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00章 牢房
    :

    冥皇笑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的确令人寒颤,“你一个捉鬼师竟然也敢干涉我们冥界的事情?作茧自缚!都给我带下去!”

    我没有反抗什么,因为这样的反抗是没有任何力气的。

    我这一次连累了若斓和白狐,就这样又被关了起来。

    这一次,不是那个想笼子一样的囚牢。

    而是四周蔓延着孤魂野鬼声音的牢房,好像就感觉随时眼前会出现血淋淋的一张面孔一样。

    但是若斓没有丝毫的畏惧,她稀松平常。

    过了一会子,商素华来了,他没有打开牢门,反倒是问着我:“断葬山你去还是不去?你如果去了,拿到冥泽之剑,冥皇自然是会放过你们的。但如若不去,那些巫师是随时待命的。”

    听了商素华的话,我冷笑了一声,他上一次也是这么说的,这一次又是这么说了。

    难道不会就觉得讽刺?不会觉得前后矛盾那么大吗?

    我直言拒绝:“又再一就会有再二,还有再三再四,甚至更多。你也不要来蛊惑我了,断葬山,我是不会去的。”

    “你好好想想,你已经连累了她们两个人。只要你不去,她们也会被一直关在这里,你好好想吧。”他的话让我有些动容。

    但是他的口气之中也是多了一些威胁着的意思,虽然说的是那样的隐晦,但是我依然听的懂。

    正当我心中挣扎之时,若斓突然笑道:“真好,我也想看看冥皇所在的地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完全不着急出去。”

    我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若斓,真的不敢相信她说出来这样的话究竟是在帮我解围,还是说,若斓是真的那么想的。

    “好,那就都在这里呆着吧!”

    商素华甩下这样一句话,便拂袖离开。

    他离开之后,我便就悻悻对若斓说了声,“对不起……”

    但若斓却是摆了摆手,丝毫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眼中。

    她顿了顿,问着我:“为什么他们会找你来问冥泽之剑的下落?”

    “因为,”

    就在我要回答的时候,心里却是犹豫了起来。

    我该不该说?

    如果对若斓说了,那么就是多一个人知道了我拥有灵心的事情。

    如果不说,就是真的愧对若斓。

    这般的纠结,也确实是让我多了一些恼怒。

    “因为什么?”若斓继续追问。

    我想我再也绷不住了,只好回答若斓:“我,因为我拥有灵心。”

    “灵心?”

    若斓诧异,眼神好像是长在了我身上一样。

    怎么都没有移开。

    我也低下了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整个空气就好像是死了一样,寂静无声。

    若斓没有话,我就那样低着头。

    忽然,若斓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厉声道:“你知道你拥有灵心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吗?!你是一个道姑,没有法术,将来被那些心怀不轨之人盯上,会是挖了你的灵心的啊!你怎么早点不说呢?!”

    若斓的话语之中是有着怒气的,也是在为我考虑。

    我苦笑了笑,这才抬起头答言着若斓:“我知道。但是我所能够做的就只有这样保密下去,能瞒一天是一天。”

    “可是无果。有的人从一开始就知道灵心被谁所拥有。就好比冥皇,这样下去,你的生命就是岌岌可危的,而灵心,也断然不能够让那些图谋不轨之人拿走,你要好好保护灵心。”若斓是一字一顿的警醒着我。

    我也知道,灵心是断然不能够被那些图谋不轨之人拿走的。

    可是,我现在真的没有能力来保护灵心。

    我所依靠着的就是葵兮了,但葵兮也有他的事情要做,并非是时时刻刻都守在我的身边来保护我的。

    只有自己强大,不然,我别无选择。

    我沉沉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略感心酸的对若斓道:“任人宰割的下场也并非是我想看到的。但是花卉观是明令禁止学习法术的,就连剑法也都有些规避着。这样的我,又怎么能够保护好灵心呢?”

    “我护的了你一时,可是护不了你一世啊。”若斓的话说的很对,所有的人都是护得了我一时,却护不了我一世。

    她话罢,也是有所惆怅的叹了口气。

    于我而言,我该如何做才能够护的好灵心呢?

    就好像是红衍被黄金手挖走灵心的痛苦历历在目,那血淋淋的场景一直在我的脑子里头徘徊着。

    这是一种警告,也是让我要明白好好保护灵心。

    我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要怎么样去面对。

    若斓反倒是反复安慰着我,让我不要担心,她肯定会带我出去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天昏地暗了起来。

    感觉灵心在被人揪着这样,疼的我在地上起不来,若斓赶紧问道:“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

    “疼。”

    我咬牙切齿,只能够说出来这样一个字。

    “哪里疼?”

    “灵心。”我满头大汗回答着若斓。

    若斓整个人也是有些懵的,她顿了顿,忽然拿出一颗药丸给我服下。

    疼痛之感这才慢慢减少了起来。

    直至我被若斓扶起了身,才觉得全好了一些。

    “谢谢。”

    我对若斓道了声谢,若斓赶紧摆手。

    之后她询问着我是因为了什么原因,我也如实回答了若斓。

    若斓她根本是不相信的,但还好若斓对过去的事情都是了解过的,所以这样一想,就觉得没有什么差别了。

    已经到了此刻,好像若斓是一点都不担心出不出得去。

    许久,突然听见白狐一声,“好了。”

    若斓随即眉笑颜开,握住了我的手,对我道:“白狐是引过灵的,所以无论在什么样的地方,她都能够找到出口,即便这里是冥界,白狐依旧。”

    我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若斓不会这么的着急。

    紧接着,我和若斓便就跟着白狐进了一扇虚幻之门,那种翻天覆地的感觉又来了。

    我所看见的红衍发生过的事情,又在我的脑子里头徘徊了起来。

    所幸的是若斓一直紧紧抓着我的手,才没有让我被拉下。

    的确是轻而易举的离开了冥界,恐怕冥皇现在还在不知不觉吧。

    出来之后,若斓和白狐便护送我回到了观中。

    本来若斓和白狐是要留下来的,但因为若斓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要去自己师父那里报到的时刻了。

    也确实是因为若斓已经出来很多年了,所以再不回去,恐怕就被要冠以逐出师门的罪行了。

    但若斓却留了个手链给我,她说,摇一摇,她就会听见,随即就会赶过来。

    而这个手链四周都是带着小小的铃铛,很小很小。但却能够看见那上面的符咒,可见是若斓真的有心了。

    若斓和我告别之后,我便赶紧回到了自己的房舍。

    虽然是多有些惊魂未定,可是我确实是应该好好想想自己以后该怎么办了。

    又是一日过去。

    晨钟初响,依然镇定自若的带着花卉观中的弟子诵经。

    一闭眼,依旧是那样的场面。

    诵经结束,我回了自己的房舍。

    突然发现,那个女子已经不见了?

    昨天我回来之时,她就应该是不见了的。

    但是因为我在想灵心的事情,所以就忽略掉了。

    说起来也是讽刺,居然因为灵心的事情,而忽略掉了很多的事情。

    楼至仙子交给我的经文我还没有抄,赶紧拿出来放在桌上,认真抄起了经文来。

    时间缓缓过去,忽然听得一声,“花玖,我来了。”

    是葵兮?!

    我赶紧起身,看向了门口。

    果不其然,真的是葵兮。

    一下子不知道是怎么了,就变得泪汪汪了起来。

    葵兮轻轻抱住了我,我对葵兮哭诉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

    葵兮顺着我的后背,细心安慰着我。

    直到自己发泄完了,才松开了葵兮。

    “我去了一天厥都,火凤凰已经被我借来了。我们今天晚上就可以出发了。”葵兮说的很认真,也很严肃。

    这一次去沧海,只是为了找到冰血石,而封住龙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