香的味道,但下一秒,看见她的模样,我木讷的转过了头。

    因为,这张脸,确实是有些渗人。

    我一动不动,生怕她会吸我的血,吃我的肉。

    “落。”

    这一声无疑就是毒药的。

    她的主子,毫无疑问就是阴池鬼后了。

    我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阴池鬼后会虎视眈眈的盯着我。

    一来,是因为了她方才对槐都真人说的那些话。

    或许她听了那样的人云亦云,才派鬼姬来看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