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07章 令人厌恶
    :

    和红衣到了一个像是用膳的地方。

    她推门进去,居然是另外一番热闹。

    里面坐满了人,两侧都是穿着华服的公子哥,还有千金小姐也是位列其中。

    看起来这个穆崇并不是作风败坏,听闻,他以前可是一个读书之人。

    “红衣,请花小姐入座,就坐我的身边。”

    他就站在我的对面,台阶之上的他就像是王者一样。

    可惜,他是用了下三滥的手段才有了今天。这一切,他并不配。

    他更是我的对立面,我答应过了红衍,会将她从断葬山救出来,就一定会救出来的。

    到那个时候,或许红衍就会亲自为自己报仇了。

    我现在每走的这一步,都是那样的痛苦。

    距离他那么近,只要他出现了什么不对劲,而影响到的便就是灵心了。

    红衣更是扶着我,好像我是已经七老八十了一样。

    直到来到了穆崇的面前,她才退避在了左侧立着。

    好像是随时听候差遣一样。

    “请坐,花小姐。在我这里,不需要客气什么的。”他微微笑着,但依旧掩盖不住他想要挖走我灵心的贪婪。

    “谢谢。”我说的咬牙切齿。

    “上菜!”

    穆崇这一声落下,随即从幔帐后面就出来了一排人,个个都端着美味佳肴。

    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桌上面。

    当我看到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将那大鱼大肉放在我眼前头的时候,我的胃就已经有些不舒服了。

    但我还是强忍着,再怎么样也不能够丢了自己的人。

    我更是花卉观的观主,不论遇到怎样的艰难险阻,我都会一如既往的坚持下去。

    为了给花卉观的后辈立出一个榜样来,也为了自己可以保护好灵心。

    虽然我知道现在想要抢夺我灵心的敌人就在身边。

    可是,灵心现在是不完整的。

    他要等到我的灵心补回原来所失的那些灵气之后,才要挖走我的灵心。

    我还有时间可以和他周旋,可以和他抵抗。

    对了,我还有海后菱鲛交给我的海螺。

    我不怕。

    “来,花小姐,尝尝这个。”

    他说着,便有所殷勤的几块肉夹给了我,放在了我的碟中。

    我撇过脸去,这是鱼吗?为何有腥味呢?

    他纳闷看着我,还亲自吃了一口。

    感觉他虽然吃的很美味,可是我是一个道姑。

    我是不能够吃荤的,我只吃素。

    这是花卉观最简单的门规,也是最轻易就可以遵守的一条门规。

    我作为花卉观的观主,不能犯戒。

    就算是他人不会说出去,可我是绝对不会触犯门规的。

    “难道是花小姐不喜欢这个味道?这可是将活生生的鲛人宰杀,特地做出来的美味呢。花小姐如果不尝尝,那可就真的会错过人间一大极品菜肴。”

    什么?

    这是鲛人的肉?

    他们这些人为何要这个样子?

    鲛人何曾得罪过他们?难道非要这样活生生的宰杀掉鲛人,然后做成菜肴来端上饭桌吗?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吃的下去的。

    我心中厌恶,冷眼看着他,拒绝道:“我是一个道姑,我更是花卉观的观主。我不吃荤!请端下去吧。”

    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我,他低下头,而那额前的一缕头发也顺势就落了下来,他凑近了我,那缕头发扫过我的脸颊,竟然觉得像是脸颊被划破了一样。

    他在我耳畔轻言道:“我知道你是一个道姑,但是,今天的这些菜都是为你而做的。所以呢,你今天还得非得吃荤,因为你要补回灵气。”

    他明明就知道我是一个道姑,却还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侮辱我。

    灵气?要补回灵气来?

    我偏不,我就是不要听他的。

    我冷笑一声,果断道:“我说过了,我是一个道姑就是一个道姑。我更不会因为那样的事情而破坏掉花卉观的门规。你们已经破坏了我的道姑头,我已经很生气了,如果在继续步步紧逼的话,别指望灵心会补回原来的灵气了。”

    我知道,现在灵心就是我唯一的筹码了。

    我没有打算放手一搏,但是我要捍卫我作为一个道姑的尊严。

    “好,很好。”他冷冷笑着,那表情就好像是要杀了我一样,随即他又道:“红衣,上素菜会白饭,把荤食都撤下去。”

    听着他吩咐红衣,我算是松了一口气,再次言道:“请把我面前的酒也撤下去。”

    “都撤下去。”

    他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极为不满,但是他对我无可奈何。

    因为我拥有灵心,如果我不进食,他就无法早日得到灵心,更无法去早日完成的丰功伟业。

    然而,灵心他是得不到的。

    红衣很快就撤下去了那些东西,我心中依然是愧疚的。

    尽管那些人不和鲛人敌对了。

    但是,想要以鲛人食肉为生意来做的人,还是会不顾性命的去捕杀鲛人,因为可以挣大钱。

    什么时候,人性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心中纵使感慨不已,可我依然无能为力救活已经被屠杀被端上了饭桌的鲛人。

    这么残忍的对待鲛人,她们已经是灰飞烟灭了。

    就连尸身都没有,进了这些人的肚子。

    实属可怜,我也替他们感到悲哀。

    也替我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叹息。

    “请吧,花小姐。”穆崇就那样盯着我看。

    我与他对视,总觉得他就像是一个恶魔一样。

    将我供养,最后,将我的灵心挖走。

    我时时刻刻都能够感受到他想要杀我的心思,黄金手,是我最怕的。

    我不敢再去看他了,看着面前被换上来的清斋素菜,也多有些难以下咽的感觉。

    因为,我害怕他们里面加了荤腥没有。

    如果偷偷的加了,那我就是破戒了。

    我刚刚拿起筷子,便就放了下来,沉声问道:“这真的就只是清斋素菜吗?里面有没有放了什么荤腥?”

    我看向了穆崇,他讽刺一笑,嘲讽道:“花小姐,你的疑心可真是重呢。我还不至于到那个程度去。”

    我没有在回他什么,重新拿起了筷子来,小心翼翼的吃了一口素菜。

    没有什么荤腥的味道,和在花卉观差不了多少。

    都是没有多少油水的味道,但对于我来说,就像是我这一辈子吃过的最好东西了。

    “请舞姬和乐师上来表演。”

    也不知道是谁扯着嗓子喊了这样一句。

    我越是感觉古怪,难道穆崇的每天都是这样度过的吗?

    他的的确确已经是家财万贯了,甚至比这些东西还要更多。

    因为他拥有不死之人,或许也是好多人都在梦寐以求着的不死之人。

    我微微叹了口气,希望没有人察觉到任何。

    乐器叮咚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也无心去听。

    我现在只想回去花卉观,琼夕榕我记下了。

    是她因为嫉妒之心将我送到了这个恶魔这里来,我现在无法逃脱,而且还被逼着去做一些自己格格不入的事情。

    全都是拜她琼夕榕所赐。

    “请花小姐好好欣赏,这是我们主子特意请过来的一班人,只是为了欢迎花小姐。”

    她一直就在一旁阴魂不散,还特意嘱咐着我要做什么。

    她是我的主子才是。

    她一直花小姐的那样叫我,也让我听的不舒服,我脸上多了一丝不悦,冷声道:“我是道姑花玖,请你以后在不要那么叫我了,我听着,觉得耳朵疼。”

    她没有答我,而是看着那中央翩翩起舞的舞姬。

    我也只好按照她说的看着那些舞姬的表演。

    的确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那样的身段和柔韧性恐怕是我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的。

    我骤然之间就想到了我的妹妹,她已经不肯认我了。

    而我,现在也落得了这样的一个境地,真的讽刺。

    想着不由得就低下了头,可霎时间突然听得一声“主子小心!”

    只见那其中一个舞姬从袖口之中拿出了一把剑来,刺向了穆崇。

    红衣手中也不知何时幻化了一把剑,和那个蒙着面纱的舞姬打斗了起来。

    剑法有些凌乱,看到我多有些眼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