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90章 不会辜负
    :

    他就那样倒在了沙滩上,当所有的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虽然还没有死透,可是我清楚,是我手刃了他。

    虽说我的剑并不是多么的具有威力,可就在刚才我刺向他的时候,却忽然感受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

    也是这股莫名其妙的力量让我手刃了他,不然,我还真的杀不死他。

    那个巫师赶紧过来,一把就推开了我,而我手中的剑也自然而然就掉落在了沙滩上面。

    紧接着,他便就扶起了锦王爷。

    颤抖的手搭在了锦王爷的脉搏上面,他整个人的脸色都变成了惨白一片,他忽然起身来指着我,怒斥道:“你是一个道姑!你更是花卉观的观主!你现在杀了人,手上沾满了血迹,你就是触犯了花卉观的戒律!我会让你身败名裂的!”

    “身败名裂那样的话还用不着你这个巫师来说。”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是,槐都真人?

    我缓缓转过身去看,居然真的是槐都真人!

    我心底是说不上来的感动和压抑,没想到他真的会为我说话。

    那巫师似乎也是惊了一下,满脸的诧异和质疑,“槐都真人,怎么会是你?!”

    我就这样看着他,好像他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是那样的令人瞻仰和憧憬。

    “锦王爷作恶多端,屠杀鲛人。他的阳寿,也到此为止。所以,花玖没有错。有错的是你们这些想要得到龙冢之剑的人。”

    他真的说的是平淡而言,但话语之中透露出来的尽数都是威严与震慑。

    “大名鼎鼎的槐都真人会为一个小小的道姑出来说话吗?此前所传的流言蜚语看起来是真的了。槐都真人居然和一个道姑有染,真是天大的笑话!哈哈哈哈!”

    他笑了几声,便带着锦王爷的尸体化作一股黑烟离开。

    而他刚才所说的那句话更是让我心颤了一下,难道,那样的人云亦云又要回去了吗?

    我满脸的欣喜随即就变成了惆怅和黯淡。

    就连看着他,我都是皱紧了眉头。

    他浅浅笑了一下,柔声道:“不要担心。”

    我怔然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我看着海面上的风平浪静,觉得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鲛人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而龙冢之剑也没有被拿走。

    尽管他们现在心中还是图谋不轨的,可是槐都真人是帮着鲛人的。

    “若是以后还敢在进犯鲛人。那么,因果报应,你们自会尝到。”槐都真人这句话就是对简玉说的。

    这一次他们谁都没有拿到龙冢之剑,应该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了吧。

    如果在像那个锦王爷一样,没有记性,一而再再而三的屡屡进犯鲛人,最终的后果就是死。

    不论如何,我是不会让他们伤害到鲛人的。

    “我们走!”他临走之际还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有所愤恨的样子。

    我觉得他还会再次打开龙冢,因为他抱着这样的念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最后宗轩华走的时候的眼神很复杂,说不上来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恳求我来阻止的吗?那么他为何还要继续跟着简玉,这其中也定然是隐藏了什么事情。

    “回去吧,天色也晚了。”槐都真人说着,我才抬头看了看天色,原来真的是已经入夜了。

    他将我送回了观中,还小心翼翼的提醒着我,没有关系的。

    这般温柔的人怎么会是像葵兮和言生口中所说的那样呢?

    我已经开始怀疑起来,到底是不是我用偏见去看待着槐都真人了。

    总而言之,槐都真人真的是帮了我很多很多,以至于我现在都会一些法术,包括明白了一些道理。

    这个观主之位也是槐都真人提携与我的,所以我对他更多的是感激和那份憧憬之情。

    还有敬重,这样的敬重是从很早之前就开始的。

    “观主,今天有位叫做沈燕的人来找过您,可是您不在。”花允说的很恭敬。

    而我也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沈燕?难道不是父亲的妹妹吗?

    我的妹妹也是在她那里生活的,她来找我做什么?

    我蹙眉问着花允:“她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花允犹豫了一阵子,才回答着我:“她说让观主您苏一趟怡红院就知道了。”

    看起来这句话地区的是很让花允难以启齿的了吧,毕竟她自小就入了花卉观,所以怡红院那样的地方说出来,或多或少都会觉得尴尬。

    我点了点头,答言着她:“好,我知道了。你赶快去休息吧。”

    “是,观主您也早点休息。”

    花允告别之后,我才回了自己的房舍。

    当我刚刚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我就感觉到屋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了,我就那样挺在了门口。

    “进来吧,是我。”

    这个声音不是鬼姬的,我好似听过,但又觉得并不是那么的熟悉。

    我进去,缓缓关上了门,点燃了蜡烛,就好像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烛光照射着那个人的面容,我才是看了个清楚。

    这个人,不就是魔尊吗?

    他来我这里是要做什么?

    我蹙眉问他:“不知道魔尊大驾光临是有何事?”

    他的身上依然穿着一身华服,模样更是冷峻不已。

    他言道:“你的鲜血滴在了我的冰棺之中,而那冰棺之中开出的朵朵鲜花让冰棺变成了一个花棺。一般人的鲜血绝对是不会那个样子的。而你,是拥有灵心的对吗?所以才让冰棺变成了花棺。”

    他的话像是在质问着我,又不像是。

    可我是绝对不能够对它说出来,我是拥有灵心的。

    我直言否决着他:“灵心?我没有。”

    他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继续淡然问着我:“你瞒得了其他人,可是你瞒不了我。灵心,你拥有。可是,是残缺的灵心对吗?”

    当他的这句话落下,我的确是怔然了一下。

    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情我以为只有我和葵兮还有红衍知道,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的回答还是很坚决。

    他是魔尊,心里打得什么算盘我是一无所知的。

    如果他心怀不轨,要拿走我的灵心,去做一些丧尽天良的事情。那么,罪魁祸首必然就是我了。

    “因为,红衍。”

    这句话落下,他的脸色明显一变,显得有些哀愁了起来。

    而我则是一头雾水,难道他是去了断葬山吗?

    不然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问他:“红衍怎么了?”

    “红衍。她是一个长情也痴情的人。她宁愿去相信了一个满嘴谎言的凡人,也不听我一句劝。如今,落到了这样的下场,也的确是不应该。最可恨的就是那个薄情寡义之人,若非是因为当年魔界和仙界的大战一触即发,我被尘封在了瞑荒之域,不然,我定然要让那个人尝到什么是地狱的滋味。”

    他的解释让我彻底了明白了起来。

    我记得我在楼知仙子那里拿回来的卷宗,去抄的时候好像就是看见了关于魔界道记载。

    而魔尊,就是因为深爱着红衍,可是红衍的心思全部在那个凡人的身上。

    所以,事到如今魔尊依然是挂念这红衍,所以他才会知道我拥有灵心的这件事情。

    想不到这个魔尊居然也是一个长情之人,尽管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可是他心里面却始终都是有着红衍的。

    而红衍被那样的人鬼迷心窍了,最后送出了自己的灵心,一念成魔,落到了今天的这个境地,的确是叫人惋惜。

    “是,我是拥有灵心,那么你来找我是要做什么?”我蹙眉反问着他。

    毕竟他是魔尊,还要比妖更加的让人提防。

    他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找我,也定然是有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他此刻皱紧了眉头,沉声道:“我想请你帮我把红衍从断葬山救出来。也只有你一个人可以救,不论你提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只要你救出红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