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94章 匪夷所思
    :

    在这里就真的如同暗无天日一般。

    我也是真的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在这里生存的下来,这个地方,还要比红衍那里更加的令人讨厌。

    正当我哀愁之时,商素华忽然出现在了囚笼前,冷声道:“你可以走了。”

    “好。”

    我也只是应了一声好字,因为我再也想不出来其他的话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去回答他,明明就是他将我捉来这里的。如果没有他,我现在肯定在花卉观好好的,不至于落到这个境地。

    他打开了囚笼的门,也解开了我身上的枷锁。

    将我带到了冥皇的跟前,冥皇依然是背对与我,听得他漠然道:“冥泽之剑如果我们拿不到,还会继续请你回来的。”

    不!我是绝对不会在来这个地方了!

    虽然我是在心底呐喊着,可是我对冥皇却不敢这样答言。

    因为我害怕答言了他,便呼惹怒了他,继续被关在这里怎么办?

    所以我只有妥协回答着他:“是,我知道了。”

    “走吧。”

    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好像命令我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没有能力去阻止,也没有本事抵抗。

    只有妥协,有些时候的确是恨这样的自己,可是我依旧无能为力。

    还记得上一次灵心助我一把,让我手刃了那个锦王爷。

    但是这一次,却是灵心给我带来了撕心裂肺的痛苦。

    商素华将我送回了花卉观中,我依然像个没事人一样,只是跟大家说了声我只不过是下山办了点事情,而耽误了时间罢了。

    也让大家不要操心,我的话,她们有九分都是相信的。

    回到花卉观中我是松了口气,也不知道葵兮这几日是去了什么地方。如果有葵兮在我身边,我是真的会很安心的。

    起码。他是可以保护我的。

    “观主,有人找您。”

    我正在大殿里头诵经,花溪便在我耳边轻轻道。

    我依然是闭着眼睛,问:“是谁?”

    “是一位叫做言生的施主找您。”花溪答我。

    言生?他又来到了泉州城吗?

    我也着实是惊讶不已的,难道这一次又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你们继续诵经。”

    她们都点了点头。

    我起了身,走出了大殿。

    便就看见了来回踱步的言生,他一上来便就急促问我:“你是不是被抓到冥皇那里去了?”

    言生这般急促问我,也确实是让我惊了一下,我蹙眉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给你的护身符你还记得吗?是护身符告诉我你出事了。所以我刚刚出了泉州城,便又赶了回来。”言生的神情上面是真的多了一些焦虑与不安,或许还是因为了我拥有灵心的缘故吧。

    但是言生是保护我的,他不会拿走灵心。

    这一点我是自己肯定的,因为他也不需要灵心。

    “借一步说话吧。”

    我带着言生到了书房,沉声回答着他:“的确是厉鬼商素华将我抓到了冥皇那里去。而冥皇使用巫术要让我说清楚冥泽之剑在哪里,搜寻了我的记忆,最后我忍受不了疼痛就说了那冥泽之剑是在断葬山。”

    言生听了我的话冷笑了一声,极具嘲讽意味的答言着:“冥皇需要冥泽之剑?笑话。”

    我继续皱眉问着言生:“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冥泽之剑只是属于拥有灵心的人。而红衍让冥泽之剑变得怨气深深了起来。所以让整个剑都变成了鲜红色的,但是,那终究还是属于拥有灵心的人,所以说,冥皇想要拿到冥泽之剑是有目的的。”

    听了言生的解释之后,我果然没有猜错。

    原来是真的,冥皇肯定是有着其他的想法,他想要得到冥泽之剑,难道是要挑起什么事端的吗?

    我皱了皱眉,又松开。

    叹了口气对言生道:“冥皇说过,如果找不到冥泽之剑,还是要将我继续抓回去审问,直到拿到了冥泽之剑。如果我不配合,便就要挖了我的灵心。”

    言生好像是想了一阵子什么,才回答着我:“那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为了你的安全,我就在这里了,先暂时不回去溯山了,等到你这里的一切都风平浪静了下来,我在回去溯山。”

    我蹙眉,问着言生:“这样,好吗?”

    因为我知道言生还有自己的事情在身,所以对他来说肯定是有些冲突的。

    我也不想让言生为了我而停留在花卉观中,如果被传了出去,不知道又是怎样的人云亦云。

    “无妨。”他也只是这样清清淡淡两个字。

    好似又让我看见了第一次见言生时候的场景,到现在,过去了那么久言生好像依旧是那个样子。

    我给言生安排了香客的房间,对外称这是一位从远方来的施主,为了静下心所以需要在花卉观中每日跟着大家诵经静心。

    虽然或多或少都还是有人怀疑的,但是,既然是我答应的,是我亲自安排的。

    作为花卉观的观主,她们也觉得安心。

    夜晚还是依旧去看了每个房舍她们是否已经睡下,这才要回去自己房舍。

    但我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忽然听得有人叫我,“花玖。”

    我转过身去看,居然又是那个商素华。

    我没好气的问他,“你来又是做什么?”

    “我们冥皇有请。所以这一次我就不抓你了,我也相信你是个明白人,跟我走就是了。”商素华笑的很诡异,他这个厉鬼复仇心很强。

    上一次若斓也和我说过了,所以我现在的确是提防着的。

    可是我这一次却没有想到他是找到了花卉观来,真是叫人匪夷所思。

    我刚想大喊言生,便就听见了毒药幽幽之声,“哦,你们冥皇有请?”

    “谁?”

    商素华多少也是惊了一下,警觉性的看着四周。

    我其实已经看到了毒药,她从房顶上缓缓飞了下来,依旧是带着面纱,她平稳落地,浅声道:“花玖是我的囊中之物,你,还有那个冥皇,一边玩去吧。”

    毒药说着,便就走到了我前面,将我挡住。

    我不知道毒药是不是在保护我,但是此刻她能够为我出头已经算是好的了。

    我原来还以为毒药会和商素华是一伙的,没想到毒药今天居然帮助了我。

    商素华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毒药,蹙眉问道:“鬼姬?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毒药冷笑了一声,笑的那样内媚而阴森,就好像是要嗜血一样,她答言着商素华:“因为我想在哪里就在哪里。”

    “这是冥皇的命令,我今天要带花玖回去。还请鬼姬让一下,我不想撕破脸皮。”商素华的话说的也是格外尊敬毒药。

    难道说毒药的位分真的很大?

    哦,对了,毒药以前就是广元真人的首席徒弟,纵使今天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法力依旧是很强大的。

    所以说商素华有些尊敬也是对的,也亦或者是有些惧怕着。

    “没门。”

    毒药风轻云淡的丢下这两个字,商素华的手中即刻幻化多了一把剑,朝着毒药砍了过来,就在这样的危急时刻,突然!

    有人挡下了商素华的那一剑,两剑碰撞,擦出了火花来。

    当我看清楚眼前头人的时候,是言生。

    他是即使出现的,毒药刚才也是有所惊了一下。

    因为没有想到商素华居然会那么快的出手。

    看着言生和商素华在打斗着,我心中也是战战兢兢的。

    因为我很怕他们两个都受伤,反倒是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

    但就在此刻,突然从四面八方涌进来一些穿着黑色斗篷的人,不就是那天念咒的那些巫师吗?

    看起来,他们还是留了一手。

    我们现在的情况处于下势,毒药还要一边保护我,一边抵挡着那些巫师。

    忽然,不知怎的,自己就拔出了剑来,感觉身体都不听自己的指挥了一样。

    我的身体就像是被一股力量注入了一般,一剑刺透了那个巫师的心脏,准确的让我有些诧异。

    而男子中的念头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