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04章 幽怨之渊
    :

    暴雨骤停,天空中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可依旧是那样的阴沉沉。

    我赶紧冲了出去,生怕幽怨龙源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看当我冲出去之后,却发现那海上漩涡飞速的旋转着,像是在吞噬着什么,又像是在显现着什么。

    我疾步要上前去,却被夜笙一把拉住,听他沉声道:“看起来,是幽怨龙渊要显现了。你不要过去,今天我们可真是幸运。”

    听得出来,夜笙的话中是有了一些欣慰的意思。

    我有些茫然的问着夜笙:“那么,要等到什么时候?”

    “在鲛人摆动之时,那扬起蹁跹如蝶飞舞的气泡,伴随着瀼瀼湿湿的浮光,光怪陆离的时候,幽怨龙渊自会显现出来。”

    夜笙是知道的很多,我对那些事情是一无所知。

    只有在这里站着,等着那鲛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居然从那些漩涡之中显现出来了一座矗立着的水晶宫殿!

    透亮的甚至可以看见宫殿中的一切。

    而鲛人就像是上一次祭拜龙冢之时一样,越聚越多。

    鲛人的身子轻柔,极速涌进,长发随水而动如丝如绸,波涛绵延,气流湍急。

    原来,这就是幽怨之渊显现之时的场面。

    我微微蹙眉,那急促的海风就像是在我的指尖流连忘返一样。

    而此刻的海面上就像是,斑斓的颜色一样,鲛人鳞片的忽明忽暗的闪动,像极了深海里的骊珠。

    紧接着的便就是幽怨龙渊的矗立,完全从海水中脱颖而出。

    鲛人出水,一身琉璃光华,所有鲛人所聚集起来的光芒,照耀着整个幽怨之渊。

    我仿佛心震了一样,这样的感觉是真实的。

    而我眼前头的,就是那幽怨之渊。

    她离水,变成了人形。

    步步走近了我,她的眼瞳湛蓝,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冷,却是叫人感觉到了一种孤傲。

    而她,就是第一次要将我拖下深海的黑鲮鲛人“浅残”。

    她脸上的表情和菱鲛是如出一撤的,但是,她看起来却是要比菱鲛残忍的多,她清冷道:“来了。你还是和鲛人脱不了关系,那个宫殿就是幽怨之渊,跟我走吧。”

    浅残只是这样一句话,我点了点头。

    便就跟在她身后,直到入了海中,霎时间就觉得自己无法呼吸,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

    我感觉浑身吃力,姜知音赶紧扶住了我。

    浅残突然回头,漠然道:“走一走就好了。”

    她还真是漠然,不死就好,不死就好。

    罢了吧。

    就这样姜知音一路扶着我,才踉跄的到了幽怨之渊。

    直至我亲眼看见了幽怨之渊才觉得有多么的宏伟,环绕在整个宫殿周围的尽数都是蓝幽幽的光芒。

    而这样的光芒恐怕就是刚才那些鲛人所汇聚出来的吧。

    我心里头是不断感叹,鲛人除了不能够在陆地多待,但是海洋,却是她们游刃有余的地方。

    浅残勾唇冷笑了一声,看向了我,坦言道:“这些蓝幽之光看起来美轮美奂,但实则暗藏杀机。”

    我看见浅残,就多了一些畏惧,有些结巴的问着她,“为,为什么?”

    “这里虽是沧海。但还是有防备有些图谋不轨之人。那样的人,是入不了幽怨之渊的。”浅残的话说的格外清冷。

    仿佛听不到任何一丝的情感。

    难道说,浅残是执掌着沧海的吗?

    我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继续跟着浅残走,直到真正进入了幽怨之渊。

    我才明白了为什么会叫做幽怨之渊。

    里面空荡荡的,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我有些错愕,但很快,浅残手中聚集起了蓝色的光芒,她挥了挥手,好像从天空中坠下来千斤的东西。

    “咣!”一声,震得我耳朵一下子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真的是什么都听不见了,我明明看着浅残是在张口说着什么,但却是一个字都听不见。

    直到,我看见面前那泛着蓝幽之光,被包裹起来的剑的时候,我觉得真的没有多少意外。

    而此刻,我也全然听见了浅残的声音,“龙冢之剑就在这里。我为了让你们能够尽快封住龙冢,已经筹备了好多天,现在,龙冢之剑在这里,就一起封了吧。”

    浅残好像说的是那样的无关痛痒,无关是非。

    浅残所说的龙冢之剑,就是这把剑吗?

    刚才那如同千斤坠下,震耳欲聋。

    谁人又有那个本事可以拿的起这龙冢之剑呢?

    这把剑,真的是和冥泽之剑相差的太多了。

    龙冢之剑上面的灵气很重,可是冥泽之剑,丝毫没有一点点的灵气。

    怪不得那么多的人想要得到龙冢之剑,恐怕真的是因为这个缘故了吧。

    “花玖?”浅残挑眉唤了我一声,我这才反应了过来。

    但是,此刻我真的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我蹙眉问着浅残:“要怎么封印?”

    反倒是浅残,她好像也是赶到很奇怪的模样,问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吗?”

    我摇摇头,回答着浅残:“没有人告诉过我要怎么封印。”

    我突然意识到了一种无力之感,明明拥有灵心,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封印。

    我有何用?

    浅残的脸上好像多了一丝无奈,但最终她还是告诉了我,“你的血是有着灵性的。所以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划开你的手指头,取一滴血滴在龙冢之剑上就好。”

    我点点头,答言着浅残:“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而浅残这么说,让我想起了魔尊。

    上一次他要滴一滴血在他的冰棺之中,可是,那冰棺突然就成了花棺,或许是和我的灵心有着缘故的吧。

    这一次,也是如此。

    浅残突然递过来一把小匕首给我,淡漠道:“用这个。”

    “好。”

    我答了一声之后,就用浅残递给我的匕首划开了自己的手掌心,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要划开手掌心。

    我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龙冢之剑的祭台上面,看着越来越近的龙冢之剑,而自己的血也流的飞快,等到我将自己的血滴在龙冢之剑上面的时候,它突然震了几下,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弹开。

    直接让我摔在了地上,葵兮赶紧扶起了我。

    紧接着看见的便就是浅残手掌心中汇聚起来的光芒,那些光芒变成了一道道金线,缠绕在龙冢之剑身上。

    它开始安分了起来,没有多么大的动荡。

    一点点,我看见浅残也是有了些许的吃力。

    直到那些金线全部将龙冢之剑包裹了起来,龙冢之剑就像是乍然消失了一样。

    刚才的一切就像是烟消云散了一般。

    浅残收起了那金线,转过身来,挑眉对我道:“好了,谢谢你了。”

    “是我应该做的。”

    我捂着胸口,而葵兮扶着我。

    什么时候我的身子居然变得这么弱了起来。

    我清楚,是因为灵心的缘故。

    到这里,就好像是我的心脏就快要衰竭了一样。

    而刚才龙冢之剑很明显是有股冲击的力量在防备着我,芥蒂着我。

    那一摔虽然有些疼痛,但是我不知道是因为了什么缘故才会如此。

    出了幽怨之渊之后,浅残整个人身上的狠厉越发的明显了起来,冷声道:“从今天开始,没有人可以拿得走龙冢之剑了。除了海后菱鲛,其他的人,拿不走。还有,应该要准备一下复仇了。我们鲛人就是如此,睚眦必报!时候既然已经到了,那就拭目以待吧。”

    只见所有鲛人俯身听从着浅残的命令:“是!”

    终究,那一天还是会来到的。

    就像是我在梦境之中看到的那样,那一天,报仇的那一天。

    食心虫,屠杀,龙冢。

    这一样样无疑是在考虑着鲛人的耐心,更是在残害着鲛人的每一寸。

    现如今,他们也应该尝到了那样的痛楚。

    他们怎么对待鲛人的,鲛人就会怎么去对待他们。

    我就站在这里看着浅残的警告和嘱咐,她没有带一丝情感。

    我心中也是越来越紧张了,生害怕这一次会伤害到泉州城的百姓,我便忧心忡忡的问着浅残:“这一次可以让百姓躲开吗?”

    浅残那湛蓝的双瞳忽然目光如炬的盯住了我,冷声道:“我说的是,整个汜水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