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97章 令人寒心
    :

    今天若非是楼知仙子的出现,真是不知道事情还要到怎样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们走后,观中的弟子就赶紧收拾了一下。

    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只是,却是叫人的心情差了好多。

    可是楼知仙子依然是那样的随性,她“咦”了一声,将目光移到了若斓的身上,言道:“我认得你。捉鬼师若斓。”

    若斓似乎是受宠若惊了一下,脸上霎时间就绯红了一下。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若斓,莫非,若斓所憧憬着的仙人就是楼知仙子。

    “楼知仙子。”

    若斓是低垂眉目应答着楼知仙子,看起来她的确是有些害羞的意思。

    和平日里头的若斓真是大不一样。

    就好似,有些时候我看见槐都真人有些入迷的时候,他微微转过来,我都会羞得面红赤耳。

    或许,这就是我们所憧憬,所尊敬着的仙人吧。

    大爱无疆,为了百姓总是会奋不顾身的去做一切事情。

    楼知仙子走了过去,摸了摸若斓的脸颊,但是若斓始终都不敢抬起头来,随后便就看见楼知仙子像是想了想什么,言道:“记得那一次我看你捉鬼,很不错。有模有样,好像,那还是六七年的事情了吧,现在长大了,也应该出师了吧。”

    我知道楼知仙子就是那样的一个性子,所以若斓是过于憧憬楼知仙子了,所以才会这般害羞的吧。

    若斓一直是低着头答言着楼知仙子:“那个时候还小,跟着师父学样罢了。现在,我还没有出师,还在师父这里。”

    “如果害羞的话,就喝点青梅酒吧。”

    楼知仙子说着,便就不正经了起来。

    总而言之,她就是这么随性的一个人,强逼着我喝青梅酒。

    只是希望她不要在这里说出来就是了。

    “若斓只是觉得在这里能够见到自己所憧憬着的仙人,确实是有些不敢相信的,所以有什么地方还请楼知仙子可以担待一些。”

    若斓这句话说完,才抬起了头来。

    但我依然能够看出来若斓脸上的紧张和不安。

    她的那份局促不安,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槐都真人时的感觉。

    不过,那个时候七情六欲断的干净,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奇怪。

    但是现在,好像是已经在一点一点的脱离着了。

    我一直都很担心,如果我拥有了七情六欲该如何?

    我如果触犯了花卉观的戒律该怎样?

    我是花卉观的观主,我一人犯错,那波及到的岂不是整个花卉观了吗?如果我不去遵守那些戒律的话,谁还会好好遵守呢?

    “喂,小道姑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

    楼知仙子刚才是轻轻敲了一下我的脑袋,我才从那样有些悲伤的思绪中走了出来。

    一时间也的确是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赶紧答言着楼知仙子:“在想花卉观的戒律。”

    竟然一口就说了出来,我自己也是被惊了一下。

    楼知仙子笑盈盈道:“这个观主之位可是我们这些人一起商量的,你做这个观主,最合适不过了。这种时刻都想的是花卉观的戒律,很不错。”

    我微微低下了头,答言着:“楼知仙子谬赞了。”

    “好了,我要去苏翁那里拿酒去了。没有你在,可真是还要我自己跑腿。真的是很幸苦的,那些手抄经,就拜托你在抄一遍了,拜拜喽~”

    楼知仙子走着走着,便就踏云而离开。

    仙人真的是来去自如,不想我和葵兮,去一趟其他地方,都需要神兽才能够抵达。

    不然,靠着这双腿,是怎么都不会走到的。

    想起来,也的确是有些心酸的。

    楼知仙子走后,若斓才恢复原来的样子。

    之后,我对若斓和言生道了声谢,便就安抚了一下观中弟子。

    这才将手抄经拿到了自己的房舍,开始抄了起来。

    就连午膳都没有顾忌起来吃,我觉得这些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怎么说,总感觉自己的事情不是多么的重要。

    需要先把别人的事情做完,在做自己的事情,才是理所当然的。

    我虽做不到大爱无疆,但是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善念是什么。

    或许这样已经是足够的了,可是作为花卉观的观主,我肩上的担子其实也很重。

    “叩叩叩!叩叩叩!”

    有人在敲门是吗?

    这么礼貌,应该就是言生了吧。

    我也没有多想什么,便就说了一声,“请进。”

    但随后,我就听见咣当一声。

    这一声着实是吓了我一跳,我赶紧从椅子上起来,看向了门口。

    居然是一个女子摔倒在了地上,我赶紧扶她起来,随后又赶紧关上了门。

    她几乎是全身血迹,胸口还中了一箭。

    我的确是慌了,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医治啊!

    她张开喃喃,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气若游丝,我根本就听不出来一句。

    最后,她昏厥了过去。

    我才想起来要找人,可是要找谁呢?

    正当我惆怅之际,有人忽然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转身去看,居然是葵兮。

    他来了,我就安心了。

    “快救救她。”我沉声。

    葵兮点了点头,喂那女子吃了一颗丹药之后,又一狠心拔出了那插在女子胸口的箭。我光是看着都疼,便就撇过了脸去。

    我一直就在这里守着这个女子,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

    看她额头冒着冷汗,我去了武姑那里。

    因为要接一盆水,来给她擦擦汗,这样会舒服一些吧。

    我亲自过来接也是有原因的,毕竟是因为前几次的事情让无武姑怕了一些,所以就看水看的紧了一些。

    所以每一次来接水,武姑都是要问清楚原因的。

    我进去之后,便就看见武姑在蒸馒头,她依然是坐在那小板凳上面,嘴里头依然是停不住吃东西。

    我对她道:“武姑,我用点水。”

    但武姑好像是忽略掉了我的话,又是平常那一副八卦的模样,站了起来,对我道:“花玖啊!你知不知道最近这泉州城发生的事情?”

    此刻,我也只有顺着武姑答言:“什么事?”

    “听说这几天所有当官的家里头都出了事情,不是死人了,就是有人疯了。听说,是被人下了什么降头!这几天有没有人来观里头问的?要不要做什么法事的?”武姑一如既往说的绘声绘色的。

    她这么一说,我也是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因为泉州城这个地方并不是恶鬼作恶多端的一个地方,虽然说武姑八卦,可是她所说的一些事情,也不得不信。

    我摇了摇头,蹙眉回答着武姑:“没有,我还从来没有听见过这件事情。”

    “哦,是这样啊!那也不应该啊,要不就是那其中有什么事情,所以我觉得花玖你还是注意一些吧。”武姑多有提醒着我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也没有在说什么话,舀了一盆水便就离开了武姑这里。

    可是现在最紧要的不是关于找到冰血石,然后封住龙冢的事情吗?

    简玉已经知道了我手中是有着千尘铃的,所以,他还会继续来花卉观进犯,要拿走我手中的千尘铃。

    他肯定还会有更大的动作,我甚至都觉得他快要入魔了。

    如此下去,他必然是真的要入魔了。

    所以我的尽快封住龙冢,让他尽快断了这个念头。

    果然,欲望是最叫人感到悲哀的,也是最终会叫人失了本性的。

    想着想着,便就到了自己的房舍。

    葵兮一直在照顾着他,我赶紧用湿毛巾擦了擦她的额头,但是,擦去她脸上的血迹之后,我愣了一下,看了看葵兮,言道:“这不就是那天和我们一起逃出来的那个女子吗?怎么会中箭到了我这里呢?”

    葵兮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摇了摇头,答言道:“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有着什么隐情的吧。”

    我沉沉叹了口气,没有在继续问着葵兮什么。

    锦王爷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她还会被追杀呢?

    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