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06章 穆崇
    :

    但是当琼夕榕将我带到那个人面前的时候,我就感觉到灵心已经是被那个人牵引着了一样。

    灵心之中的灵气有大半就是被这个人夺走了。

    所以我现在拥有的就是不完整的灵心了。

    我心中担忧,如果我没有好好保护好灵心,那就是我没有那个资格去拥有灵心。

    可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保护灵心的。

    他背对着我,可是看着他满头白发,散披着的模样我就知道他已经是走火入魔了。

    “不知道席戎上仙的首席徒弟大驾光临我这里,是所谓何事?”他矗立如山,就这样背对着问着琼夕榕。

    琼夕榕勾唇看了我一眼,得意答言着他:“自然是给你送来了一份大礼。”

    “哦?”

    他这一声里头好像包括的尽数都是所有的疑问。

    他缓缓转过了身来,却是一张格外年轻俊逸的面容。

    但是他白色的头发,是那样的煞眼。

    是了,他所拥有的是不死之人。

    所以说他的容颜也就停格在了那个时候,但是这头发,却是相由心生,白发苍苍。

    “大礼?什么大礼呢?” 他的眉毛分外好看,尤其是他现在上挑着眉毛,问着琼夕榕。

    “我身边的这个道姑,就是你苦苦追寻着的那个拥有灵心的道姑。”琼夕榕就像是在介绍一个东西一样的介绍着我。

    此时我觉得自己就像是那南域海杂市之中被屠宰的鲛人一样。

    他的脸色多有变化,就那样紧紧盯着我。

    但骤然之间,他的目光就移到了琼夕榕的身上,问,“你认为我会轻而易举的相信这个道姑就是拥有灵心的吗?”

    “相不相信,我们就来试一试。”

    琼夕榕刚才的那一抹笑容,真的是邪魅一笑。

    她解开了我,我即刻就觉得浑身轻松。

    但接踵而来的却是更加残忍的疼痛。

    琼夕榕多有些津津乐道的意思,为他出谋划策着,“她现在拥有的灵心并不完整,因为,灵气是你占了一大半。所以说,你完全可以试一试动动你的灵气,看看这个道姑花玖是怎样的。”

    他半信半疑,可那眼神之中拥有贪婪,也拥有质疑。

    “那我就试试。”他的声音里头多了一些悠远深长的意思。

    当我看见他手指头上面散出来的幽幽之光的时候,我突然就感觉到了心就像是在被剁着一样。

    而且,要比上几次更加的激烈。

    哪知道,他手指头上面泛着的那光芒越来越耀眼了起来,我的心更疼了起来。

    沉沉的捂住胸口,跪在了地上。

    这样的感觉生不如死。

    “好了,别让她死了,不然,你就得不到灵心了。”琼夕榕劝解了一句。

    他才收了手,我整个人就像是定住了一样。

    起不来,也下不去。

    背后的冷汗就像是寒冰一样,渗得慌。

    他却是将我缓缓扶了起来,勾唇笑了一下,淡然道:“既然是拥有灵心。那就要好生伺候着,你放心,在我这里,让你吃穿不愁保证你能够将灵心原来失去的灵气全都补回来。”

    他说的这些话也真是可笑,灵气明明就是他夺走的,现在又说出了这样不要脸的话。

    人真的是可以为了欲望而不顾一切。

    他和简玉比起来,恐怕是更加的丧心病狂吧。

    琼夕榕添油加醋的附和着他:“是啊,她现在的这副身子骨。都是可以溺死在水中的人,所以灵心这个样子。自然是会助你成不了大事情的。她需要好好补补气血了。而灵心,就是用血液供起来的。”

    “幸会,我是穆崇。”他这个人实在是太过于古怪了。

    我看见他,是真的很畏惧。

    尤其是灵心,它好像是在逃避着什么一样。

    我愣是一个字都没有回答他,或许是因为不敢,是真的不敢。

    随后,他转头笑颜对琼夕榕道:“谢谢你了。今后若是有什么事情你可以随时来我府上找我。”

    琼夕榕冷笑一声,看着我,冷言道:“只要把她的灵心挖出来,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因为仙界是不需要一个道姑去执掌掌管的。”

    她原来还是嫉妒。

    这样的祸端行起,或许就真的是因为了琼夕榕的嫉妒之心。

    “自然。”他的回答是毫无掩饰的,更是胸有成竹的。

    我真的很惊讶,真的很惊讶……

    “来人。”

    随即便就从门外进来了一个红衣女子,即刻跪地恭敬答言:“在。”

    他又是走近了我的身边,勾着我的下巴,挑眉吩咐着那个红衣女子:“好生伺候这位道姑,不,小姐。把她身上的装扮都换一换吧,把最好的千崇阁给她住,在好好给她补补气血。”

    “是,主子,奴婢明白该怎么做。”她依旧跪地恭敬答言着穆崇。

    他的手指头好像冰冷,也只是那么一瞬间才感觉到的。

    当他手指离开我,突然萌生了想要杀他的意思。

    是怨念,是红衍的怨念。

    “好了,把这位花小姐扶下去吧,她需要好好休息。”他说的风轻云淡。

    “是,主子。”

    红衣女子答言,之后她便走了过来,扶住了我。

    将我小心翼翼的扶着离开了这个地方。

    将我扶到了穆崇所说的那个千崇阁,我真的是一点都不在乎这些虚无的东西。

    我是一个道姑,就是一个道姑。

    她扶我进来之后,点燃了屋内的熏香。

    这样的味道,是有些刺鼻的,至少我是闻不惯的。

    可能我能够闻惯的就只有香火的味道了吧。

    “小姐,奴婢稍后伺候您沐浴更衣。”她的话我怎么听起来也是有些阴阳怪气的。

    我皱紧了眉头,觉得她这么叫我是对我的不尊重,我声音大了一些提醒着她:“我是一个道姑,不是什么小姐。”

    她依然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回答着我:“主子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

    “好,好,好。”

    我连说了三个好字,是因为我无法反驳,我也根本就不知道该怎样去反驳。

    看似她对我恭敬不已,但实则,我都是在听从着她的吩咐,她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奴婢叫做红衣,以后若是小姐您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使唤奴婢。”她话罢,便就出去了。

    我顿时就瘫坐子在了那软榻上面。可想而知,这个千崇阁就连一把椅子都没有。

    不知道过了许久,竟然对自己生出来了一丝怜悯。

    我真的从来就没有怜悯过自己,可是此时此刻的境地让不由得这样。

    “小姐,请跟着奴婢来沐浴更衣。”

    我惊了一下,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怎么一点点的察觉都没有?

    正当我有些意外之时,她就已经上手扶起了我,“小姐如果走不动,奴婢可以请人抱着小姐走。”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

    说着,我甩开了她的手,的确是很不悦。

    但她依旧在我身后说着,“就算是小姐您不悦,可是来到了这里就要听从主子的吩咐。”

    好,很好。

    我忍着这口气,我是一个道姑,就不应该与人起那么多的争执来。

    就算她是这样说了,我也相信她是无心。

    到了沐浴的地方以后,红衣又开始了,“奴婢来为小姐脱衣。”

    我赶紧拒绝着她:“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但她手比最快,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褪去了我的外衣。

    我没办法,就任由着她。

    我就像是一个玩偶一样,不声不响。

    “小姐请试试水温。”

    我这才应了一个“好”字。

    我伸手试了试水温,答言着她:“合适。”

    “那就请小姐入水吧。”她依然恭恭敬敬,但还是少不了那份阴阳怪气。

    我在也没有去答言她什么。

    当她的手触到我肌肤的时候,我打了个冷颤,她的手为何会这么冰?

    我诧异问她:“你,的手为何会这么冰?”

    她波澜不惊答我:“死了的人难道希望她的手还有温度吗?”最后倒反问起了我来,我心中顿然萌生一种后怕。

    这种后怕好像从毒药开始就是有的。

    以至于现在我听见鬼这个字眼,心就会震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