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93章 红衍的过去
    :

    整整一个晚上过去,我想的都是怎样来对付冥皇的谎言。

    又是怎样的谎话,冥皇才会相信呢?

    “还没有记起来吗?要不要我帮你?”

    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像是在索我的命一样,我也真的是惊了一下。

    我怔了好一会子,才抬头看着他,摇摇了头,“没有记起来任何。”

    因为我是真的记不起来,我该怎么回答他。

    “把她给我带出来!我要好好让她记起来冥泽之剑究竟是在哪里!”

    他命令的话落下,我便就被那些人架着出来。

    他们将我架到一个好像是做法事的地方,将我绑在了木桩上面。

    我一下子就慌了起来,难道是要给我洗脑?是要给我灌输一些让我入魔的思想?我质问着:“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没有人来回答我,他们每个人的脸上布满了死灰。

    好像,听不见一样。

    而那个冥皇依旧是在自说自话着,“巫师,帮她记起来那些记忆。我要看见冥泽之间究竟是在什么地方。”

    “是,冥皇。”

    他俯身虔诚答着冥皇,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

    随后,他才缓缓转过身来,而脸上却是戴着一张狰狞的面具。

    “行诅之咒,窥之时。”

    他这一下落下,四面便都站了一些披着都斗篷,帽子戴的很严实的一些巫师来。

    他们好像就是在包围着我,我想要挣脱,却是纹丝不动。

    他们全部张口都念起了什么来,我的脑袋越来越疼,感觉身体都已经快要麻木了。

    那个巫师忽然走到我的面前来,双手捧住了我的脑袋,幽幽问道:“你,看见了什么。记忆在哪里?冥泽之剑在哪里?”

    “在哪里?在哪里?”

    脑袋之中忽然涌现了一些记忆,巫师越来越逼问的紧了起来。

    “等一下!”

    冥皇一声落下,他又从那座位上起来,缓缓走到了我面前,而那巫师自行退避在左侧。

    他用勾魂的双瞳盯着我,冷声问:“我在你的记忆之中看见了黑鲮鲛人浅残,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我想都没有多想,一口否决:“没有关系!只不过是差一点被黑鲮鲛人扼死在海底罢了。”

    “那为何,还要海后菱鲛的记忆?”他继续问着我,好像是要追根究底的意思。

    “那是因为我救了鲛人,所以见过海后菱鲛。”我依然没有吐露出来一个字,因为,我不敢否认冥皇是否和鲛人之间发生过什么过节。

    但是我可以肯定,冥皇并非是一个好人。

    他是冥皇,想要得到冥泽之剑,定然是图谋不轨。

    “继续。”

    他话罢,便有转身回到了座位上面,继续窥探着我的所以记忆。

    我只希望,不要让他看见我已经把冥泽之剑从红衍那里拿了出来,交给了席戎上仙,不然,我真的会被他挖了灵心。

    他们又开始念起了什么咒语来,我感觉脑子是快要炸掉了一样,“啊!不要!不要!”

    我好像感觉到了当初红衍被活着挖走灵心的时候,那是一种怎样撕心裂肺的痛苦。

    就好像是我在感同身受一样,那个人,那个人用黄金手挖走了红衍的灵心,血淋淋!血淋淋!

    我不想在承受这样的痛苦了,我不想了!

    “断葬山!冥泽之剑在断葬山!”

    我一时忍不了疼痛,所以只能够说出来冥泽之剑是在断葬山。

    信与不信,在于的就是冥皇他自己了。

    他做了个手势,沉声道:“停下来!”

    这些巫师这才停止了念咒,我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而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躺在一片葱郁的草地之间。

    好像在冥皇那里发生的事情,感觉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他们难道是放我出来了吗?

    那么为何我会在这样一个地方?

    “小姐。该吃饭了。”

    小姐?这是在叫着谁?

    我忽然看见四周葱郁草地的景象被推翻。

    而代替上来的居然是一个大宅子一样的场景。

    募然之间,我又端坐在书桌前,拿着毛笔练习着写行楷。

    手边,还放着一杯银耳莲子羹。

    好像已经是喝了几口,我再放眼去看,这里的书籍都摆满了。

    全然充斥着的是书香气息,可是这个地方我根本就没有来过啊!

    我也根本就不是什么小姐,我家里那样的情况大家都是众所周知的,哪里还做的了什么千金小姐。

    我怎么觉得讽刺意味满满。

    “小姐,您真的该吃饭了,不然夫人一会又要说您了。”

    这声小姐是从门口传过来的,我想着应一声试试吧,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进来说话吧。”

    随后,她迈着盈盈步子,娉婷而来,福了福身,谨言道:“小姐,您是要什么事情要对茯苓说吗?”

    这个丫鬟是叫做茯苓吗?

    可我从来就没有见过她,而心中,居然觉得这么嫩的一个丫头站在自己的跟前,突然觉得顾影自怜了起来,毕竟我以前也是这般?

    这般?这又是哪里来的顾影自怜?

    这根本就是不是我所想的东西?

    我轻轻“嗯”了一声,越发觉得心底难受了起来。

    而这样的难受之感,也并不是我的。

    “茯苓,我最近老是觉得脸上发了痘,你拿个镜子给我看看。”我是看着窗外柳絮飘扬,而对茯苓说的。

    因为我很怕若是被茯苓看出来我有什么的不对劲了,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呢?

    我现在心里头却是战战兢兢的,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难道,是幻境?

    随后茯苓答着我,“是,小姐。”

    我这才从那样的思绪中回来,有所呆滞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茯苓很快就拿了个镜子给我看,我接了过来,看到镜子里头的我,确实是不敢相信的。

    这张脸孔,不就是红衍的吗?

    可为什么会,会是这个样子?

    究竟是我来到了红衍的过去,还是说,我是真的在幻境之中。

    又是否是我自己相由心生呢?

    我刚想把镜子还给茯苓的时候,镜子虽了,她也像是一个泡影一样不见了,眼前的所有东西又开始变得重蹈覆辙了起来。

    又变成了另外的一个场景,我好似听见了千军万马的声音,我不停的跑着,不停的跑着。

    身后还传来令人颤栗的声音,“把灵心给我!把灵心给我我就放过你!”

    我只是不停的跑着,不停的跑着。

    就好像是自己的身体都不听自己使唤一样,那么拼命的跑着,我都快感觉这双腿要废掉了一样。

    “你如果在跑,就不要怪我手下留情了!”

    那个声音依然是想索命的一样,一直不停的这样说说着,我不停的跑着。

    直到看见前面有一条路,便以为是获得了希望,但却发现是条死路。

    前方,是一个悬崖,我究竟是跳还是不跳?

    后面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终究,我是奋不顾身的跳了下去。

    正当我以为自己是要死了的时候,却发现我又是在一个僻静的凉亭里面静静坐着,手旁还放置着一盒棋子。

    而对面,却是没有人。

    棋子也没有动,难道,我是在等着什么人?不不,应该是红衍在等着什么人。

    “抱歉,让你久等了。”

    身后响起了一个男声,我赶紧起身转过身去,身体根本不由自己控制,一下子就抱住了这个男子。

    抱了许久,才放开。

    当我看见他容颜的时候,是那样的清晰,却又是那样的模糊。

    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和她说着什么话,全然都是我听不懂的一些话。

    越来越混乱,越来越混乱。

    直到,我看见这个男子用黄金手挖出了红衍的心,我整个人瞪大了眼睛,是什么?是那个负心之汉吗?

    就是现在拥有不死之身的那个人吗?

    我感觉身体上的疼痛越来越清晰,就好像是被什么撕扯着一样。

    那种疼,是真的无法言语。

    直至我惊醒过来,才发现,我还是在这个囚牢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