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86章 复活浮袖
    :

    现在,我是终于可以复活浮袖了。

    我的努力是没有白费的,我一定要复活浮袖,一定!

    我到了南域海这里,已经是夜晚了。

    而这个地方,就是上一次我被夜笙救到的这里。

    看着今晚皎洁的圆月,我也是相信,我是一定可以复活浮袖的。

    我拿出了千尘铃,拿出了尘封的鲛心。

    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我可以静下心来,去复活浮袖。

    听着海风习习,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复活浮袖。

    我滴了一滴自己的鲜血在那鲛珠上面,摇着千尘铃,随后我缓缓闭上了眼睛,念起了引灵之咒来。

    “万事皆允,万事皆虚。世间皆灵,引灵而生!虔诚以待,事事皆允。”

    当我睁开眼睛之时,鲛心已经是有了很明显的反应,忽然!海面上像是划开了一道血红色的印子一样,就像是裂缝一般。

    我多有惊讶,难道是失败了吗?

    可是下一秒,千尘铃从我手中脱离。

    浅蓝色的光芒越来越深沉,照耀在那道血红色的印子之上。

    蓝色,红色。

    这样的光芒交织在了一起,就像是生命和灵性的替换。

    我的目光一直盯着那道印子,直至,缓缓从那道印子中走出了一个女子,而那个女子,不就是浮袖吗?

    我复活了浮袖,是吗?!

    一瞬之间,我忽然看见了黑鲮鲛人的复仇,她也曾对我说过,因果报应。“我们这里黑鲮鲛人就是睚眦必报,一命换整个泉州的溃堤。”

    这个声音好像现在是一直就徘徊在我的脑子之中,挥之不去。

    太上曰:福祸无门,惟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我并不认同黑鲮鲛人的做法是错。

    天道轮回,言生之占卜是对的。

    我本无七情六欲,六根清净。多一步的逾越我都不会跨过,却因为一点点的坠入,而看见了欲望。

    我在幻境之中?还是没有脱离现实呢?

    可是我知道,当我杀死黑鲮鲛人浮袖以后,她化作了一颗鲛珠。传说,鲛人的眼泪可化作鲛珠,她死之后便就成了尘封的鲛心。

    当时是她将剑放入了我的掌心,让我亲手杀了她。她说了,要等着我来复活她。

    可复活之后的浮袖该如何?她们说,让我别抱有痴念,像个小孩子样子。明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人死不能复生,可轮回。

    但想要复活一个作恶多端的鲛人。即便搭上我这样一条烂命也是救不回来的。

    当我真的用尽全力复活了浮袖以后,却发现,一切都变了,她从那道血红色的印子中走出,她原来那样蔚蓝色的双瞳竟然变成了鲜红色。就连鱼尾也都变成了沉黑色。

    她原本,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开始慌了,难道我是做错了什么吗?

    难道我不应该复活浮袖吗?

    她并未多言,只是用那双鲜红色的双瞳看着我,她将我拖在了海中央。扼住了我的脖颈,往下拖,往下拖……直至,我已经快无法呼吸了,她才放开了我。

    “我只是为了得到你的灵心。你复活与我。我本就欺瞒与你,你为何还要这么做?为何还要这般言听计从?”她的声音很空洞,很苍白无力。

    对于我而言,我是真心想要复活她的,是真的很想复活她。

    可是,原来复活她,只是她在欺骗着我。因为她要取我的性命,拿走灵心。

    也让我在此刻知道了原来灵心真的是个祸害,原来,有那么多的人想要得到灵心,拿走灵心。

    可是她恐怕也是活不过多久的,尽管我复活了她,可总归是不可长久的。

    我为何?为何?

    我笑笑,死亡已经近在咫尺了。

    那样的欺骗和背叛就像是嵌进血肉之中的一样,痛苦,像撕心一样。一层一层的扒开,一刀一刀的划在我的皮肉之上。

    鲜血淋淋,我却连呼救声都没有。

    不痛不痒。

    我沉重的闭上了双眼,我以灵心入深海,以海风习习为陪葬。

    可最终,我醒过来是躺在海岸上。

    为何?还要让我活着,活下来难道又是要让我重蹈覆辙的颠沛流离吗?

    终究,别人还是结果不了我,真是可笑。

    沉默许久。抬头看了看天空,却发现泪水已经在眼眶里面打转了。

    我真的是很不可思议这件事情,浮袖亲口告诉我,她是为了我的灵心。

    可终究,浮袖不是放了我吗?

    我知道,她是不忍心的。

    我也从来就不相信黑鲮鲛人是那样的狠心,我也相信,浮袖是善良的。

    可是灵心这个东西,我是真的很不想要。

    但是她就长在我的身上,我又能怎样?

    我好像尝到了心灰意冷的感觉,一直从这里坐到了天亮。

    “你应该明白,你拥有灵心,就是要被很多人都盯上的。也怪不得谁,我们也并非是真的想要拿走你的灵心。”

    是菱鲛在说话,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菱鲛已经是站在了我的面前。

    菱鲛的确说的很对,因为我拥有灵心,所有被人盯上的对的。

    就像是琼夕榕那样警告着我一样,还有红衍发生过的事情,都是那样的历历在目。

    我沉沉叹了口气,答言着菱鲛:“是啊,拥有灵心本来就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够这样瞒一天是一天了。”

    当我真的看清楚的时候,她身边站着的人是浮袖。

    她含笑看着我,言道:“花玖,谢谢你将我复活。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是你复活了我,这条命也是你的。”

    看着浮袖这样笑着,我也笑了一下,淡然道:“是我杀了你,也是我说过了要复活你,我就一定要复活你。现在看着你复活了,我的心愿也了了。”话罢,我又想起了什么,赶紧对菱鲛道:“你们知道锦王爷要入龙冢,拿走龙冢之剑的事情吗?”

    想不到的是菱鲛的表情是极其漠然的,“他拿不走的。还有人,在同他对抗着。”

    菱鲛一说出这个话,我就困惑了起来,我急促问着她:“那个人是谁?”

    菱鲛面无表情的回答着我:“那个人就是当年拿走了红衍灵心的人。他现在拥有不死之身,但他想得到的更多。就是主宰着整个世间的权利。他的野心勃勃不是一般人就可以比得起的,自然,他们都拿不走龙冢之间。”

    原来,有那么多的人是想要得到龙冢之剑的。

    我的眼神落在了自己手中拿着的千尘铃,随后便看向了菱鲛,就好像是有了一丝希望的看着她问:“千尘铃现在在我的手中,他们是不是拿不到千尘铃就打不开龙冢?”

    菱鲛摇了摇头,笑道:“不。拿到千尘铃和鲛珠是为了早日能够打开龙冢,如果找不到,那就等到十年一次的龙冢之祭,他们自会趁着那个机会去夺取龙冢之剑。”

    菱鲛皮笑肉不笑,这句话说的也是格外渗人。

    我困惑,问着菱鲛:“为什么?”

    “因为,那个时候黑鲮鲛人的复仇才刚刚开始。”菱鲛说的更加冷然了起来。

    怪不得我刚才就觉得菱鲛说的话是有些诡异的,现在听了她的这一句话,我就更加的笃定了起来。

    我好像已经看见了黑鲮鲛人的复仇,是那样的可怕,更是那样的残忍。

    因为,他们怎么对待鲛人的,黑鲮鲛人就要百倍的偿还回去。

    这并非是一句玩笑话,而是事实。

    菱鲛的睫毛闪动了几下,看着我言道:“好了,我让夜笙和姜知音送你回去,下一次再见,恐怕就是三年后的龙冢之祭了。”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

    随后,便就看见了姜知音和夜笙出现在了沙滩上面,朝我走了过来。

    菱鲛和浮袖入了海,姜知音笑盈盈道:“好久不见了。你复活了浮袖,真是一件令人诧异的事情呢!”

    姜知音的话里头是多了一些夸赞的意思。

    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