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08章 难道要重蹈覆辙
    :

    穆崇的这个问题让我刚才的信誓旦旦荡然无存。

    我转过身,有些天真的问着这个女子:“你可有害过人吗?”

    她摇了摇头,答言着我:“我这辈子只杀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他!穆崇!”

    我多有欣喜之意,她没有杀过人便就是最好的理由了。

    我即刻看向了穆崇,“你听见了吧,她根本就没有杀过人。”

    “但是她要杀我,如果我不杀她的话,她今后还会来杀我。”他勾唇笑了一下,话语之中满是对我的讥讽之意。

    我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救这个女子,就一定会救得。

    她也是无辜的,也从来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去杀人的。

    我警醒着穆崇:“冤冤相报何时了,穆崇你欠过太多人的性命了。你虽拥有不死之人,可你却从来没有为百姓做过一件实事,你只是为了你自己的利益。”

    他突然目光如炬的盯着我,上来就捏住了我的脖颈,冷声道:“你敢说这世间哪一个人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活着?又有哪一个人会将利益看的平淡无奇?”

    “有很多的人都不是为了利益和贪婪而活着的!”尽管被他捏住了脖子,有些说不出话来,可是,我今天咬牙切齿也都要告诉穆崇,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他一样。

    “是吗?想不到你一个小小道姑居然能够给我讲出这么大的道理来,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起来呢。”他将最后一句话压得很重。

    我知道,他是多有冷嘲讥讽。

    我冷笑一声,清亮道:“我是花卉观的观主花玖!”

    “好,你很好。”

    他缓缓松开了我,他方才捏住我的一霎那,我是想到了他的黄金手。

    会不会随时就将我的灵心挖出来。

    我很怕他会不成功便成仁。

    但还是没有出乎我的意料,随后我护在了那女子的面前,冷声警告着红衣:“你若是今天敢杀了她,你们就不要想得到灵心了!”

    红衣的利剑依然没有收起来,她还是冷冷的盯着这个女子。就像是一头猎豹盯着一个猎物一样。

    捕捉不到,誓不罢休。

    穆崇的脸色是多有复杂,也有些铁青,最后他沉声道:“放了她。”

    “是,主子。”

    红衣这才将剑收入了剑鞘之中。

    看起来她真是一个很听话的仆人,也不知道这个穆崇是给红衣灌了什么迷魂汤。

    我见状很是害怕穆崇会改变了什么想法,赶紧对那女子道:“你赶紧走吧。”

    她道了声,“谢谢。”

    很快就离开了。

    我总算是放下心来了,但接踵而来的就是穆崇的冷言警告:“一个月内,你如果补不回失去的那些灵气,我还是会挖了你的灵心。剩下的时间,你就看着办吧。”

    我没有说话,因为他未免也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他是怎么拿走的?难道还希望我很快补回来那些失去的灵气吗?

    怎么可能。

    我还有最后的机会,那就是海后菱鲛。

    但是鲛人到陆地上面来,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

    就算是海后菱鲛可以,但是他人不行。

    我必须要好好想想,怎么才能够脱离这个地方。

    “带下去!”

    穆崇变脸还真是变得快,而那个红衣就一直就是那样古井无波的表情。

    “花小姐,我扶您回去。”

    红衣说着,便就扣上了我的胳膊,仅仅只是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却是硬生生的让我的胳膊疼了一下。

    又是这样被红衣带到了那个千崇阁。

    她吹灭蜡烛离开之后,我才有所静心下来,该如何逃离这个地方呢?

    就在此刻,衣衫里面突然亮起了蓝莹莹的光芒。

    我拿出了千尘铃,就知道是它散发出来的光芒。

    可是,这个千尘铃有什么用呢?

    好像,是用来引灵的。

    上一次就是多亏了千尘铃的帮助,我才得以复活了浮袖。

    可现下,千尘铃能够救我出去吗?

    “咦!”

    什么声音?是谁在说话?

    “谁?”我警戒性的问了一声。

    “是我,千尘铃中住着的铃女,幺儿呀!”

    我赶紧起身来,愣愣盯着千尘铃,诧异问道:“你说什么?什么铃女?”

    “哈哈!我在这里!”

    她笑起来的声音就真的是像铃铛一样。

    我眨了一下眼睛,再次看见千尘铃的时候,居然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站在了我的面前,很端庄的模样。

    完全和刚才的声音不符,她一袭粉衣,手腕上戴着的就是千尘铃。

    我蹙眉问她:“你是铃女?千尘铃是你?”

    “是啊。我是魔尊的幺儿,你是谁啊?”她摸着下巴问我。

    我倒是一头雾水了起来,愣了好久,才答言着她:“我是道姑花玖。”

    “我知道了,是你。魔尊嘱咐我要好好保护你的。”

    她说着,便就迎了上来,热络的拉住了我的手,继续道:“你放心,我今后肯定会保护你的。”

    听她这么说,我好像是得到了一线生机一样,紧抓着她的手,迫切问道:“那你能救我出去吗?”

    她摇了摇头,鼓着嘴回答着我:“我可以引灵。还可以照明的。”

    好吧……

    我就知道是这个样子。

    要怪,就怪谁都相信。

    有些时候,我也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

    管的闲事,也太过分了。

    明明是我不应该做的,但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却又是那样挺身而出。

    只因,我从小就入了花卉观。

    一直所秉承着的就是上善若水,从善如流。

    要我做到不管不顾,那么我,是真的做不到。

    “我累了,要休息了,你也休息吧。”我说的多有些无可奈何。

    她似乎是很委屈的样子,可我是真的没有力气安慰她了。

    灵心,还有穆崇。

    他身上的灵气仿佛就在吸引着灵心一样。

    只要靠近他,就会觉得格外怪异。

    我也时时刻刻都提心吊胆着,生怕他一瞬间就挖走了我的灵心。

    在这里,也真的是度日如年。

    我就连这里是一个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胡思乱想着,便就睡下了。

    再次起来之时,映入眼帘的便就是红衣的那张冷漠的脸。

    “花小姐您起来了,这都已经是日上三竿了。看起来花小姐昨天晚上休息的可是真好呢。”她话里头的意思,我听的明白。

    只不过是换着方式来讽刺着我罢了。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醒来是什么时候了。

    在花卉观中,晨钟敲响就已经是要起身来。

    而且每天都是一如既往,可是,在这里就连是早晨晚上都分不清楚。

    我看了一眼她,没有回她。

    “花小姐,我来为你更衣梳头吧。”她怎么这么阴阳怪气的?

    我这一次断然拒绝了她,“不,我自己来!”

    但是她不依不挠,拽着我坐在了梳妆台前,又开始了她的随性所欲。

    我是真的很不习惯,她给我戴了这么多的头饰,拔的我头皮疼。

    最终还是随了红衣。

    又是穿着这样绊脚的华贵衣衫,我真的很想撕碎。

    可是我没有办法,只有妥协。

    穆崇昨天晚上已经给出了最后的警告,我现在真的是战战兢兢。

    “主子请你荷花池旁下棋,花小姐请吧。”

    红衣做着请的手势,可是我已经好几次都告诉过她不要这样叫我了,但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叫我。

    说实话,我心中真的是很不舒服的。

    但我又对她无可奈何,只好压着心底的怒气。

    算了,我忍了。

    被红衣带到了荷花池的凉亭这里,看见了那副棋子,我就想起了我在幻境之中看见的那样。

    好像,是同样的场景,红衍被挖走了灵心,而我呢?

    难道我今天要重蹈红衍的覆辙吗?

    我强装镇定,撇过脸去看着那荷花池,赞赏道:“这碧绿碧绿的荷叶,真是充满了绿色的生机,真是好看的紧呢。”

    其实此刻我的手已经是在微微抖着了。

    我甚至都能够感觉到穆崇已经在往这里过来了,可听到的声音,却是红衣的,“你就和一朵白莲花一样,不知羞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