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02章 沧海
    :

    沧海和南域海一样。

    但却是要比南域海平静了很多。

    没有喧嚣随意屠杀的闹事,也没有人家,没有住户。

    在这里的,就只有鲛人。

    但越走越觉得渴了起来,也觉得饿了起来。

    在太阳的暴晒之下,根本分辨不清什么是什么了。

    身子也是越来越虚弱了起来,再怎么精干,也只不过是一具人的身子罢了。

    到最后,葵兮几乎是扶着我走的。

    “前面有一家客栈,我们进去坐吧。”葵兮的话里头似乎是多了一些欣喜的意思。

    我乏力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微眯着眼睛看着眼前头的这家客栈,有些奇怪,我问着葵兮:“难道,不是海市蜃楼么?”

    葵兮看了一眼客栈,答言着我:“是不是海市蜃楼。进去就知道了。”

    “好。”

    我应了一声。

    随后葵兮将我扶了进去,坐在了凳子上面。

    赶紧给我倒了杯水,我端起杯子的手都是有些颤抖的。

    一饮而尽,又接连喝了好几杯,才觉得自己是缓了过来。

    “到沧海来是要做什么?”

    这一声苍老而震慑心肺的声音让我反应性的从凳子上起来,看向了身后。

    而我的身后站着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她一身玄衣,手里头拄着拐杖,但眼神之中却是清冷和威严。

    我实言回答着这位老婆婆,“是来沧海寻找冰血石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就不忍心说出谎话来。

    就像是席戎上仙那样清澈明亮的眼睛一样,就算是说了谎话,却总感觉自己心里头是多有些过意不去。

    老婆婆看着我笑了一下,清亮道:“你们的客人到了。”

    随后,我就看见老婆婆拄着拐杖走向了柜上。

    她虽然是拄着拐杖,但是步子却是没有任何一点点的拖沓和缓慢,而是很轻盈的步伐。

    那个拐杖也看起来,并非是像一般的拐杖那样。

    或者说,是什么法器才更是贴切一些的吧。

    紧接着我便就看见了夜笙和姜知音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姜知音看见我似乎是多有亲切的模样,拉着我的手热络道:“我昨天晚上可是捡了一个很好看的贝壳,晚上可是会发光的哦!送给你!”

    她说着,便就从自己衣衫的口袋中拿出了那贝壳放在了我的手掌心。

    我微微笑了一下,对她道了声,“谢谢。”

    “是刚到的吗?”姜知音继续歪着脑袋问我。

    我点了点头,回答着她:“是刚到的。”

    “那就现在这里歇息一会吧。冰血石还不着急找的,这里是沧海,外人是进不来的。”姜知音说着,还摇了摇手。

    姜知音也是明白我是怕着什么,害怕耽误了时间。

    我坐了下来,但心中依然是隐隐的,也是有些不安分。

    我蹙眉问着姜知音:“那冰血石在什么地方?”

    “在幽怨龙渊那里。炽焰红珊瑚之中,这些东西都在沧海的某一处海域,但是具体在哪里,我也不清楚。”姜知音摇了摇头,似乎是有了一些愧疚的意思。

    其实我也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自己需要去找的,封锁龙冢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听了姜知音的话以后,略感惆怅。

    她所说的幽怨龙渊我从未听过,我也只听见过龙冢。

    那么这个幽怨龙渊又会在什么地方呢?

    我皱着眉头,多有些愁苦,对姜知音道:“既然如此,那我要加快步伐了。不然我们怎样都找不到幽怨龙渊,这样下来会很费时间的。”

    说了这么多话口有些干了,自行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了沧海之后总是觉得口渴,说几句话便觉得自己是要渴死了一样。

    夜笙反倒是摆了摆手,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坦言道:“别着急。我听说幽怨龙渊到了下雨之时,便就会自己显现出来,到时候我们自会发现在沧海的哪里有什么动荡,就会找到幽怨龙渊了。”

    “下雨天是吗?”我迷惑不解问着夜笙。

    他点点头,答言着我:“的确如此。”

    我心中的的确确是满满的焦虑之心,因为我还在操心这花卉观的事情。也在操心着简玉会不会有其他的动作。

    锁着眉,一直就未松开,我继续问着夜笙:“可是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下雨天啊?”

    忽然就听得那老婆婆笑了一声,听起来的确是有着骇人的,但总觉得她平易近人。

    “今天这天热的有些过分,就连微风都没有。自然是暴雨前的宁静,赶得还真是巧。”她好像是在清点着账目,但她给我的回答却是有意提醒。

    夜笙走到了花婆婆面前,笑颜对我道:“对了。花玖,葵兮。这位是花婆婆,是和花玖你一个姓的。花婆婆已经在沧海一百二十年了,是沧海之前的守护者,到现在,花婆婆也没有离开,一直守护着沧海。”

    我微微俯身,礼言道:“花婆婆您好,我是道姑花玖。”

    一个守护了沧海一百二十年的人。是从花季,守到了苍老。

    这样的守护,又有多少个人能够做到呢。

    对于花婆婆我是敬重的,更是敬仰的。

    虽然这才只有一面之缘,但总是感觉花婆婆的身上是有些一股灵气在吸引着我一样。

    是拐杖?还是其他?

    花婆婆笑了一下,没有他话。

    我也觉得没有什么可尴尬的,也淡然笑了一下。

    “花婆婆!小二到底来了没有啊!我都快要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姜知音站起身来,似乎是在对花婆婆撒着娇。

    她鼓着嘴的模样也确实可爱,她的模样,也是永驻与那个时候了。

    多有些羡慕她的容颜可以永驻,但是,她却失去了自己最亲近的人。

    这样提起来,或多或少都是叫人感到哀愁的一件事情。

    花婆婆看了一眼姜知音,眼神里头多有慈爱之意,但说出来的话,可就真的不见得了。

    “急什么,饿着!”

    花婆婆这一句让我身旁的葵兮也是忍不住“扑哧”笑了一下。

    姜知音一脸委屈的又坐了下来。

    的的确确是小孩子的性格。

    而我在幻境之中看见的姜知音却是一个为了大家而着想的小女孩。

    牺牲自己,也要救活那些百姓。

    但是因为妖的作祟,让明明可以出去的百姓全部都葬身在了那个地方。

    或许姜知音的心中也还是有愧的吧。

    姜知音眼睛眨巴眨巴个不停,对我说了很多的话。

    因为她喜欢捡贝壳,所以也想叫上我一起和她去捡贝壳。

    我也是一笑置之了,毕竟我不会水。

    下去可能就淹死了吧,但是姜知音却已经是半个鲛人了。

    “菜来了!”

    我让了让,那小二的模样看起来是有些古怪的。

    我敢肯定的是,他一定不是人。

    他刚才将饭菜放下来的时候,我感受的是冷气飕飕,他的身上应该没有一点温度的吧。

    “菜齐了,请慢用。”

    他的这句话刚刚落下,姜知音便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筷子,狼吞虎咽了起来。

    而坐在我对面的夜笙倒是很平静。

    或许姜知音是真的了才会这个样子。虽然我也很饿,但是……还不至于到姜知音那个地步去。

    姜知音抬起头来,见我看着她,有了一丝尴尬,赶紧给我夹着菜,还督促道:“吃啊!你怎么不吃啊!”

    因为桌上有荤腥,我是有些不敢下筷子的。

    但就在此刻,突然有人将素菜都推到了我的面前来,我抬头去看,原来是夜笙。

    哎,他,他是摘下了面具吗?

    模样真的是和他戴上面具大有不同,我以为会是一个很凌厉的人。

    原来这个模样也是和我在幻境中看到了差不多。

    其实看着姜知音,就应该猜到了几分,只是自己不敢去肯定罢了。

    “吃吧。”

    夜笙的话语中多了一些清冷,他戴上那个面具,也肯定是有着自己的缘故吧。

    “谢谢。”

    我道了声谢,这才拿起了筷子来。

    当我放下筷子时,才想起了葵兮还没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