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92章 断绝关系
    :

    我心中的确是怒气满满,因为我确实觉得这个亲姑姑真的是太过分了!

    我怒斥着她:“你真是不知廉耻!你为何要把我妹妹买到这里来?!而且还跑到观中来找我,是故意要让我过来的吗?!”

    她的眼神依然是在逃避,依然是在闪躲。

    “她就是要把我买到这里来换钱,我以前以为我的依靠就只有她这么一个亲姑姑了。可谁曾想她变卖了我们家,换成钱供自己花,还把我买到了这里来。真是一个贪心的人!”接话诉求不满的人是妹妹。

    她既然这样不满,那么为何还不要离开?为什么?

    这个妈妈冷笑了一声,讽刺着沈燕:“沈燕。你不要在继续装模作样下去了,是你将沈莲卖给了我,如今觉得沈莲能够给你带来利润,所以你就又想赎回去了,人都不是傻子。”

    “你胡说的什么?!你一个妈妈管我们的家事做什么?!”沈燕也终于是开口了,不过,她却是在和妈妈争执着。

    我并不是很想听她们这样一直争辩下去,因为我已经知道发生过了什么。

    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没有保护好妹妹,尽数都是我的错。

    我如果当时将妹妹带进花卉观中也不至于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说来说去,最愧疚的人莫过于就是我自己了。

    “跟我回花卉观!”

    说着,我就拉住了妹妹的手。

    可谁知,妹妹却是一把甩开了我,冷声道:“你已经不是我的姐姐了!我也是不会跟你回到花卉观去的!”

    我真的觉得格外诧异,难道妹妹就喜欢在这种地方生活下去吗?

    她难道是鬼迷心窍了?还是被灌了迷魂汤?

    “为什么?”我蹙眉看着她。

    就是想要听听她能够给我什么解释,如果解释的不对劲,那我就要来找若斓帮她看看了。

    究竟是不是有鬼在作祟。

    “因为我喜欢这里!我宁可用自己的双手换来一切,我都不会跟你们任何一个人回去的。我卖艺不卖身!妈妈也是对我很好,所以你们谁都不要在多话了!都赶紧走吧!”她说的极其肯定,也说的格外认真。

    可是在我听来我觉得十分荒诞无稽,她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何要这样苦苦逼着自己呢?

    我紧紧皱眉看着她,问,“你是不是鬼迷心窍了?你会喜欢这种地方?”

    我的话刚落下,她便就一口否决了我所说的,“我没有任何的鬼迷心窍!”

    我一怒之下,愤气离开。

    因为在我看来,她真的就像是鬼迷心窍了。

    我知道我对这个妹妹的照顾不是很多,或许,从我入观开始她就觉得我已经不是她的姐姐了,尤其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她就越来越憎恨我了吧。

    而我也把一切想的太天真,她怎么就会去照顾我的妹妹了呢?

    说来说去,她还不是因为了我们家那点仅有的房产,她还变卖了,真是看低了她这个人的做派。

    一路上我都是很自责,很懊恼的。

    可是快要上山的时候,忽然觉得背后凉嗖嗖的,就像是寒气侵袭了后背一样。可是等我转过头去,却是什么都没有。

    再走了几步,便就觉得不对劲了起来。

    这一次一转头,看见的居然是一张死人的面孔,苍白阴森,顿时吓得我连连退后了好几步。

    可是当我看的真切了一些,才反应了过来。

    这个厉鬼,不就是商素华吗?

    他为什么会跟着我?

    “你为何跟着我?”我问他。

    他笑了一下,笑的的确诡异,“因为,我有事情找你。”

    “什么,”

    我话还没有说完,便就被他一把抓了起来,之后便就看见了黑洞洞,还有黑烟环绕着。

    他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请吧。”

    还当我迷糊之时,他便又这么对我说。

    可我看着眼前的时候,真的是觉得商素华这是带我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来。

    四周弥漫着的东西就好像是鬼火一样,时不时的还可以听见怨鬼哀嚎的声音,尤其是这里的阴气,几乎是布满在每一处角落。

    我多少还是有一些疑心的,转头谨慎问着他:“要做什么?”

    他勾唇一笑,越发让我觉得四周冷意冉冉了起来“这里是属于我们这些游魂野鬼的地方。带你来的这里,自然就是鬼界了。”

    “我是问你你带我来是要做什么?!”我多有怒气。

    毕竟是因为了我很怕这些东西,可是他还是要带我来到这里,为什么?

    “进去就知道为什么了。”

    他话落下,我刚要拒绝,他便很大力气的推了我一把,我自己好像是掉入了一个深渊之中一样,怎么出也出不来。

    直到,我摔在地上,那样的疼痛之感才让我清醒了起来。

    “这里又是哪里?!”

    我踉跄着站起了身,看着眼前头的一切。

    好像是一个人在背对着我,他一身黑色装束,但他身上的那股阴冷气息却是怎样都无法掩盖的。

    “来了。”

    他开口,我就惊了一下。

    这个声音就好像是要夺我的魂,索我的命一样。

    他问出来的话也是很古怪,我蹙眉反问,“什么?”

    他依旧背对着,问我,“你难道认不出来我了吗?你又是承载着谁的记忆呢?”

    “记忆?你是谁?”我越来越困惑,也觉得他说的话的确是没有边际。

    “灵心。”

    他说出这两个字随即就转过身来,冷眼盯着我。

    我心下慌张,因为他的眼神太可怕了。

    好像感觉我说错了一句话,他就会随时要了我的命一样。

    可我依旧是那样的镇定,就像是根本不知道一样,反问起了他来,“什么灵心?你在说什么?”

    他这个人就好像是没有表情一样,说出来的话也根本没有任何一点点的情感。

    “你瞒别人可以,可是你瞒不过我。灵心的拥有,你并非是第一人,也不需要装模作样,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就是了。”

    他怎么和魔尊说的是同样的话?

    难道,我拥有灵心的这件事情已经被泄露出去了吗?

    我惊了一下,沉声质问着他:“你是谁?”

    “冥皇。”

    冥皇?鬼界的冥皇?

    “那你是想要做什么?要了我的命吗?还是说,要挖了我的灵心?”

    我警惕的非常高。

    他既然抓我来,肯定是为了什么事情。

    不然,他是觉得不会随随便便让商素华将我抓回来。

    “你,给我从你的记忆中找到冥泽之剑在哪里。然后,把它给我拿回来。”他好像就是在命令着我一样。

    可是冥泽之剑是属于红衍的,是她入了魔道之后才让冥泽之剑变成了那个样子。

    那也是属于拥有灵心的人,他冥皇要冥泽之剑做什么?

    肯定是图谋不轨,我知道大战一触即发,他们都已经在蓄势待发了。

    可是魔尊答应过我的不会轻举妄动,不会伤害百姓,他是没有反悔的。

    但是这个冥皇,就不一定了。

    “那些碎片我也根本就拼凑不起来。想要知道冥泽之剑在哪里,恐怕需要占卜师来帮冥皇占卜究竟是在哪里的了。”

    我睁眼说瞎话,冥泽之剑已经被我从红衍手中拿了回来,交给了席戎上仙,他现在也应该尘封了起来吧。

    但是我敢肯定,冥皇他是不知道的。

    “记不起来,那就给我记!”

    他的脸色突然就转变成了狰狞,“来人!给我把她关起来!直到她记起来了,再来通知我!”

    随即,便就涌上了一对士兵将我连拖带拽,我不停喊叫着,“放开我!放开我!”

    但好像没有人理会我,我就这样被关在了像是一个大型的笼子里头,就这样将我关了起来。

    灵心呀灵心,你也真是个祸害。

    被关进来之后,我是真的很悲观。

    一声都没有出,我该如何脱困?该如何脱困?

    我现在脑子里头想的就是这件事情,因为我清楚在这里待下去是迟早会出事的。看那个冥皇脾气有些古怪,要是真的被他挖了灵心,到时候后悔就真的来不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