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03章 狂风暴雨
    :

    渐渐入夜,而沧海的天空就像是碧海蓝天一般明耀。

    这样的天空或许是我一辈子看到过的最好景色了吧。

    和他们几人并排站着,感觉体会到的所有事情都是那样的玄乎其玄,但确确实实就是真实所发生过的事情。

    姜知音扶额,叹了口气,说道:“你说,这沧海怎么就和南域海差了那么多么?沧海平静,可南域海几乎要成了那些生意人的地盘。什么时候南域海可以恢复的像沧海一样就好了。”

    紧接着,夜笙便就答言着姜知音:“因为沧海很远,他们到达不了。还有花婆婆在这里守着,根本就没有谁可以进的了沧海。但是南域海却是不同,是那些船只拉货之时的必经之地,所以说,没办法和沧海所比拟的。”

    听着她们两个人的对话,我也觉得沧海是唯一的一片净土了。

    汜水都的海域已经变成了那个样子,而南域海或许也是岌岌可危的。

    若非是有海后菱鲛,恐怕早就已经天翻地覆了起来。

    姜知音还在和夜笙喋喋不休着,看起来姜知音就是下一个宋妖儿了。

    从前还真是没有觉得姜知音会这么能说。

    站了许久,夜色也是越来越朦胧了。

    忽然感觉微风轻轻拂过就我的脸颊,顿然凉意嗖嗖,而这风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把脸划破就一个口子一般,我有些纳闷:“怎么,起风了?”

    “快进屋!应该是暴疯雨要来了!”夜笙说着,便就拉着我进屋。

    刚进去,便即刻就电闪雷鸣了起来。

    夜笙和姜知音赶紧关好了门和窗户,而花婆婆则是静静坐在椅子上面,绣着什么东西。

    我有些好奇,便往窗户跟前站了站,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外面狂风大作,那沙子也是被卷了起来。

    海面上开始涨潮,又退潮。

    而迎接的却是更加大的海浪,是那样的波涛汹涌。

    看的人都有些惊世骇俗的意思,自己也是不由得退后就几步。

    我微微叹了口气,问着夜笙,“这什么时候才能够停歇呢?”

    这句话刚落,便就听见了雨滴打着门边的声音,这下的到底是暴雨,还是冰雹?

    我真的是有些不敢相信。

    “它想什么时候停,就什么时候停。”是花婆婆回答了我。

    好像这暴雨来的经常是随心所欲的意思,我苦笑了笑,答言着花婆婆:“那么,雨停了我们还可以找到幽怨龙渊吗?”

    我问得有了一些天真的意思,因为我确实是不知道的。

    “看运气喽,随缘吧。”

    花婆婆的回答也确实是随心所欲。

    我也感觉,花婆婆年轻之时肯定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到现在也是这般模样。

    “吱吖,吱吖。”

    咣当了几声,我都觉得这客栈是要被掀翻了一下。

    但是所有的人都出乎意料的淡然,就只有我自己,不是那么的从容。

    一直在担心这暴疯雨会不会将整个客栈都给吹倒,但看着他们都是如此淡定的神色,或许是我自己多想了吧。

    客栈里头,也是静悄悄的。

    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姜知音在那里无聊的把玩着贝壳。

    我走了过去,坐在了她面前,小声问道:“贝壳有什么灵力吗?”

    哪知,姜知音一拍桌子,大声道:“当然了!我告诉你,我只要拥有一块贝壳,我就可以看见你的秘密。当然,前提条件就是要付出自己的灵力了,你要不要试一试?”

    姜知音似乎是有些期待的样子,但对我来说,我却是半信半疑的。

    “一块贝壳,就可以看见我的秘密?这是真的吗?”我还在天真的问着姜知音,花婆婆突然插话道:“她就从来没有成功过,看见别人的秘密,恐怕你活到了我这个岁数,你都看不见。”

    不知道花婆婆是对姜知音的一种打趣,还是确确实实的打击。

    姜知音冷哼一声,似乎是胸有成竹的样子,拉着我的手,信誓旦旦道:“花玖,我可告诉你。我姜知音还真的就能够看见你的秘密,要不要来试一试?”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回答着姜知音:“好,你试试吧。”

    我是真的没有什么秘密,就算是姜知音可以看见,也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有些有秘密的人,自然就不敢让姜知音看看了。

    毕竟是也可信,也不可全信。

    “来吧。把你的手伸出来。”

    姜知音说着,我就照做,伸出了左手来。

    姜知音却是摇摇头,纠正道:“男左女右,伸出右手来才对。”

    “好。”

    我答了一声姜知音,便就又伸出了右手来。

    “摊开手心。”姜知音说着。

    我也是依旧照做,摊开了手心,她将那块贝壳放在了我的手中。

    姜知音继续对我道:“缓缓闭上眼睛,什么事情都不要想,要记住,什么都不要想。”

    我也是缓缓就闭上了眼睛,什么都不想。

    就像是祷告时的那样,什么都不想。

    “你的秘密,是什么呢?让我看看究竟。”

    尽管姜知音在耳边说着,但是对我丝毫没有影响。

    感觉自己好像置身其中了一个绿草如茵的地方,紧接着,便就是闺房,再然后就是被千军万马所追杀,紧接着的又是那黄金手要挖走我的灵心。

    “不!”

    我大吼出了声音,将手中的贝壳扔掉。

    而姜知音更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她有些颤抖的对我道:“花玖,你,你,注定是做不了人的。”

    我震惊的看着姜知音,“什么?为什么?”

    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就注定我是做不了人的?

    我明明就是一个好端端的人,为什么就做不了人呢?

    姜知音好像是在苦思冥想着什么。

    难道刚才的记忆她是记不住吗?

    她恍然大悟了一下,赶紧回答着我:“因为,我看见的不是你的秘密。而是零碎的记忆,你好像,不是这个样子了,好像,四周都是那样的黑洞洞,我看得见就是你的陨落,以及,你的,你,脖子上面的花纹。”

    我自己是越来越紧张了起来,蹙眉质问着姜知音:“那是什么?究竟是什么?!”

    “我看的不大真切,但是我确确实实是看见了这些。其余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姜知音说着,便就低下了头,她似乎是有了一些愧疚的意思。

    “该是什么就是什么。既然拥有灵心,就应该去接受它给你带来的一切。不管是最后成为了掌官仙界的灵女,还是说,入了魔道。那都是灵心带给你的,而姜知音所看见的,有对也有错。”

    花婆婆的这句话说的中规中矩,其实对于我来说,我自认为自己是不会步了红衍的后尘。

    几乎是每日都在提心吊胆着。

    生怕灵心被那只黄金手挖走了,这样,我就真的愧对于所有的人。

    让那个挖走灵心的人为所欲为,那也根本就不是我想看见的。

    夜笙忽然起身来,走近了我,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风乍起,注定不平凡。花玖,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我自己是怔在了原地,因为我真的会很怕自己最后变得和红衍一样。

    因爱生恨而入了魔,最后被关在了断葬山,永世不见天日。

    那样的惩罚,未必是有些太过分了。

    也并非是红衍想要成为那个样子。

    就好像是根本没有想当执掌仙界的那个灵女,而琼夕榕却是步步紧逼着我。

    因为她现在身份的原因对我做不出什么事来,但是总感觉琼夕榕就像是恨穿了我一样。

    虽然我不是多么的聪明,可是我知道有些人的眼神就已经代表了一切。

    “那么我该如何呢?”

    我不知道是在问着谁,因为对我来说,我连自己究竟是什么都不知道,我还能够去问谁呢?

    这样从天堂追到地狱的感觉,真的不是我想要的。

    一切,就从我拥有灵心开始就已经改变了。

    “你是一个道姑,做好你道姑的本分就好了。真的不用想太多的,花玖,我是葵兮,我永远都会保护你的。你的选择也没有错的,回来,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