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88章 提为观主
    :

    眼瞧着,便就到了三年一次的仙界招徒大会。

    这一次我们花卉观去的后辈居多一些,毕竟是因为了前段时间发生了很多大师姐触犯门规的事情。

    所以说,观主也觉得让她们去,会失了一些脸面还是什么。

    所以挑选了一些杰出的后辈,我也是要继续参加比试的。

    虽然我不是多么的想,可这毕竟是观主的吩咐。

    到了之后,我似乎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那不就是若斓带着白狐吗?

    若斓也真的很胆大,就那样带着白狐来了。

    依旧,还是琼夕榕上台说清楚了规矩,那个表情,还有那个话语,依然是那样的冷漠至极。

    台底下也没有了任何反对的声音,或许是因为了上一年的那件事情吧。

    没有人在继续敢反驳琼夕榕什么了。

    我也听闻过琼夕榕法力高超,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是可以超过琼夕榕的。

    琼夕榕有让他们闭嘴的那个能力,也有威严。

    如果换做了我上去,肯定是会手足无措的。

    招徒大会的比试已经开始了,可是我却无心去看。

    就和上一次是一样的,因为我觉得和我没有多大的关系。

    总而言之,只不过是来走个过场罢了。

    正当我思绪有些乱飘的时候,忽然有人问我:“师姐,我们要怎么做啊?”

    我转过头去,原来是一位小师妹在问着我。

    我回答着她:“就是比试剑法罢了。切记住,不要伤人性命,赢不赢是并不重要的。”

    话罢,我便就紧紧皱眉看着她。

    她似乎是有些理解了,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我依然是不很放心的,这些小师妹的冲头很大。而且,戾气格外重。

    所以也很担心她会失了原本的规矩,也害怕伤到了她自己。

    刀剑无眼,虽说有各位仙人在这里坐镇。

    可是有些人也难保不会有什么歪心思出来,比试只不过是比试。

    可是我台上,那样的刀光剑影,的确是叫人有所胆战心惊的。

    只希望不要有人受伤就好了,我再次提醒着各位师妹,“切记住,这只不过是一场比试罢了。要自己拿捏好分寸,万万不可以伤人,也不要伤着了自己。”

    “是,师姐。”

    虽然这样的声音有些不齐,但是总有人回答,比没有回答的好的多了吧。

    我微微叹了口气,这些孩子,什么时候才可以改掉那样的戾气,潜心修道啊。

    我也的的确确是为她们操碎了心,生怕她们其中有哪一个人触碰了花卉观的规矩,如果在继续传出去的话,花卉观的名声,也可是越来越差了。

    我深锁眉头,盯着台上,也跟着他们比试的人紧张了起来。

    当我听到青城派的云唤要和蜀山派的弟子对决的时候,我心中是紧张了一下。

    我知道云唤是想拜入席戎上仙的名下,可是对手是蜀山派的弟子,这样一来,的确是有些困难的。

    我也在为云唤紧张着,最终,云唤没有力挽狂澜,还是输给了蜀山派的人。

    虽然隔得不是很近,但我依然能够看见云唤脸上的沮丧和无可奈何。

    并非是云唤太弱了,而是因为对手太强大。

    云唤已经是足够努力了,我相信来年云唤一定可以的。

    “下一轮!花卉观知客花玖对莲花观知客,宋妖儿!”

    这一声落下,着实是惊了我的心。

    我也是有所战战兢兢的下了台,走上了那比试台。

    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是这么的快,前年的时候我记得是很靠后的位子才出场的,今天才刚开始门派的比试,便就是我和宋妖儿的对决。

    我站上了那比试台,这一次我倒是没有多少的担忧了。

    “开始!”

    紧接着,宋妖儿的剑便一如既往的刺了过来,我拦下了宋妖儿的这一剑。

    她来势汹汹依然是没有变得,而我就只有防御着她。

    首先要保证自己不受伤,宋妖儿也不要受伤。

    但是她的剑势的确是太猛了,击的我连连后退。

    直到,宋妖儿将我手中的剑都削锻炼,她才停手。

    我诧异的看着宋妖儿,觉得难以置信。

    她得意一笑,言道:“花玖,你要好好练习。来年,可不要在输给我了。”

    “好。”我也是应了一声她。

    就在要下台的时候,槐都真人忽然走上了台。

    我和宋妖儿对视看了一眼,她的眼中似乎也是困惑不已的。

    随后,我才看向了槐都真人,他的手中好像是拿着一份书简,言道:“花卉观。也是到了十年一次的观主推选。而今天,我要在这里推举一位花卉观的知客,那就是道姑花玖。历练有成,人品贵重。花卉观观主之位,从今天开始就由花玖来担任。”

    听到槐都真人说出来这些话,我当场就愣在了原地。

    我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我真的可以担任花卉观观主之位吗?

    宋妖儿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反应了过来。

    她对我说了声加油,似乎有些不甘愿的意思,但大多数都是好意,我也听的出来。

    随后,在宋妖儿的推搡之下,我才走到了槐都真人的面前,我跪下身来,接过了他手中的那份书简。

    之后他扶我起来,对我浅然道:“你所做的事情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今天特意在这个场合说出来,就是因为你这么多年的努力是没有白费的,要好好加油,好好带领着花卉观。”

    我连连点头,根本都不知道要怎样去回答他。

    “我会努力的,我会努力的……”

    结束之后,我们便就回了花卉观。

    一回去,我便听到的都是祝福。

    “花玖师姐,实至名归,恭喜了。”

    不知道是否是客套话,但是,有这样的话我是很开心的。

    观主的脸色似乎也是很好,完全没有一点点像是被抢了位子的感觉。

    我心里头反倒是愧疚了起来,我没有观主的资历年长,或许是有些年轻。

    我也很害怕我胜任不来观主这个位子,但是观主叫我,和我谈了很多关于当上观主之位,要做什么的这些话。

    “我已到那个退位的年纪了,所以花玖,你要好好努力,让花卉观更加的壮大起来。”观主握着我的手,几乎是说的掏心挖肺。

    我也觉得是有了一些心酸之意,点点头,应声回答着观主:“我会加油的,会让花卉观更上一层。”

    “听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

    观主对我也的确是很放心,可是,我自己对我自己并不是很放心。

    自从执掌了花卉观之后,我才意识到了那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谁做了这个位置,都不会很容易的。

    “观主,有位叫做宗轩华的施主找您。”

    我困惑,难道还不知道上一次的教训吗?

    还要来我们花卉观干什么?

    我有些不悦,“他找我作甚?”

    “听说是有一事要告知观主,他说,好像是关于什么龙冢的事情。”她若有所思,提起来的龙冢两个字眼,着实叫我心惊。

    我无奈,“让他进来吧。”

    “是,观主。”

    之后,宗轩华便就进来了。

    我手中正忙,所以无暇去顾忌他。

    “观主。宗轩华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情要告知于观主您。”

    他对我的称呼也的确是尊敬,若是换做从前,他肯定以为我是一个为了鲛人奋不顾身,去拼尽一切的小小道姑吧。

    可被槐都真人提任为了花卉观的观主之后,就好像一切都变了。

    感觉自己的位分真的是提高了不少,所以我就要更加的去努力做好这个观主的位置,不去辜负槐都真人对我的期望。

    我放下了手中的卷宗,这才抬眼看向了他,平静使然:“说吧。”

    他的脸上好像是挂满了忧愁与焦虑,蹙眉对我道:“离龙冢开启的日子还有两年多的时间了,到时候锦王爷会入龙冢,还有简玉,他们要相争那龙冢之剑,到时候恐怕就变成了龙争虎斗,会让整个泉州城都不得安宁,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出手阻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