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95章 意义
    :

    言生拾起身来,担忧的问着我:“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掉在地上了那把剑,剑身上面全部都是血。

    我更是清楚,刚才是被什么蛊惑了,所以才会做出来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事情来。

    “好像,是灵心。”

    当我这句话出口,便就已经意到了祸端。

    因为毒药还是在的,而言生整个人的脸色也是全然僵住了。

    “灵心?花玖你居然拥有灵心?”毒药就站在我面前,不可置信的问着我。

    我点了点头,答着她:“是,我是拥有灵心。”

    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在隐瞒下去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反正毒药一直就在我的身边,无论怎样她都会知道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我还不如痛快的说出来。

    她笑了一下,似乎是很释然的模样,淡然道:“怪不得冥皇要抓你,原来是因为了这个缘故。”

    毒药是与他人不同的,如果是换作了其他人,定会觉得我拥有灵心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也是一件好事情。

    但是毒药不同,她的的确确是看的很风轻云淡,没有一点点的紧张与不同。

    “既然拥有灵心,那就好好利用吧。可不要像是红衍一样,那般愚蠢的到最后赔上了一切。”

    毒药的这句话是一个警醒,也是我对自己的警醒。

    我是绝对不会步了红衍的后尘,因为我亲眼看见经历过了红衍的一切。

    包括一开始是与世无争的千金小姐,到中间知道了自己是拥有灵心的,可最后,却是被负心之人所背叛,挖去你了她的灵心。

    现在,灵心落到了我的身上。

    我好像是和红衍有着相同的遭遇,但是我绝对不会步了红衍的后尘。

    “好了,快去歇息吧。明天,我还有事情要与你商议呢。”毒药话罢,便就转身不见,而言生脸上的担忧似乎没有减去。

    他一把抓着我到了房舍,沉声质问道:“你居然和毒药在一起?你知道他是谁吗?!”

    言生的话语之中多了一些怒气,我如实答言着他:“知道毒药是谁。”

    言生紧紧皱着眉头,提醒着我:“那你为什么还要和这样的鬼姬在一起?你和她待的久了,你身上的阳气就会被吸干的!”

    我没有再去答言言生什么,因为我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去答言言生了。

    毕竟,毒药想要对我做什么,我是一概不知的。

    以及毒药这一次帮了我又是为什么,我也全然都不知晓。

    就好像是所有发生的这一切事情就像是一个谜团一样,我也确实是一个否解不开。

    脑子中是一片混乱,灵心确实是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不能够拥有。却偏偏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我的确无能为力。

    “好了,既然你不肯说。那就早些休息吧,我会守着你的。”言生话罢,沉沉叹了口气。

    我整个人就像是呆滞了一样,根本就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终究,又是一夜无眠的挺了过来。

    第二天依然带着观中的所有人诵经,可是我却怎么都无法静下心来。

    看见的场景,永远都是红衍被挖掉灵心的那一幕。

    我着实被惊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还好其他人没有因为我的影响而察觉到了有什么古怪,继续平淡无常的诵着经文。

    我缓了缓,又重新闭上眼睛来诵经文。

    可是,依旧是静不下心来。

    因为只要我一闭上眼睛,想到的看到的,便就会是那样恐怖的一幕。

    实在是太过于可怕就一些,可是,我还是依然无能为力。

    尽管我心中没有了杂念,但是只要一闭眼,便就静不下心来了。

    确实是很艰辛的诵完了早经,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没有在大家这里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来,灵心带给我的怨念或许是红衍的,也或许不是红衍的。

    可是我全然没有到了走火入魔的那个地步。

    其实这就已经足够了,只是希望商素华不要再来了。

    我也不想去冥皇的那个地方了,那个地方,能把人闷死。

    我也不想再去尝试一次那些巫师念咒时,要从我脑子里头挖走记忆的时候。

    下午的时候,我便去了一趟后山。

    因为有些衣服要洗,都是那些小师妹的。

    刚刚入观,害怕伤了手,所以我就替她们先洗着,等他们大一些了在自己来洗衣裳。

    不是我太过宠溺,而是真的太小了。

    也确实是因为了槐都真人经常过来讲经,来花卉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大多数都是为了一睹槐都真人的容貌和气度,可惜的是,他们来时,槐都真人却不在。

    他们不来时,槐都真人恰好在。

    “只不过是三十而已,却已经是鬓发镶银丝了。那可真是极具讽刺之意的,不知道你最近可否听到过这句广为流传的话?

    我听的熟悉,这是葵兮的熟悉。

    所以我也没有转过身去,继续洗着衣裳,问着葵兮,“你在说什么?””

    “就是那位水师提督大人,简玉。才三十岁,便已经是满头银丝了。”

    哦,我觉得不以为然。

    葵兮的话里头也是满满的讽刺之意。

    对于我而言,简玉是我最恨的,他为了龙冢之剑可以不顾一切。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得逞。

    我倒是觉得恶人终究是有恶报的,但还是冷声讽刺着:“三十岁,就已经是满头银丝了,恐怕是为了龙冢之剑而操劳过度了吧。”

    “的确如此,我这几日去了一趟天厥都。把火凤凰又借了过来,打算带你去一次沧海。”

    他说到这里,我反应性的起了身,也未顾忌手上有水还未干,就擦在了衣服上面,一脸疑惑的看着葵兮,问道:“去沧海做什么?”

    葵兮的神情很严肃,就像是没有了一点的生息以后,就好像我第一次看见葵兮时的那样。变得冷漠无比,叫人不敢靠近一步。

    他答言着我:“沧海有沧海鲛人。但是沧海也有能够将龙冢永远封住的冰血石。”

    我是越来越困惑葵兮所说的意思了,冰血石?那是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葵兮为何会来找我,要让我封住龙冢。虽然,我曾经那样想过。

    是因为封住了龙冢,鲛人就不用在遭受那样的迫害和屠杀了,没想到葵兮今天就真的提了起来。

    我蹙眉继续问着葵兮:“你的意思是要封住龙冢?可是为什么要让我去?”

    他沉了一下子,眸子间突然就变得温柔似水了起来,就那样看着我,轻轻抓住了我的手,言道:“因为你拥有灵心,所以,也只有你能够有那么大的力量去封住龙冢,这样,他们就不会在为了龙冢而争夺了,泉州城也会平静,百姓也不会受到伤害。这是你所祷告的,也是你的心愿,我们一起完成。”

    葵兮他,是为了我的心愿对吗?

    我整个人都是愣得,脑子里头也是一片空白,沉默了良久,才回答着葵兮:“好,我们就去沧海,拿到冰血石,然后封住龙冢。可是,鲛人会同意的吗?”

    “这也是海后的意思。”

    我乍然转头看了过去,夜笙从那溪水中走了出来。

    满身湿漉漉的,看起来,他真的算是个半个鲛人了。

    在水中,也恐怕是来去自如的吧。

    其实,我心中也是多有些困惑的,皱着眉头问着他:“夜笙。这真的是海后的意思吗?如果封住了龙冢,那么,每十年一次的祭拜要怎么做呢?”

    “祭拜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为了守护龙冢之剑。如果龙冢之剑都被夺走了,那么,祭拜还会有意义吗?”

    夜笙眼底不起波澜的反问着我。

    是啊,如果说,龙冢之剑都没有了,那么,祭拜有什么意义?

    我点了点头,应声答着夜笙:“好,我知道了,我不会辜负海后菱鲛的期望。”

    “总而言之,这一次如果还有人这么做,为了得到龙冢之剑不顾一切。那真的就是他们自找的了,而不是黑鲮鲛人故意要那么去做。”夜笙的话语之中冷意冉冉,看起来,这一次如果简玉和那些人再不听劝,再继续去破坏龙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