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09章 已然绝望
    :

    穆崇没有说什么,反过来倒是对我恭敬言道:“请坐。”

    我看了看他,多有些胆战心惊。

    但最后还是坐在了石凳上面,我虽然害怕他的眼神,但是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因为他眼神的变换就代表了一切,如果他起了杀机的话,我就能够一眼看穿。到时候,我就跳下着荷花池。

    就算是溺死,也不能够让他把灵心挖走。

    “花玖你有下过棋吗?”他的声音似乎是多了一些柔和。

    他的确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但是他也不会掩饰。

    明明刚才就那样说我了,现下又是这般问我,谁最讽刺,谁应该心里最清楚。

    我摇了摇头,果断答着他:“不会。”

    “那我教你好不好?”他依然是笑颜柔声问着我。

    他越是这个样子,我就觉得越来越诡异了起来。

    我打了个冷颤,紧紧扣住了自己的手,继续镇定的答言着他:“不用了。我赏赏莲就好了。”

    话罢,我便就赶紧起了身,继续看着那荷花池中的荷叶。

    但就在此刻,却忽然听见一声质问:“你以为你逃避,拖延时间我就不知道了吗?你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招,你的一切动作和眼神,我都尽收眼底。”

    我迟迟不敢转过身去,就是害怕对上他那阴鸷的眼睛。

    我依旧镇定不已的赞美着荷花池。

    “够了!”

    他怒吼了一声,我即刻惊醒,转过身去看着他。

    而红衣此时已经是拔出了剑,抵在了我的心口。

    她依然是那样的冷漠,好像,还要比之前更加的冰冷如霜了。

    “我已经等不及了。你的灵心,现在就归我了。”他突然狂笑了起来,就好像是他已经得到了我的灵心一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要做什么?!”我节节后退,但穆崇却是步步逼近。

    红衣的利剑更是没有松懈一下。

    锋芒毕露,着实叫我心惊不已。

    只见穆崇微微抬了抬手,浅然道:“退下。”

    红衣这才将剑收了起来,退到了旁侧去。

    但是穆崇,却是赫赫然就站在了我的面前,勾唇冷笑,“是时候结束一切了。”

    仅仅只是那一下子,便感觉又一个利器刺进了我的皮肤,好像是要划开我的所有一样,我怔然盯着穆崇,“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拿走你的灵心。”他好像说的很理所当然。

    但是,灵心是属于我的东西!不是他的!

    “灵心不是你的!你拿不走!”我怒吼着他。

    他的那个东西,不配叫黄金手,我看是魔爪才是。

    我想逃脱,但是红衍却控制着我,我只能够任人宰割。

    “灵心马上就是我的了。”

    他说的格外贪婪,不能!绝对不能够让他得到灵心。

    他魔爪的渗入,让我痛不欲生,甚至就连吼都吼不出来。

    还是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灵心要被他挖走,“不,不要,不要!”

    就在我感受到自己的心脏被触碰到的时候。

    忽然起了飓风,而整个天色也都变得沉压了起来。

    就像是压抑之中的黑暗一样,那般的漠然,那般的阴森。

    突然,狂风骤起,竟然下起了暴雨来。

    穆崇被那狂风有所影响,他的魔爪好像是收了回去。

    接踵而来的就是我瘫倒在地,根本无法走动。

    我本来是想要跳下荷花池的,但是根本就不能动。

    几次三番,我都感觉自己是要死了一样。

    但此刻,我却是越发的清晰了起来,就连眼前头的视线都未模糊过。

    忽然,一只手将我托了起来,转眼之间,便就到了深不见底的海洋。

    “海后?”

    我看的清清楚楚!救我的人就是海后!

    “别说话。”

    她浅声,我闭嘴。

    直至出了海,菱鲛才对我言道:“紧要关头就要吹响我送给你的海螺。不需要等到快死了,才想起来。”

    “好,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菱鲛便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鲛珠,按在了我的胸口,那鲛珠周身散发出来的都是浅浅的光芒,她的神情是格外严肃的,之后她漠然道:“伤口已经治愈了。我今天救了你,你就要替我做一件事情。”

    我蹙眉问她:“什么事?”

    “你去,找到冰血石。”她的话就像是命令一样,更多的,是威严。

    上一次说过冰血石不是在沧海的吗?是为了可以打开幽怨龙渊,然后封住龙冢。

    那是需要冰血石的,但是因为浅残的帮助,所以就很顺利的进入了幽怨龙渊。

    但是,海后菱鲛需要冰血石做什么?

    我并未去问海后菱鲛拿到冰血石是为了什么,因为那样就真的太多嘴了一些。

    “还是要去沧海吗?”我问。

    “不,不需要。入口就在这里。”

    她说着,双手合十,默念着什么咒语。

    突然,海面上波涛汹涌了起来。

    方才的海风习习,转眼之间就变成了狂风而至。

    那狂风似乎在菱鲛的面前就显得弱气了一些,只能够吹起菱鲛的衣衫来。

    她真的格外严肃,好像还很着急的样子。

    她手中的光束变化多端,直至狂风停下,海面上恢复了平静,显现出来的是一个像缺口一样的东西。

    她清冷吩咐着我:“进去吧。”

    “好。”

    我虽然有些惧怕之意,但是,海后似乎是真的很着急的模样。

    我只好奋不顾身的跳入了那缺口之中,可当我进去之后,那缺口很快就合上了。

    里面是漆黑一片。

    就在此时,千尘铃突然闪耀起了光芒,就像是为我引路的光明一样,照耀着我前行的方向。

    我说了声, “谢谢”。

    但是千尘铃却没有回应我。

    我要一个人去得到冰血石,对我来说是千难万险的,因为我知道沧海赤焰珊瑚海中是有着可以伤人性命的炽焰红珊瑚,那里到处是海里火山,一个一个的火山口,喷涌着各种灼热气流。

    上一次,花婆婆是对我特意嘱咐过的。

    要千万小心那炽焰红珊瑚,还有那海里火山。

    没想到当时没有经历过,可是现在身旁谁都没有,完全要靠自己拿到冰血石,我是真的有些退缩。

    但菱鲛救了我,她也很着急。

    肯定是因为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所以才让我来找冰血石。

    我也绝对不能够辜负了海后菱鲛。

    一个从来都不会水的人,到了这种情况居然比鲛人游得还要好,也的确是不逼是不行的。

    前面,就是炽焰红珊瑚吗?

    那喷涌着灼热的火气,已经验证了这就是炽焰红珊瑚。

    我犹豫不决,但最终还是闯了进去,“疼!”

    我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被烧的灼热,而刚刚进来的时候,脚好像是受了伤,被那火山口喷出来的火气烧到了脚。

    但是我坚信,只要游出了这里,我离冰血石就更近了一步。

    直至感觉到了伤口溃烂,我还是没有游去这里,但是千尘铃一直在指引着我,我就没有不相信,因为我相信千尘铃是对的。

    最后,终于出了这里。

    而我现在每游走一分,整个右脚就会疼一分。

    纵使这样,我也要咬牙坚持下去。

    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看到鲛人,真的感觉格外亲切。

    我所承载着的这颗灵心,究竟是怀揣了多少人的记忆?又究竟,都是怎样的人拥有过灵心,但是我敢肯定,肯定是鲛人拥有过灵心。

    不然,我对鲛人的感觉没有那么的强烈。

    游出来之后,我绝望了……

    等待着我的是深不见底的海渊,漆黑一片。

    “要小心,这里面随时都有深海巨鳗出现,巨鳗出现身上会散发着蜿蜒曲折的电,就像夜空中遍布的闪电。可千万要躲开。”

    说话的是千尘铃,她的光芒一直指引着我。

    可是我并没有越挫越勇,而是恐惧得想哭。

    但即便是再害怕再危险,我也要撑下来。

    深海之中的巨鳗就像是盯着猎物一样,倾巢出动,向我而来。

    我拼命,拼命的游,就是为了甩开那些巨鳗。

    而千尘铃是一路上都在提醒着我,“巨鳗虽然身形巨大,但是,它根本游不过去,你回头看看,放下心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