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11章 好不到哪里去
    :

    回到了泉州城之后,我多有些无精打采。

    言生自己一个人回去了溯生,他说,他不会再来了。

    我知道言生是和我置气了一些,而我也没有急着就回去花卉观,还是来了这家最熟悉的食肆,要了一碗饭。

    把碗里的饭翻来翻去,不知道是因为了什么。

    估计是因为自己妹妹的事情吧。

    虽说我从未这么的担心过自己的妹妹,但是她与我断绝了关系,我依然是在担心她的安全。

    可是我是一个道姑,更是花卉观的观主,

    不知该如何去和自己的妹妹说清楚,劝她离开那个地方。

    如果我每每都去怡红院的话,难免是要被人说了闲话的。

    “花玖,你回来了啊!”

    是谁在说话?

    我看了看四周,原来是白狐。

    但今天她没有变到人形,只不过是一直白色的狐狸罢了。

    可是她今天似乎也闷闷不乐,耷拉着毛绒绒的耳朵。

    我的目光飘忽不定,最后还是落在了垂头丧气的白狐身上,我问它:“饭来了,你怎么也不吃饭?”

    白狐有力无气回答着我:“若斓被抓走了……”

    我愣愣发了一下呆,后知后觉的诧异住了,“为什么?若斓是被冥皇抓走了吗?!”

    白狐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向我回答道:“是被她师父抓走了。”

    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是被冥皇抓走了呢。

    原来是若斓的师父要若斓回去了,怎么就在白狐的口中说出来就成了抓走呢。

    许是白狐和若斓的感情格外好,所以白狐多少都是有些落寞的吧。

    我端起杯子欲喝水,便就听见白狐道:“唉……真是有些孤单寂寞冷啊!”

    我轻笑了一下,继续喝水,可白狐又自语喃喃道:“我怎么觉得这若斓和他的那个怪师傅有一腿!”听到这话一呛,维持风度,勉强将水咽下,问道:“白狐,你说了这样污蔑若斓的话,小心她回来纠你的尾巴,可是要小心喽。”

    白狐怔了一下,随即又变回了人性。

    在这样的场合之下,白狐还真是大胆。

    但所幸的是这里的掌柜的是认识白狐的,知道白狐是牲畜无害的。

    所以并未有人大惊小怪什么。

    她一脸奸笑,讪讪道:“她一时半会可是回不来呢!她的那个师父说不定要教训她到什么时候!我今天就算是说了她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抬头看了看白狐,她的身后……

    多出来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若斓。

    我的面色多有复杂,但白狐却依旧在那里说着,我轻轻“咳咳”了几声,但是白狐,还在说着。

    而若斓的整个脸色都变成了铁青,一把揪住了白狐的耳朵,骂骂咧咧道:“一天不打你,你是不是还就上房揭瓦了啊!我看你是找打!”

    “啊,疼疼疼!”

    白狐撕心裂肺的叫着疼,但若斓似乎没有要放过白狐的意思。

    在整家食肆里头,是若斓追着白狐跑。

    我轻笑了几声,觉得若斓和白狐虽是这个样子,但是关系却是极好的。

    这也确实是羡慕不来的呢。

    想着,自己反倒是有了一些欣慰的意思。

    而想到我自己和妹妹的关系,就有些尴尬了。

    白狐被若斓教训了一顿之后,安分了许多。

    只是直勾勾的盯着饭菜,就连抬头都不敢抬头去看若斓一眼。

    “花玖,你怎么了?”

    若斓似乎是看见了我的不对劲,蹙眉问着我。

    我多有伤感,放下了筷子,答言着若斓:“是我妹妹的事情。”

    若斓“哦”了一声,言道:“我听说了,你妹妹不肯和你到花卉观中,在那怡红院做了舞姬。”

    我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可紧接着的是若斓也放下了碗筷,大气对我道:“这样吧,我和你去那个怡红院把你妹妹弄出来。不然,她一辈子呆在那个地方总是不好的。”

    我犹豫了一阵子,最后还是答应了若斓,“好。”

    “收拾一下就走吧。”若斓嘱咐着。

    和若斓还有白狐到了怡红院之后,却发现门口是站着几个穿着盔甲的士兵。

    这怡红院是怎么了?

    难不成是今天要被封了吗?

    我和若斓要进去,守在门口的两个士兵即刻拔剑阻拦道:“今天不准任何人进去!”

    “我们是来办事的。这位是花卉观的观主,难道你没听说过?”若斓一副顺理成章的样子。

    这样的事情也或许只有若斓才能够说上话,对我来说,我还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圆滑的去和这些人打交道。

    那两个人面面相窥一阵子,打量打量了我,才收起了剑,说道:“既然是花卉观的观主,那就请进吧。”

    还真是给面子,我也从来就没有想过会如此轻而易举的进来。

    但是进去之后,却发现空荡荡的,真的就什么人都没有。

    完全和我那天来的时候不同,没有熙攘,也没有热闹。

    而是看见一个将军打扮的人站在那里,后面还跟着几个士兵。

    还有一旁那窃窃私语的几个女子。

    我听见那个将军打扮的人“嗯”了一声,那一声是多有些开心的,他扬手一抬,好像是在示意着其中一个士兵,随即再没有任何话语。

    很快那个士兵上前双手奉上满盘的金银珠宝。

    他依然负手而立,说道:“这些财富就是我赎走沈莲的,拿去吧。”

    他说的的确豪爽,可是对于我而言,他要赎走的是我的妹妹。

    只要他一旦将我的妹妹赎走,那我的妹妹肯定是要嫁给他的。

    我随即疾步就冲了过去,冷声道:“沈莲是我的妹妹,我今天也是来赎她的!”

    我护在她面前,可是她却毫不留情的推开了我,漠然道:“孔将军,我跟你走。”

    她这是在说的什么话?

    难道她就这样甘愿把自己的一辈子都交给这个姓孔的将军吗?

    她现在脑子里面究竟想的都是一些什么东西啊!

    我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现在是怎么了?就算是你不肯认我,要和我断绝关系。但是血浓于水,我有权管束你的现在!”

    “为什么?你凭什么?!”她一脸嫉恶如仇的模样看着我。

    就好像是我这个做姐姐的和她有着什么苦大仇深一样。

    我目光如炬地看着她,冷声道:“我的你的亲姐姐!”

    她虽然是愣了一下,但继续不依不挠的反驳着我:“你不是我的姐姐!我有资本去选择以后的路!我有脸蛋,孔将军也喜欢我,他赎我回去娶我,也是我的本事!你管不着!”

    说来说去,她终究还是太小了。

    说出来的这些话,也是真的很幼稚。

    “这些话我就当作你什么都没有说过,今天,你若是不跟我回去花卉观,那就别怪我来硬的了。”我说的冷意冉冉,因为这已经是我给她的最后底线了。

    就算她不认我,我也要让她走到正道上面去。

    既然她不想做一个道姑,但是她在花卉观中,我就安心。

    仅此而已。

    “不!我不要跟你走!孔将军,你把这个人请出去!”她竟然指着我,往那个孔将军怀里头躲。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

    即便是我苦心孤诣去隐瞒,可终究有一天她还是会知道我杀了那个人,为父亲报仇的。

    事已至此,我不想说。

    我有所凝重对那个孔将军说道:“你到底是对她说了什么?”

    “我喜欢沈莲,要赎她回去做夫人,怎么了?”他反倒是反问起了我来,而且问的那样理所当然。

    我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双瞳,我看不见任何的希望,而是空洞,没有灵魂,只是一个躯壳,与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分别。

    一个人没有任何念头,怎么可能有活下去的理由?

    我心中愁苦,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反倒是那个孔将军,一脸怀疑的看着我:“你到底是不是她的姐姐?”

    他脸上的怀疑之色不退分毫,似乎眼神能戳将我出一个窟窿来。

    我面色微变,露出愧疚神色,答言着他:“我是她的姐姐,可我也是一个道姑。有些时候,有舍才有得。但是谁都猜想不到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