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96章 交出来
    :

    晨钟初响,花卉观中周而复始的一天又开始了。

    一如既往的带着大家诵经,观里头的秩序也是越来越规矩了。

    但还是不乏有的人偷懒一些。

    早经结束之后,我刚从蒲团上起来,便就听见了一声尖叫。

    我着实是愣了一下。

    随即便就看见一个道姑子满脸是血的冲了进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惊恐道:“观主!观主!有人杀人了!杀人了!”

    她这句话说完,便就昏厥了过去。

    我赶紧扶住了她,让观中的弟子好生看着她。

    紧接着我便急匆匆的出了大殿,刚出大殿,便就看见那水师提督简玉带着人,兴师动众的到了我花卉观。

    我冷笑了一声,不悦道:“怎么,水师提督大人这么兴师动众的来我花卉观是为了何事?”

    果然像外界所说的那样,简玉现在真的满头银丝了。如果不仔细去看他的面容,还真的就会觉得他已经苍老了些许。

    看来,他为了龙冢之剑,也是不顾一切的吧。

    他面无表情,冷声道:“听说,千尘铃在你的手中,是吗?”

    我心惊了一下。他是怎么知道千尘铃在我的手中的?

    但我依旧面不改色的反问着他:“什么千尘铃?”

    他讽刺一笑,继续冰冷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千尘铃在你的手中。这件事情我是通过巫师查出来的,不要在继续狡辩任何了。”

    巫师?我现在听到巫师这两个字眼就觉得头疼。

    那一日的事情依然在我脑中历历在目,也看起来,简玉是真的为了龙冢之剑不顾一切了。

    “我从未听说过什么千尘铃。”我一口咬死,我就是不知道千尘铃。

    我也不会让简玉得逞,去打开龙冢,得到龙冢之剑的。

    他好像威风凛凛的样子,后面站着一些士兵。

    他的确是底气十足的,我还就不信他今天能把花卉观翻天了。

    他咬牙切齿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时候,难堪的就不是我了。”

    上一次的事情,我相信简玉肯定是对我怀恨在心的。

    可是他对我怀恨在心又有什么用,我已经是恨穿了他。

    为了得到龙冢之剑,不顾一起的去屠杀鲛人。

    谁更过分,谁心里最清楚。

    他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已经不知道回头是岸是何等意思了。

    和那个锦王爷,的确是如出一撤。

    我冷眼盯着他,没有任何一丝丝的逃避和退缩,冷声道:“想要在花卉观中撒野,先看看你是否有那个本事!”

    “警告吗?我们看看谁有那个本事!”

    他这一声落下,那些士兵随即就将我围了起来。

    个个都好像是在用仇视着的眼光看着我,还真是讽刺。

    “这里是花卉观!不是你们这些人就能够撒野的地方!”

    说话的人居然是花允,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这么的大胆。

    过了这么久,花允真的是变得大胆了一些。

    我此刻,也真的是替她感到欣慰不已。

    可是,现在的关头的确是岌岌可危的。

    我不想拉上花卉观中的任何一个人,我赶紧对花允道:“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都回自己的房舍吧!”

    “观主!”

    花允双眼通红的看着我,她这个样子,也真的是让我自己觉得有了一些生怜。

    但我依然脸硬道:“我再说一遍!你们都各自回去自己的房舍!”

    “是,观主……”

    回答的声音有些松散,尤其是花允的,气若游丝一般。

    看着她们一个个的都离开了这里,我才算是放下了心来。

    “交出来!”

    他伸出手来,好像就是要即刻拿走一样。

    千尘铃的确就是在我的身上,可是我不会交给他的。

    绝对不会!

    我大声应答着他:“我没有千尘铃!也不知道千尘铃!”

    近似是吼出来的声音,因为,这样的人为了欲望,已经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我在说一遍!交出来!”他双瞳中红血丝都已经布满了起来,看他的模样,如果我再不交出来千尘铃,他就是要杀了我一样。

    我极具讽刺意味的笑了一下,冷然反问着她:“没有千尘铃,我何来交出来?”

    “把她的衣服给我扒了!我就不相信千尘铃不在她的身上!”

    那些士兵得了简玉的命令,真的就虎视眈眈的要扒了我的衣服,当我要拔剑的时候,却发现,一般诵早经的时候,我们都是不会带佩剑的。

    真是该死!

    随后,我便就听见“嘶”的一声,一个士兵将我的道袍划破了!

    我顿时怒气就上来了,和他们厮打了起来。

    可是那些士兵太多了,就像是一窝蜂一样的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我看了四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退路。

    “放肆!”

    这一声落下,我就听出来了是谁!

    是言生!

    当我看见言生一剑刺向了我面前的那个士兵,我顿时就觉得有了依靠。

    我就知道言生会保护我的,因为他说过了。

    我也记得清清楚楚,此时此刻言生是真的能够救得了我的人。

    我一转眼,便就听见了一声,“接着!”

    我接过了剑,才发现原来递剑给我的人是若斓。

    难道若斓也来了吗?

    我的的确确是没有看错的,是若斓。

    接下来,就让我来偿还吧!

    我刚拔出剑,便又觉得那股怨念是一直就在驱使着我的。

    我几乎毫不留情的和这些士兵厮杀着,一剑又一剑的下去,根本就没有考虑那么多。

    只是想着尽快解决这些挡路的人。

    有了若斓和言生的帮忙,似乎一切都是那样的易如反掌。

    不出一会,那些士兵就败下阵来了。

    毕竟若斓和言生不是寻常人,再加上我是拥有灵心的促使,所以也长进了一些。

    他似乎是一副很淡定的模样,突然,他冷冷笑了起来。

    “很好。想不到你一个道姑居然认识这么多的能人异士。还真是叫我刮目相看了起来,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没给过你机会了。”

    紧接着,便就看见他拔出了自己的剑,这把剑,沾满着血腥之气。

    以及那诡异的剑气,总感觉这把剑是最厉害的,而人,也不过如此吧。

    他直接朝我刺来,我直接拦下了那一剑,可是却将我击的连连退后了好几步,一时之间,我竟然连提起剑的力气都没有了。

    眼看着他就要走近了,幸亏言生挡在了前面,和他继续厮打了起来。

    若斓扶了我一把,我这才有所踉跄的站起了身来。

    继续握紧了剑柄,我们三人便就和他周旋了起来。

    “把千尘铃交出来!交不出来,你们谁都死!”

    他提起了剑,好像那剑就像是人一样,具有灵性,却又好像是在挣扎着什么。

    难道说,是剑灵入附在了这把剑中?

    仔细看去,这好像是一把上古时期的青铜剑,难道说,真的是剑灵入附在了剑中?

    我一个不留神,便就被那剑气震了出去。

    整个人狠狠摔倒在地,就在他的剑离我只有一尺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飘飘然的灵气,悠悠荡荡。

    缓缓而至,他的剑便就落在了地上。

    随后,我便就看见了楼知仙子缓缓落下。

    他愣了一下,还想拾起剑来。

    但下一秒,那剑便就自己起来,落入了楼知仙子的手中。

    楼知仙子将拿在手中,掂了一下,打量了打量,随行道:“剑灵,不错。”

    可是为什么楼知仙子会出现在这里?

    又为何,会赶得这么及时?

    难道说,楼知仙子也知道了是我拿到了千尘铃吗?

    我和葵兮瞒得那样密不透风,不应该啊!

    “你是谁?为什么我的剑在你的手中不反抗?”简玉此时此刻的声音听起来都是有些不对劲了。

    不知道是惶恐,还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楼知仙子淡然一笑,继续随心所欲道:“所有的剑灵,在我的手中,都是一样。”

    我也才是缓了过来,起了身。

    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楼知仙子的左侧。

    她的容颜依旧,还是那么的美丽。

    仙子不愧是仙子,从内到外的气质都是那样的与众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