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91章 如雷灌顶
    :

    晨钟响起,一如既往规律的一天便又开始了。

    作为观主,就是要执掌花卉观中的大小事务。

    花溪现在也能够带着大家诵经了,也确实是让我宽慰了一些。

    昨天花允告诉过我的,要让去一趟怡红院看看。

    到底是因为了什么事情呢?

    更何况怡红院清晨根本是不开门的,或许要等到下午去了吧。

    我刚刚从主殿出来,便忽然听的身后有人叫我。

    “观主。”

    我转过身去看,多有诧异:“言生?”

    他怎么会来花卉观中?

    他走了过来,礼言道:“观主。言生今天来是有一事想要告知观主。不知道观主可以找个僻静地方?”

    “施主请跟我来。”

    言生的话里头充满了严肃,还有几分诡异。

    他既然能够从溯山千里迢迢的过来,也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知与我了。

    我将言生带到了后院的竹林的凉亭里头,这里没有我的命令是不允许有其他人进来的。

    所以我很是放心的对言生道:“你说吧。”

    言生一直沉压着脸,冷声道:“现在有人已经知道了是你身怀灵心,而那个人就是当年辜负了红衍的薄情之人。”

    我多了一丝诧异,这件事情我明明已经压了那么久。

    按理来说,不应该有人知道的。

    但是言生既然能够这么严肃的说出来,那么我也就清楚了。

    可是我心中也是多有一些困惑,我蹙眉问着言生:“就是那个现在拥有不死之身的人?”

    他的脸上有了一丝表情,而这个表情却是惊讶,他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如实答言着言生:“是红衍告诉我的。”

    “你见过了红衍?你是在哪里见到她的?”言生似乎是很想迫切的知道答案,可是与我而言,言生又为何会将这件事情看的这么重?

    “你为何要千里迢迢的从溯山过来告诉我这些?”我反问着他。

    言生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便即刻回答着我:“那是因为你拥有灵心。我不想让你在重蹈覆辙,和红衍一样。最后,什么都得不到,也什么都没有了。”

    听着言生的话,我心中始终都是有底的。

    虽然说言生性子冷淡,为人有些漠然,但是言生却不会像有些人一样,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情,都是那样的表里不一。

    我点了点头,回答着言生:“好,我信了。是我去了断葬山,红衍告诉我的。”

    我这么一说,言生的表情似乎越加的复杂了起来,也让我变得紧张了一些,他继续沉声问着我:“你去了断葬山?你是怎么进去的?”

    “是席戎上仙送我进去断葬山,然后拿出冥泽之剑的。”我回答的很清楚,几乎是没有一点的模糊。

    “你就真的拿出了冥泽之剑交给了席戎吗?!这是真的吗?!”言生紧紧抓着我的肩膀,质问着我。

    他摇的我有些头晕,我答他:“是,我是把冥泽之剑交给了席戎上仙。”

    “你怎么能够把冥泽之剑交给他呢?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言生几乎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是越来越迷糊,也越来越诧异了起来。

    “为什么?”我问着言生。

    “冥泽之剑是属于拥有灵心的灵女。而席戎让你将冥泽之剑拿回来,就是要封印冥泽之剑。你可知道冥泽之剑的威力有多么大?它可以和整个仙界所对抗。拿在红衍手中的确是一个危机,他利用你,拿回了冥泽之剑,现在恐怕已经是封印了吧。”

    言生的话里头多了一些叹息着的意思,我根本从来就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根本就想不到冥泽之剑居然有那么大的威力。

    我现在也才算是清楚了为什么我拿到冥泽之剑,将剑交给席戎上仙的时候,他对我是几番夸赞。

    原来,只不过是在利用着我罢了。

    我紧皱眉头,问着言生:“那么,我要怎么做?”

    言生垂下睫毛,想了一阵子才回答着我:“我会帮你打探一下冥泽之剑是被封印在了哪里。打探清楚之后,在取回冥泽之剑,那是属于你的,不是属于仙界的。”

    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

    这之后,言生也说了很多叮嘱我的话。

    要让我多加小心,他们很有可能会追查到泉州城来,所以言生叮嘱了我好几遍,我也全然都听了进去。

    他走之前,也交给了我一个护身符,是可以保平安的。

    言生走了之后,我才下山,去了那个怡红院。

    我心中隐隐的,就好像是要出什么事情一样的感觉。

    所以我怀揣着的也是几分不安,当我停到了这怡红院的门口,一切都显得与我格格不入了起来。

    是有着很大的格格不入,那门口花枝招展揽客人的几个风尘女子用诧异的眼神打量起了我来,她们根本就是这样的光明正大。

    丝毫没有一点点的避让,好像是在观察着一件东西一样。

    我轻轻咳嗽了几声,她们才停止了打量。

    其中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子问着我,“你是道姑?”

    “是。”我应声。

    “你一个道姑来我们这青楼是要做什么?”她紧皱眉头,是终于问出了这句话的吧。

    我蹙眉回答着她:“我是花卉观的观主,花玖。我来这里是因为了一个叫做沈燕的人告诉我来这里,但是她没有告诉我是为什么。”

    “沈燕?那你来可能是为了我们这里的头牌沈莲的吧?”她的话里头多少也是有一些不肯定的意思。

    可是我听到沈燕这个名字,心确实是震了一下,“头牌?沈莲是你们这里的头牌?”

    她手里头轻轻摇着扇子,又是上下扫了我一眼,淡然回答着我:“是啊!不过,她可不叫做沈莲,叫做花魁。”

    我的妹妹不可能是成为了花魁,不是有沈燕照顾的吗?

    怎么就来到了这里?这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我也是一定要看清楚了,那个沈莲究竟是不是我的妹妹,我问着她,“可否让我见一见沈燕?”

    她想了一会子以后,才回答着我:“可以是可以。不过,要让妈妈同意了你才能够见得。”

    “那就劳烦你了。”

    我心中也是多有感激着她的,还以为会被拒之门外了。

    “跟我进来吧。”

    “好。”

    她在前面走着,我便就在后面跟着。

    进去以后,我就觉得我一辈子都不应该来这种地方。

    不管是胭脂水粉味,还是人群熙攘,都是我受不了了的。

    我有些过敏,赶紧捂住了鼻子。

    妖媚,纸醉金迷的一个地方。

    我听说过,怡红院是泉州城最大的青楼,来这里的人始终都是络绎不绝的。

    我今天进来一看,也确实如此。

    这里不仅仅大,而且和富丽堂皇。

    “跟我上楼吧。”

    她提醒了我一句,我才没有踩空。

    不然在这里崴一脚,可就真的有些尴尬了。

    上楼之后,便觉得要比下面清净了许多。

    可是还是有的人像是在打量着什么怪物一样的打量着我。

    毕竟我这个样子的打扮是一个道姑,在他们的眼中看来我的确是十分违和的。

    可我来这里也并不是为了消遣什么,我来这里又能够消遣什么呢?

    是因为心中困惑,我是绝对不会相信我的妹妹会做了青楼女子。

    “就是这里了,我帮你说一声你就自己进去跟妈妈说吧。”她还是那个样子,多了一些漠然。

    “好,谢谢。”

    “妈妈!花卉观的观主要见花魁。我在这里跟您通报一声。”她说着,便就把门打开了,对我道:“你进去吧。”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进来以后,我便就听见了争吵的声音。

    我听着争吵的声音便就找到了地方。

    “我今天就是要赎回沈莲,怎么了!”

    “你已经签了契约,就不能够反悔。除非三年之后,你在来赎我肯定是会把花魁给你的。”

    “不行!我今天就要赎回去!”

    争吵的两个人,一个人是沈燕,还有一个或许就是怡红院的妈妈了吧,在看了看,那个女子?不就是我的妹妹沈莲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