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87章 只差一点
    :

    夜笙和姜知音将我安全的送回了泉州城,恐怕,从今以后,我都要在花卉观之中了。

    三年之约,很长,却也很短暂。

    我不会阻止黑鲮鲛人的复仇,因为是他们自作孽不可活。

    再者说了,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去阻止。

    回到花卉观中,观主还是一如既往的让我先去一趟她那里,我过去之后,观主还还是十分热络的抓住了我的手,说道:“花玖啊,这次你可是上了比试大会的榜单,这一次,你可要为我们花卉观争光啊!”

    观主还真的是抬举了我,我根本会的剑法就只有那么多了。

    如果这一次的对手还是宋妖儿,那么我也是必然会输的。

    “观主,我不比试不行吗?”我是有所央求着观主的意思。

    哪知道观主放开了我的手,冷着脸道:“你是花卉观的知客,哪里有不比试的道理?”

    观主就是这样子的性子,她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

    可能是她对我寄予了很大的厚望吧,我只有无奈作罢,应声着观主:“好吧。我知道了。”

    “好了,这几天你就赶紧准备一下吧。到时候一定要给花卉观争光!可不能够在输给了花卉观!”

    观主这句话倒是说的十分严肃,我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起身来便就退避了。

    回到自己房舍后,我的心情是格外忐忑的。

    但是,坐下来的时候听得了一声铃铛响。

    什么铃铛在响?

    反应了半天才反应了过来,原来是千尘铃。

    我拿出了千尘铃,它的四周是萦绕着浅蓝色的光芒,有些晶莹剔透的模样,格外好看。

    一时之间,我也是看入了迷。

    忽然,手中的千尘铃就被一下子抢走了,我惊了一下,“还给我!”

    随后,入耳的声音便就是那幽幽慢慢,“看来,你是真的得到了千尘铃,那鲛人复活了吗?”

    我抬眼看向了眼前头的人,居然会是鬼姬毒药。

    我没有答她,她拿走了我的千尘铃,我就要要回来。

    我沉声道:“你把千尘铃还给我!”

    “放心,我不会把你这个东西怎么样。只不过是看一看罢了。”她话罢,便就把千尘铃随手扔了过来,幸好我接住了。

    不然千尘铃摔在了地上,肯定是要成为碎片的。

    我看了她一眼,有些不悦:“你来又是要做什么?!”

    她闲庭信步的走到了我面前,冷声道:“你入了瞑荒之域,拿走了千尘铃。那么,荒域之魔就应该是放走的吧,现下的时局动荡了起来,而槐都真人还打算再次尘封住荒域之魔,但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妖界,魔界,冥界,仙界,人间。我想,很快都不会安宁了起来。”

    她甚至还说的有了一些挑屑的意思,我冷漠,我觉得她说的有些太过于极端了,我质问着她:“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她冷笑了一声,漠然道:“因为,谁一旦捅破了那层冰。即刻,时局昼乱。”

    是啊,她的确是说的很对,只要谁捅破了那层冰,这天下便就大乱了起来。

    我有错,可同时我又没有错。

    “到那个时候谁又能够知道呢。占卜未来,是有的。可是,谁又能够占卜的清清楚楚呢?恐怕毒药你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吧。你半边脸上的罂粟花,是否就是因为你从前是仙界的人,做错了事情,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印记,我们都知道。”

    我并非是在接穿着毒药的老底,而是觉得她十分偏激,而且极端。

    果不其然,她冷笑了一声,一下子就捏住了我的脖颈,我即刻就感觉到了自己无法呼吸。她手劲大到好像要把我的骨头捏碎一样。

    “咣当!”

    好像是门被撞开的声音,随即,冲进来的人大喝一声:“哪里跑!白狐!”

    这声音不是若斓的吗?

    难道今天毒药要被若斓抓住了吗?

    可是,她看着诡异的笑了一下,一把抓起了我,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把小匕首,抵在了我的脖颈,对若斓提醒道:“你若是敢让你的那只小畜生过来,你就小心这个道姑的命。”

    毒药说的似乎一点都不紧张,反倒是多了一些风轻云淡的意思。

    那是她根本就不怕若斓,她从前可是仙界的人,却因为犯了错误,被烙上了那罂粟花,才落到了如此地步。

    但是毒药是可怕的,她想杀我就杀我,可是我毫无还手的余地。

    除了会练几套剑法,会背经文。

    剩下的,我就什么都不会了,难道作为一个道姑的本分不就是要去做那些事情的吗?

    或许是我自己太过于苛刻了一些吧。

    我知道毒药此刻是不会杀我的,因为她说过了,她杀我,除非是我真的惹怒了她的那个主子,才会要了我的命。

    现在她只不过是在钓着若斓而已。

    “花玖!我就说你这个房间里头阴气太重,让你时刻注意着一些!若非是我今天及时赶过来拿东西,不然你就会被这个鬼姬给害死了!”

    若斓的情绪是有所激动的,我也知道她是很想要抓住毒药。

    可是毒药哪是一般的厉鬼,更不会是若斓说抓就能够抓住的。

    我被毒药抵着脖子,是想说话都不敢说,生怕她那把匕首一下子就划破了我的脖子,到时候,血流人亡。

    “若斓。想不到过去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一直对我耿耿于怀呢。但是呢,你是永远都不可能捉到我的。”我看不见毒药脸上的表情如何,可是我清楚,毒药的这句话说的十分轻蔑。

    她摆明了就是在讽刺着若斓,因为我也听若斓说过了。

    她拜师学艺,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将毒药捉回去。

    在我眼中看来,若斓的确是十分厉害的,但是在毒药这里,恐怕还是要差了很多的吧。

    “废话少说!你放了花玖,让我和你正面比试一次!”若斓说着,便就拔出了剑,指向了毒药。

    但是毒药,依然不予理会。

    她说了声“无聊”便就放开了我。

    而她的人影早就不见了影踪,紧跟着白狐和若斓就追了出去。

    毒药哪里是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追到的呢,若斓都追查了这么久,可惜的是,毒药神出鬼没,她从前又是广元上仙的大徒弟,功力自然是不敢胡乱去揣摩的。

    毒药走后,我也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所幸的是千尘铃还在我的手中,我看到了千尘铃,就想到那三年之后的龙冢之祭,到那个时候,我会手刃了那个锦王爷。

    让他去偿还我父亲的命,就算是触碰了门规。

    也没有关系,这个仇恨,是我一直都在记着的。

    不报仇,我誓不为人。

    心里头想着,更是握紧了千尘铃。

    我赶紧又将千尘铃收了起来,生怕被别人看见了。

    我刚刚收起来,若斓便就回来了,嘴里还不停叨叨着:“该死!有没有追到她!怎么就跑的那么快呢?”

    随后进来的便就是白狐了,只见她累的气喘吁吁的,像是一条小狗一样的吐着舌头。

    哪知道,若斓却是上去就给了白狐一巴掌,揪住了她的耳朵,骂道:“你这些不是很能吃吗?怎么追个人你就累成了这个样子?!你把吃掉的东西都吃到了哪里去!”

    白狐虽然疼的呲牙咧嘴,但还是很正经的回答着若斓:“这不是吃的多了,就胖了,就跑不动了嘛!”

    “借口!都是借口!”若斓又不停的揪着白狐的毛,白狐是一脸求助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赶紧劝解着若斓:“那鬼姬来无影去无踪,的确是追不到。所以你也就不要怪白狐了吧。她也是很幸苦的,每天都要跟着你跋山涉水。”

    若斓看了我一眼,这才放开了白狐,却还是不停的警告着白狐:“这次就放过你,如果下次再继续这个样子,我就剥了你的皮,煮着吃了!”

    白狐连连点头,连连点头,若斓对待白狐的确是太暴力了。

    “你以后千万要注意,这个鬼姬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我追踪她好久,好不容易见到了她,却让她给跑了,真的是很生气很生气!”若斓气鼓鼓的,她也确实是追踪了鬼姬好久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