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12章 喜欢你
    :

    “既然能够被槐都真人亲自提点,而成为花卉观的观主,那么花玖就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你作为花玖的妹妹,就应该听从花玖的安排。”

    是若斓替我回答了妹妹。

    她眼底波澜不惊,现下有一个人肯为我说话也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而我的心中也更加的都定了一些,看向了那个孔将军,沉声道:“这是我的亲妹妹,我又权利带她回去。”

    “那就要问问我的剑了!”

    他目露凶光,缓缓拔出了剑。

    而若斓却是冷笑了一声,挡在了我的面前讽刺道:“就凭你?可笑。”

    若斓根本毫不在乎,她的手里头沾染的血腥,恐怕都是数不过来的。

    她是一个捉鬼师,就算是面对的是冥皇,她都不会有任何的退步或者胆怯。

    “那就试一试吧 !”

    孔将军说着,便就要向若斓刺来,我即刻沉声阻止道:“这样的事情不足以兵戎相见!我是她的姐姐,有权将她带走!若是你再敢继续这样下去,那就真的别怪我了!”

    我说的冷意冉冉,今天我非是要带走她不行。

    “白狐。”

    若斓轻描淡写的叫了声白狐。

    随即,白狐就变成了原来的样子,露出了尖尖的獠牙,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而那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女子也都惊呼了一声,四散离开了。

    这个孔将军也是退后了几步。

    想不到白狐还是有着威慑力的。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我也顾不得妹妹这样的喊声,就和若斓将她绑了起来。

    带离了这里,直到回到了花卉观中,才将她解开了。

    “你不是我的姐姐!你让我走!让我走!”

    她撕打着我,声音里头是对我满满的不满。

    她很是不喜欢我,也很不听话。

    说起来,也的确有我的错。

    但此刻,我却是厉声道:“我宁可看着你在花卉观中好好做人,也不想看见你把自己的后半辈子都胡乱交出去!”

    “我喜欢!那是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她多有傲慢的仰头质问着我。

    就算如此,她还是我的妹妹,我就要忍让,就要为她考虑。

    “关起来!”

    我的确是怒了。

    我只有选择这样的方式让她好好反省反省。

    “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她不停的拍打着门。

    我狠心了,她才能够意识到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而不是随波逐流的去跟那个孔将军成亲。

    “给她每日送虔诚心经过来,她什么时候反应好了,在来告诉我。”我叹了口气,吩咐着观中弟子。

    我也不想那么做,但是她浑身戾气实在是太重了。

    “是,观主。”

    她答言之后,我才是离开了。

    妹妹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无法静下心来却诵经。

    就好像一切都戛然而止了,若斓蹙眉看着我,沉声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我脑子里头多有些一片空白,不知道若斓是在问着什么。

    我困惑,“什么?”

    “你拥有灵心,被人盯上了。你打算怎么逃得过这一劫。”若斓这般问我,就让我想起了穆崇。

    他的魔爪差一点就挖走了我的灵心。

    到现在想起来,我一直都是后怕着的。

    我摇了摇头,无奈答言着若斓:“不知道。”

    “还是自己学些法术比较好。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不然再次被抓走,想脱困就真的难了。”若斓一直紧紧皱着眉头,或许是真的在为我而担忧吧。

    可是,学法术在花卉观中是不行的。

    我虽然会了一些,好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我叹息着,“事已至此。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若斓也是微微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或许是我自己有些太固执己见了但是花卉观的规律就是花卉观的规律,任谁都是改变不了的。

    海后菱鲛的话我也记着,花卉观的周围布满了结界。就是我现在可以安身的地方,可是又是谁布满了结界呢?

    我多有些困惑,也没有来告诉我。

    我便就带着这样的疑问在花卉观中待了好几天,风平浪静,根本就没有出任何一点点的事情。

    而葵兮也没有来过,会不会,是因为这个结界的缘故?

    “观主,您的妹妹吵着要见你,不然她就不进食!您快过去看一看吧!”

    我转身看向了花允,多有些恼怒的意思,问道:“不进食?她为什么不进食?”

    “她说要见观主您,如果见不到观主您,她就绝食!”花允是一脸的无可奈何,我知道她这次也是遇到了难处。

    自从将她带进来观中之后,就真的连一天都没有消停过。

    不是这里出了问题,就是那里出了问题。

    还搅扰的整个花卉观都因她而奔波,所以我很恼怒。

    但我压抑着那股怒气,不想在花允的面前发泄出来,只好压低了声音对她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花允点了点头,礼貌答言着我:“是,观主,花允就先过去忙了。”

    花允走后,我就赶紧去了妹妹那里。

    “你为什么不进食?”

    我就是在质问着她。

    对于她我已经是忍无可忍的,这里不是怡红院,这里是花卉观!

    每一个弟子都是需要耳根清净的,可是她整天是没事找事。

    她看见我,立即起身来以命令的口气对我道:“放我出去,我要回怡红院!”

    “休想!”我冷声。

    她冷笑了一声,似乎根本就没有将我的话放在眼中,继续自说自话,“那你把我关在这里是要做什么?你到底有没有尽到一个做姐姐的本分?哪里有做姐姐的要把妹妹关起来的?你放我出去,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从此一笔勾销,你如果不放我出去,我就天天这样闹,我看你能够招架到何时去。”

    我极力压制着这样的怒气,就是不想对她这一个唯一的妹妹这个样子。

    最后,我还是平静警告着她,“父亲的仇已经报了。我不欠你的。你如果想那闹就闹吧,绝食也好,亦或者是你想出来的其他招数也好,我都不会在来管你了!”

    话罢,我就打开了门,又快速将门锁了起来。

    我的确是害怕她逃离。虽然说这么做有些过分,但是在这里总比在那个地方强。

    起码,不会被人说了闲话去。

    还有那个所谓的亲姑姑沈燕,她将我的妹妹买到了那个地方。又跑来告诉我,要我去为她说好话来赎回我的妹妹,真是下三滥。

    导致了我妹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更是和我有了这么大的分歧。

    “花玖。”

    我心中怒火难平,但听到这样一声唤,就好像是眼里如同平静的溪流一般,潺潺而至。

    而当我看向眼前头的时候居然是槐都真人。

    我立刻跪地,“槐都真人。”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扶起了我,身上那股木兰花的香味还是很浅然。

    “怎么不叫师尊了呢?”槐都真人皱眉看着我,似乎是多了一点委屈的意思。

    我才是后知后觉,赶紧改口头,“许是多日未见过师尊了,所以师尊您这样突如其来的过来,花玖一时之间就乱了分寸,还请师尊见谅。”

    说着,我便又要跪,幸好槐都真人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我。

    他微微摇了摇头,言道:“不用拘泥于此。礼节虽多,但简单一些就好了,不用时时刻刻都挂念着。”

    我点点头,答言道:“是,师尊。花玖知道了。”

    “我们去那个凉亭说会子话吧。”

    我点点头答言。

    我知道槐都真人每一次来,肯定都是因为了有重要事情才会过来的。

    而一般情况下,他空闲时候才会过来花卉观讲讲经。

    到了凉亭之后,我看见槐都真人的脸色是多有些严肃的。

    一下子,整个气氛就好像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我蹙眉问道:“师尊这一次是所谓何事呢?”

    说严肃,可是他的目光却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说紧张,他好像从来就不会紧张。

    我与他对视,已经习惯了。没有任何想要逃避的意思,紧接着他就回答着我,“是因为你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