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99章 形影不离
    :

    拂晓之时,若斓便就带着白狐过来了。

    我没有让若斓和白狐进我的房舍,而是避的很远,因为我知道如果若斓一旦靠近我的房舍。就会发现这个女子是鬼姬,肯定会捉走的。

    所以为了她的安全,我也只好这样隐瞒着若斓了。

    因为昨天晚上是派人给若斓捎去了口信,所以若斓才会这么早赶过来,不然又得让我自己去找一趟若斓了。

    下山之时,若斓忽然对我道:“这事怪异,这一次可得好好小心慎重了。”

    我点了点头,认真答着若斓:“好,我知道了。你也是。”

    若斓反倒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可是我知道无论怎样,若斓都是一个临危不惧的人,就像她每一次捉鬼之时,根本救没有退缩过一步。

    和若斓一起经历过了好几次这样怪异的事情,所以有若斓和白狐在身边,我是很安心的。

    比起前几年来,我多有长进。

    因为有些法术不能够施展出来,所以除了剑法提高了一些,剩下的,还真是什么都没有。

    所以,每一次都要依靠着若斓的胆大,和白狐的奋不顾身。

    其实这样去麻烦若斓,我也是觉得很不好意思。

    但是我一个人,却又不能够解决,也只有若斓可以帮我了。

    下山之后,便就直接去了顾崖的府上。

    但在中途,却碰上了葛家的阮氏。

    她一脸欣喜的看着我和若斓,连连道谢。她身后跟着的两个丫鬟也是同她一起道着谢。

    但若斓的脸上,好像是很不悦的样子。

    而若斓,一直都是这副模样。

    “你们这是要去干什么啊?”阮氏一副困惑的模样,似乎是很诧异的样子。

    出于礼貌,我还是回答着阮氏:“是要去一趟顾府。”

    “是不是最近发生的那件事情?”阮氏的声音也是压低了一些,似乎是很沉压的感觉。

    也看起来这件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但我心中多有些困惑,蹙眉问着阮氏:“那件事情,是否是在指着官宦之家被下了降头的事情?”

    阮氏也是紧皱着眉头,答言着我:“就是这件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听说昨天晚上那个刘官家做了一晚上的法事,今天早上才停了下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效果。”

    “好,我知道了,多谢。”

    我话罢,便就和若斓离开了。

    我心中也越是忧心忡忡了起来,为何会是官家呢?

    就连顾崖那样正直清廉的臣子也都摊上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有人故意作怪。哪里会在泉州城生这样的事情呢?

    所以说,这一次也定然是有人下了血本的吧。

    到了顾崖这里之后,便就看见顾崖来回在院子里头踱着步,好像满脸忧愁。

    我上前去,问着顾崖:“是怎么了?”

    我很是害怕是顾崖的母亲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我心焦。

    顾崖看见我,就好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赶紧对我道:“你终于来了!大夫说我母亲活不过今天了,所以我也多有些急躁。”

    我赶紧摇了摇头,回答着顾崖:“不会的。她老人家不够寿。”

    “可活到八十大寿的人,怎么可能就会在四十六岁的时候殒命?那个大夫也真是胡言乱语。”

    我几乎是一同和顾崖转头看向了若斓,她的手中似乎是拿着一面画了符的镜子。

    那上面翻着幽幽金光,不用多想,这肯定就是若斓要用到的东西了。

    若斓的那个道士包里头装的都是很多的宝贝。

    她也是经常拿出来,可是只有是在遇到棘手事情的时候,她才会拿出去。

    一般情况下,别人都是很容易的就以为了若斓的那个道士包就是个普通的道士包罢了。

    顾崖更是走上前去,不敢置信的问着若斓:“您是说我的母亲可以活到八十岁?”

    “你听见我说的是什么就是什么。有时候我的话过多了,暴毙而死的可就是我了。”若斓说话一向是这么的直白,也有些冲。

    她依旧是面无表情,顾崖也是多有了一些尴尬之色。

    不过他还是很礼貌的对若斓道了声“谢谢。”

    但若斓似乎没有那句谢谢放在眼中,而是问着顾崖:“你的母亲在什么地方?”

    “就在西厢房,请跟我来。”

    顾崖做着请的手势,我和若斓便跟着顾崖。

    但若斓似乎是若有所思了一会子,对顾崖道:“你母亲住在西厢房,看起来是住进来的时候看过风水了。而你这里的西厢房的确是有助于老人的健康,那南厢房就是有助于孩子学习的地方。可真是古怪。”

    顾崖听了若斓的话,一下子就停住了脚,答言着若斓:“的确是这个样子。住进来之前是让风水先生看过的。因为只有一个母亲的缘故,所以我希望母亲可以健健康康的,所以就找来了风水师帮忙看了一下。”

    我此时此刻真的是很相信若斓的本事。

    那么多年,可真的不是白熬过来的。

    “有人作妖,也不一定。”

    若斓还是很冷漠的说了这一句,再无他话。

    顾崖又开始带着我们走,最后到了西厢房这里。

    就在我们要进去的时候,若斓突然冷声道:“顾崖,你不要进去,在门口守着就是了。”

    顾崖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回答着若斓:“是,我知道了。”

    我和若斓这才推开门进去,而若斓也把西厢房中的丫鬟全部都请了出去。

    这一幕,的确让我想到了钱小姐的遭遇。

    可是今天,却和钱小姐那天不同于往。

    因为进来之后,并未察觉到有任何一丝的诡异气氛,就连一点点的阴气都没有。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若斓看着窗台上半死不活的顾老夫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伸出手轻轻摸了摸顾老夫人的额头,又摸了摸顾老夫人的脖颈,若斓疑惑道:“还真是奇怪的紧呢。这顾老夫人也没有照什么祸端,怎么就一病不起?”

    看来若斓是遇到了难关,如若换做以往,若斓一眼便就看了出来。

    可今日,若斓却是紧皱着眉头。

    若斓对白狐道:“赶紧去看看外面哪个地方有没有什么奇怪,有没有被下咒。”

    “好!”

    白狐答了一声,就赶紧出去了。

    我站在这里,好像是什么忙都帮不上,也是多了一些尴尬。

    紧接着,若斓就从道士包中拿出了符咒来,她对我道:“避灾经我想你应该会念,你手中把这个符咒拿上,念一句,摇一下,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我点点头,答言着若斓:“恩,我明白。”

    “那就开始吧。”

    她把符咒给了我,屏息凝神了起来。

    我也缓缓闭上了眼睛,同若斓一起念着。

    突然!若斓大叫一声,“不好!是冥术!”

    我随即就睁开了眼睛,但当我睁开眼睛之时,好像有一股什么强大的力量撕扯着我一样,我极力想挣脱,但还是无果。

    最后使用了法术,但依旧是一成不变的样子。

    就在此刻,若斓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白狐也闻声进来,用牙咬住了我的衣衫。

    就在我以为要被若斓和白狐救下的时候,没想到她们也被卷了进来。

    恍然之间,我便就感觉到了熟悉的场景。

    这里,不是冥皇所在的地方吗?!

    我怎么又到这里来了?

    我心中愤恨不已,质问道:“你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我已经告诉过你们冥泽之剑的下落了,你们还要追查到什么时候去!”

    “冥泽之剑是在断葬山,但是,我们进不去。几番周折,只好在请你过来了。”

    这就是冥皇的声音,依然是那样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若斓捂着胸口,拾起了身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沉声问道:“冥泽之剑?”

    我的眼神多有些闪烁,救人不成,反倒连累了若斓和白狐,我确实是心中有愧,低下了头,“对不起……我隐瞒了这件事情。”

    “捉鬼师,你应该知道在我这里。你的那套东西根本就不管用,这里是冥界,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这个道姑请了过来,可你和那只白狐却要插一脚,既然如此,那就将你们都请过来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