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10章 冰血石
    :

    右脚实在是太疼了,我脱掉了鞋子。

    感觉此刻的自己真的是生不如死,我为什么要听从海后菱鲛的吩咐?

    为何把她的命令当作了就是应该要去完成的?

    毋庸置疑的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就连退步都没有了。

    我不敢去看那右脚,恐怕已经起了脓包了吧。

    终究,我做了一个决定。

    为了得到冰血石,我就必须经过这些尖锐的冰锥,从那狭窄的一个道路过去。

    我没有能力毁坏这里,可我我坚信。

    我一股脑的就冲了过去,但是冲过去之后,我就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痛苦。

    “啊!”

    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这样的疼痛和毒素,好像很快就蔓延了我的全身。

    我的手臂都已经变成了浅紫色。

    我想退回去,可我深知已经没有了退路。

    这些冰锥见了血,好像就会变得更多了一些,而且还会聚拢在一起。

    如果这个样子下去,我迟早就被这些冰锥刺穿,刺死在这里。

    最后我疼得受不了,就抓起边角那尖锐的碎石往自己身上扎,企图想把体内的毒物抛开。

    这样的执着和痛苦,也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的。

    我小心翼翼的从这狭窄的冰锥路口通过,终于来到了冰血石的所在地。

    而我的双脚,好像是已经不能够走路了。

    可冰血石近在咫尺,我一定要拿到。

    我强忍着疼痛之感,一下一下的爬了过去。

    那冰血石周生散发着冷气,它就好像是鲜血倾注的一样。

    里面是血液,外面却是那样的晶莹剔透,就像是珍珠的颜色一样,也很善良。

    当我的手触碰到的时候,感觉所有的一切都被掏空了一样。

    茫然之间,脑子之中竟然生出了许许多多的记忆。

    一个小女孩,还有一个鲛人?

    那是什么?

    当我拿到了冰血石,脸上尽数浮现的是疲惫和憔悴。我已经撑不下去了,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我好像又看见了那巨鳗,还有那灼热的火气!

    “不要!”

    我一下子惊醒,可是四周却不是那样的一个地方。

    好像,是平缓安静的一个海底世界。

    “恭喜拿回了冰血石。”

    这一声是海后菱鲛的,我起了身,看见的只是海后菱鲛的背影。

    她浅蓝色的衣衫好像在轻轻摆动着。

    好像,我身上的伤痕也都不见了。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右脚,完好无损,浑身上下都没有伤。

    就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我知道肯定又是海后菱鲛医治了我。

    我心怀感激的对海后道了声“谢谢。”

    但是海后却是面无表情的转过了身来,漠然道:“你所做的一切我都一一看在眼里。”她走近了我,抚着我的脸颊,在我耳畔轻言道:“得到了冰血石,我很感谢你。你帮助了整个南域海,也帮助了所有的鲛人。但是,你和鲛人脱离不了关系,就要为我们分担一些痛苦。”

    海后说的理所当然,但我却没有一丝丝的反抗。

    不知道是因为了什么,但是我触到冰血石的时候,看见的那些画面我敢肯定就是真的。

    “是,花玖知道。”

    我笃定的答应,就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也并没有被海后迷惑,而是心中是有着这样的想法。

    虽然我不知道是因为了什么,也不清楚缘由。

    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

    “姐姐,白孀带到了。”

    我愣了一下,抬头看去。

    是菱锐,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鲛人。

    那鲛人见到海后,即刻跪地,“海后。白孀来了。”

    我看着海后,她的表情依旧是那个样子,冷声问道:“跟你同行的族人呢?”

    “全部都死了。”她一直跪地,听见菱鲛这么问,更是低下了头。

    海后菱鲛依然是波澜不惊的问着白孀:“为什么?”

    但是不难听出来,她的话里头多了一丝急促。

    “那些人骗了我们,让我们哭,哭到死,他们得到珍珠去变卖。而我赶到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

    白孀的话中也尽数都是愧疚。

    可是菱鲛还是有些不为所动的意思,她忽然缓缓转过身来,对我道:“我送你上岸吧。”

    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

    上岸之后,她对我说了很多的话。

    但更多的是提醒我,灵心千万不可以在被其他人盯上了。

    她还告诉我,花卉观现在是最安全的一个地方。

    因为那里有结界,所以还是可以撑一段时间到。

    但最值得庆幸的就是灵心没有丢失,身体完好无损。

    可我这一次觉得,海底原来是那样可怕。

    真的很恐怖,我已经不想在经历第二次了。

    那些事情,将会成我我的噩梦。

    海风拂过,漾起来的海水轻轻拍打着礁石。

    比起那个时候,真的是多了几分柔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才找到了码头,身子已经是有些摇摇欲坠了。

    我突然有一瞬间感觉自己活的好幸苦。

    我知道,皆是因为灵心而起的缘故,才导致了今天不必要的这一切。

    如果我没有灵心,或许我还会好过一些。

    差一点就要踉跄摔倒,却被一双温实而有力的手扶住,“花玖,没事吧?”

    我抬头去看,多有错愕,“言生?”

    他微微点了点头,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言生带着我吃了点东西,才感觉好了一些。

    直至上了船,言生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他没有告诉我,他是怎么找到我的。我也没有问言生,只有沉默。

    皓月当空,圆灵水镜般的皓月,散发出一片霜缟冰净的光辉,挥洒落下。

    言生的侧面,看起来是那样的冰冷如霜。

    就好像是在和皓月辉映着一样。

    我看着月色之下的言生,心中也是飘起浮浮的忧愁,我问他:“你是怎么了?”

    他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言道:“家仇未报。却还要亲眼看着自己的亲弟弟对那样的一个人称为师父,真是可笑。”

    我看在眼里,言生的冷漠,还有他的悲凉。

    我好几次都是置若罔闻,其实是不知道要怎么做。

    在言生和槐都真人之间,我是真的不知道到底要帮谁。

    “言生。这其中是不是有着什么误会?”好半天,我才挤出来了这样一句。

    因为我觉得自己说了过了一点,都会是错的。

    所以只有对言生小心翼翼的这样说。

    “没有误会,就是事实。”言生的脸色依然是那个样子。

    几乎是像蒙上了一层阴霾一样。

    言生这么说了,我真不知该如何去劝慰言生了。

    因为言生一句话就已经说死了,说的多了反而就成了累赘,就成了惹人生气的话了。

    我轻轻叹息了一声,什么都不没有说。

    “那是血海深仇,我和他永远是势不两立的。”言生依旧是这个样子,很漠然。

    我看向那一望无垠的远方,不知道该如何答言言生。

    这样的境况,我曾经也遇到过。

    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诬陷,然后被吊在了城墙上面。最后,我的妹妹也和我断绝了关系。

    所以我清楚这是一种怎样的伤感和悲凉。

    我也更能理解言生的痛苦是什么。

    我手刃了锦王爷,为父亲报了仇。会觉得好一些,虽然换不回来父亲的性命,但终究,还是妹妹没有和解关系。

    我蹙眉,真心实意的劝解着他:“言生,仇恨虽是仇恨。但是真的不要急的太急切了,那样只会让自己的压力很大。纵使是看开一些,也总好过现在这个样子的。”

    他一声冷笑,讽刺道:“如果那位高高在上的仙人肯放过我们家所有的人那就好了,可是事到如今,他自己犯了错误,也要让我们付出代价。我现如今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要让他死,要让他忏悔。”

    言生的话并不让我讶异。

    因为我知道言生自己是有多么的压抑。

    “可是,他还是受人所敬仰着的槐都真人啊。我觉得事出有因,言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