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05章 不可能
    :

    和夜笙姜知音告别之后,我是一个人踏上了归途。

    难免是会有一些冷清的,也很是怕冥皇的人会追到这里来。

    所以我一路上都是格外警戒的,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但走了没有多久,便就看见前面的水波有些奇怪。

    突然!

    一下子水柱就窜起了百丈高来。

    而环绕在那水柱旁的是道道光线,细若游丝,这光线上的千斤下坠之感,愈加真实。

    但好像,被压在下面的是鲛人?

    居然会是鲛人?

    那水柱就好像给鲛人限定了时辰,如果没有及时逃出来那水柱的压制,那么她也会光线困住,最后沉沦入海底。

    变成一个溺死在海中的鲛人。

    真的是格外残忍的。

    我疾步跑了过去,看见那岸上施法的人,我就知道是为什么会这般压迫着鲛人了。

    这个人,就是席戎上仙的大徒弟。

    琼夕榕。

    我和她,不知道是不是冤家路窄。

    居然能够在这样僻静的南域海撞到。

    而且,她还是在压制着鲛人。

    可是越来越觉得古怪了起来,鲛人不是在海水是游刃有余的吗?

    为何这个鲛人却就像是一个溺死的人一样,奋不顾身的想要逃出水面呢?

    我沉声质问着她:“琼夕榕!你到底是对鲛人做了什么?!”

    她甚至就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而我又不能够近身与她。

    在她的四周都是一个光圈包裹了起来,如若就这样冲动的冲了过去,那么,受伤的人就是我了。

    所以我只有站在这里大声质问着琼夕榕。

    她依旧在很吃力的维持着那水柱,但却是冷笑一声,回答着我:“她没有鲛珠,那么她就会被海水活活的溺死,一个鲛人生之于海,活之于海,溺水就像是一个讽刺,她愿意和她的族人同归于尽,可是她不想这么屈辱死去,现在,只不过是在苦苦挣扎着罢了。”

    听了琼夕榕那轻蔑的口气,我实属觉得琼夕榕这么做的确是太过分了!

    我冷声质问着她:“你非要这么残忍吗?!”

    “残忍?鲛人当年托我入水怎么不说残忍呢?我现在这么做,是为民除害。”琼夕榕好像说的很理所当然,但是她好像已经快有些撑不住了。

    毕竟,她已经坚持了这么久。

    恐怕身子都已经是有些乏力了吧。

    我也不能够在继续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拔出了剑,想要冲破琼夕榕的那个屏障光圈。

    琼夕榕撇了一眼我,威胁道:“你若是今天敢阻碍我杀了这个垂死挣扎的鲛人,就不要怪我!”

    我没有听从她的威胁,奋不顾身的刺向了她编制出来的屏障光圈。

    霎时间,光圈已经有些零散的意思了。

    而我看向了海边,那鲛人赫然,瞬间爆发向前游去,像是拖弓之箭,激流层层涌起,白色如云雾气泡。

    琼夕榕狠狠瞪了我一眼,那水柱也是极速下降,直至融入海中之中,变得烟消云散。

    但琼夕榕,是不会就此收手的。

    她一跃而入海中,看起来是真的不杀死鲛人,她就不会罢休。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扔下剑,紧跟着琼夕榕跳入了海中。

    随着鲛人周身的光雾,像是一盏引路的明灯照明了道路,我紧跟着,就算是真的不会水,力气也不够,就算是今天被溺死在海中,也要救活那个鲛人。

    虽然我明白鲛人没有了鲛珠是不可以活的,但至少要让她死的体面。

    而不是尸骨无存。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力气,紧跟着鲛人周身的光雾一直游,一直游。

    根本感受不到力气究竟是在哪里,整个人就好像是麻木了一样。

    直到停在了一个洞口前,那漆黑的洞口就像是野兽的血盆大口,能将芸芸众生吞噬,在晦明暝暗的海底显得尤为恐怖。

    琼夕榕尾随而后,沿途的洞壁怪石嶙峋。

    我开始紧跟着了琼夕榕,但那个漆黑的洞口好像不见了。

    那个鲛人,也没有了影踪。

    不知道游了多久,终于守得云开见日出。

    浮出水面,气息不定,手脚冰凉,水泽甚多,却愣是爬不上岸,最终还是像苟延残喘一样的爬上了岸。

    而琼夕榕已经是在岸上一脸死灰的盯着我了。

    “你是鲛人生养的吗?”

    琼夕榕讽刺着我,她的语气里头全部都是轻蔑与不满。

    还未等我答言,她又继续冷嘲道:“看起来不是。如果你是鲛人生养的,你怎么会苟延残喘的爬不上岸?鲛人到底是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和仙界作对是吗?”

    琼夕榕这一连串的质问叫我惶恐。

    我还在缓着一口气,等我缓过来,才踉跄起身,捡起了地上的剑,回答着琼夕榕:“你不要把那些事情混为一谈。鲛人并非像你们口中所说的那样十恶不赦。”

    琼夕榕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冷嘲热讽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是在和仙界作对。不要以为你拥有了灵心,你就可以在我的面前嚣张不已了。你永远都做不了执掌仙界的灵女,你只配做一个道姑。”

    我强撑着一口气,和琼夕榕争论着,“我本来就是一个道姑。我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做什么执掌仙界的灵女。好像,我没有得罪过你吧。”

    “你拥有灵心就是得罪我了。”琼夕榕的话语依旧是那样的令人生厌。

    她更是说的无凭无据,就好像一切在她眼前头都是那样的理所当然一样。

    我讽刺笑了一下,冷然反问着她:“还真是可笑,我从来就没有听过这样的笑话。灵心是想长就长在我身上的吗?还是说,你其实是另有目的?”

    琼夕榕忽然拔剑指向了我,冷声警告着我:“你给我住嘴!”

    我不卑不亢,依然质问着琼夕榕:“还是说我说的就是事实?”

    “你再敢多嘴一句,我即刻让你尝到什么是生不如死的境地!”琼夕榕的声音冰冷如霜,她的面色依旧是如同死灰一样。

    “那也请你不要随意诬陷别人!”我说的义正言辞。

    于我而言,从一开始被别人诬陷和槐都真人有什么之后,我是真的很怕被人再次诬陷我。

    现在琼夕榕又是这般,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了!”

    琼夕榕说着,便手上多了一束金光,她默念了几句咒语,我身上一紧。低头就这样看着琼夕榕用法术将我捆了起来,手中的剑又自然而然的掉落在了地上,我抬起头质问着琼夕榕:“你这么做是想要干什么?!”

    琼夕榕勾唇冷冷笑了一声,多有一些图谋不轨的意思,她淡然道:“估计,你应该知道红衍当年的灵心是被怎么挖走的吧。所以,我打算借刀杀人,我正好认识当年那个挖走了红衍灵心的人。而你,将会是下一个红衍。”

    “你敢!”

    我吼了她一声,几乎都觉得肝胆都要吼出来了一样。

    我是亲眼看着红衍是被那人的黄金手挖走了灵心的,那样的痛苦就像是我在承受着的一样。

    如果让我去承受那样被挖走灵心的痛苦,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琼夕榕忽然走近了我,挑眉道:“你放心。没有人会怀疑到我的头上来。我来南域海办事而已,而你,一个道姑,而且是拥有灵心的,被那个人捉走,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所以说,没关系的。”

    “你胡言乱语!你胡言乱语!放开我!琼夕榕你放开我!”我挣扎着想脱离这样的捆绑,但是却怎么都挣脱不了。

    她们这些有法术的人只会欺负我们不会法术的人!

    真的是很可恶!

    她捏紧了我的下巴,冷笑一声,警告道:“别再这里给我吼来吼去,那根本就是没有用的。我将你送给他,是给他面子。你知道,但凡是拥有灵心的人都是不得好死的。就好比那个红衍,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而你,将会是下一个。”

    我冷眼盯着琼夕榕,却又不能够对她做出什么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