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83章 叨叨叨不停
    :

    第二天,我几乎是同若斓一起起来的。

    而白狐还四仰八叉的睡着。

    若斓刚起来,便就揪住了白狐的耳朵,骂道:“小畜生,还睡什么呢睡?!赶紧下山去做事!”

    白狐疼的“嗷嗷”叫,但似乎若斓还是没有任何想要松开的意思。

    最后还是我劝了若斓几句,若斓这才放开了白狐。

    若斓的确是一个正经的人,但是对于白狐,若斓就好像是有了一些奇怪。

    老是爱欺负白狐,这个白狐吗?好像也很喜欢若斓说她。

    说来说去,两个人都是格外古怪的。

    离开之前,若斓提醒着我:“花玖,你这屋子里头最近少了些诡异气息。若是看见那个鬼姬,定要告诉我!”

    我点了点头,答言着若斓:“好,我知道了若斓。”

    我回答的就好像是真的一样,其实若斓的判断根本就没有错。

    鬼姬会时常出现我的房舍之中,但是,我隐瞒了。

    毕竟,我是答应过了鬼姬,要替她瞒着的。

    那是因为鬼姬告诉过我,怎样去解救浮袖。

    所以说,都是相互合作的关系。

    还是一如既往的带领着大家诵经,做功课,练剑。

    在花卉观的日子。我总觉得是最美好的时刻,我是一个道姑,我深爱着花卉观这里的一切。

    潜心修道,将来将自己的骨灰撒在花卉观的四周。

    那可能是我唯一的心愿了。

    因为我确实是很喜欢做一个道姑,我没有别人那样远大的抱负,只想安安静静做一个道姑。

    或许,在别人的眼中认为我可能会傻。

    甚至有一个和我同辈,一直都在潜心修道,最后被提点到了仙界,好像做了一个小仙女什么的。

    我曾几何时,在哪里见过她。

    她一直说我实在是有些太蠢笨了。

    外面当时传的风言风语的,槐都真人要收我为徒弟。却被我拒绝了,她对我就是劈头盖脸一顿。

    说到最后,反倒是我自己生气了起来。

    因为我只想做个道姑,并不想成仙。

    每一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只不过都是选择的不同罢了。

    转眼之间,便就到了正中午。

    这天也快要入秋了,没有了夏日的炎热,的确是秋高气爽的模样。

    也不诵完经,有些汗津津了。

    “师姐,我们过去用午膳吧!”

    拉着我衣角喊我师姐的人便就是当年还小小一点的花溪,如今都变成了一个小姑娘了。

    可是她笑起来的模样还是那样的好看,就像是阳春三月里头的天气一样,如沐春风。

    我笑笑,牵上了花溪的手,应道:“嗯,我们过去吧。”

    我牵着花溪便就来到了武姑这里,我第一眼进去先是看了看水缸里面有没有水,那几次的事情已经让我怕了。

    很是害怕再去后院提水,然后,见到葵兮……

    哎,从前是这个样子的。

    但现在,好像已经是释然了很多。

    我先让花溪赶紧吃午膳,我看着坐在小板凳上的武姑,她啃着一根胡萝卜。其实武姑这个样子,都是大家已经稀松平常得了,我笑颜问着她:“武姑,大米和面还够吗?”

    武姑一拍大腿,就像是要说书一样,回答着我:“够着呢!你不在的时候,这花卉观里头来了一位富商香客,专门是给花卉观来捐献东西的。包括吃的用的,就连那大米不知道搬来了几十袋子,腾出来了一个房间,才是装的下了。还有那钱财,我们花卉观是不收的,但是他硬要给。没办法就收下了,今天晚上给你蒸豆沙包!”

    这个事情我还是不知道的,武姑这么一说,我就全然清楚了起来。

    原来是因为有一位富商香客给花卉观添了这么多的东西,我还以为是其他的原因呢。

    我依然是笑了笑,答言着武姑:“好啊,武姑。我么这么多的人,你蒸起来恐怕是要麻烦了。武姑您忙不过来,可以让我过来给你打下手的。”

    武姑又咬了一口胡萝卜,爽朗道:“没问题的!”但紧接着,武姑又对我道:“花玖,你可知道,马上就要换观主了。”

    武姑的声音也是压低了些许,我是有些诧异的,因为我从未听说过啊?

    我蹙眉问着武姑:“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是谁说的?”

    “这不马上又要到三年一次仙界的招徒大会了吗?招徒大会完了之后,便就是换新观主的时候了,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当上观主之位了!”

    武姑说的莫名其妙,她最后还是没有回答我到底是谁说的。

    我苦笑了笑,答言着武姑:“武姑,你可不要乱说。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当观主,其实做一个知客就已经很好了。”

    武姑这个人,还是有些八卦的。

    我可不想让她变得和花漾一样,到处去散播。

    如果是那个样子,我又有一段时间是要陷入无奈的阶段了。

    武姑站起了身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说的,对了,前几天听说你去做法了,怎么样?”

    武姑拍了几下我的肩膀,我都感觉自己的肩膀像是快碎了一样。

    武姑的力气是真的很大,而且饭量,都要顶我三个。

    我的脸色其实还好,刚才被武姑那样拍了几下,我确实是有些受不了,但还是回答了武姑:“还好。”

    武姑又拉着我说了半天的话,其实就是武姑跟我说了一些八卦而已。

    不得不说,武姑一旦是打开了话匣子,就叨叨个不停。

    我也是再一次见识了武姑的话匣子,在这花卉中,除了以前还在的花漾,还真是无人可比拟。

    等到武姑说完,我才是去用了膳。

    下午,诵完经之后,便想去后山摘一些果子过来。

    是花卉观在后山种的柑橘,每到这个时候,便就成熟了起来,还有专门培育的道姑子在后面守着。

    说起来,也是许久未去了。

    以前经常去后山打水,反倒是错过了。

    摘回来之后,也让大家一起尝个鲜。

    毕竟呢,花卉观的门规是不可以吃荤的,所以水果就已经是很好的东西了。

    下午,我便就去了后山。

    但走着走着,是觉得后面好像跟了一个人一样。

    等我一转头,却是被人捂住了眼睛,“猜猜我是谁?”

    这声音一听我便就知道了是谁,“葵兮。”

    她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还言道:“一下子就被你猜出来了,不好玩。”

    “那是因为你太笨了!”我说着,便就指着葵兮的脑袋。

    他反倒是嘿嘿笑着,似乎是很享受的模样,我赶紧又把手收了回来。

    一下子便就觉得尴尬了起来,可是他倒好,依然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这还是和我一起去天厥都的同一个人吗?

    我怎么越看越不像。

    现在是一点严肃都没有了,反倒是玩性大发了起来,他忽然一把抱住了我 ,就像是赖在了我怀里一样,俏皮问着我:“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我要去摘橘子。”我答完他,便开始有些嫌弃的推着他。

    他反倒就真的像是一条蛇一样的缠了上来,还是一贯的耍死皮:“摘桔子啊!带上我好不好?!”

    好像,他本来就是一条蛇。

    我翻了一个白眼给他,冷声道:“想和我一起去摘桔子,好啊!那你先变成蛇在说吧。”

    我这句话刚落下,他便就很识趣的变成了一条小蛇缠在了我的胳膊上面,还问着我,“这样好了吗?”

    “好了。”

    我答了她,继续走着。

    走了大概不多几步,便就到了这块橘园。

    “花玖师姐,你过来了?”

    问我的居然是花允,她的言语之间是格外热络的。

    我怎么说我回来还没有见过花允,原来是到橘园这里来看着橘园了。

    看着她现在多有开朗的意思,我倒也是放了几分心。

    我笑笑,答言着花允:“嗯,橘子好了,我过来给观中的师姐师妹们摘些,让她们尝尝鲜。”

    “师姐,你就不要忙了,我帮你去摘吧!”

    花允说着,便就拿起了地上放置的一个篮子帮我去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