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82章 捉鬼
    :

    我将若斓带到了那个葛家,若斓一进来,就已经是觉察到了不对劲。

    她沉声提醒着我:“有可能,你所说的那个鬼胎是真的。但究竟是不是,我还没有把握。”

    我点了点头,是紧皱着眉头。因为我知道,若斓必须要看过了之后,才能够下定论的,我答言着她:“还是去看看在说吧。”

    她没有再说其他的话,但是依然可以看的出来,眉头也是同样紧紧皱着的。

    到了之后,那阮主子好像是一脸的惆怅与焦虑。

    她见我进来,赶紧过来拉住了我的手,问道:“你就是花卉观的知客花玖吗?”

    我点了点头,应声道:“是,是我。”

    “我上一个孩子是死胎,我现在又怀了孩子,请你一定要帮帮我,让我顺利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好吗?”她的话里头多了一些央求的意思,但是,怎么说。

    这个孩子究竟是不是鬼胎,我多有些困惑。

    所以我叹了口气,对她道:“你这个孩子有可能是鬼胎,我请来了捉鬼师帮你看看。之后在定论吧。”

    说着,我便就向后退了一步。

    若斓上前去,问道:“你这孩子是什么时候怀的?”

    她一脸的诧异,质问道:“我怀的孩子怎么可能是鬼胎呢?怎么会是呢?!”

    她或多或少都是诧异无比的,毕竟我就这样横冲直撞告诉她怀的是个鬼胎,她肯定会觉得古怪。

    就连我自己也是觉得蹊跷了一些,一个平凡人,怎么会怀上鬼胎呢?

    若斓的脸上依旧是那样的风平浪静,她再一次问道:“我问你,你这孩子是什么时候怀的?”

    面无表情的模样的确是有些可怕,阮氏看着若斓的脸色也是多有了一些畏惧的意思。

    她沉沉叹了口气,才回答着若斓:“就是在两个月前怀上的。”

    “说说两个月前,让你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情。”若斓还是那个冰冷如霜的模样,不喜不悲。

    看起来也多少就些像是格外不情愿的意思一样。

    她想了一会子以后,才答言着若斓:“那是葛老太太的大寿,自然宴请的很多名门闺秀,我与一人聊的很来。所以一直就聊到了后半夜去,她还给我送了一个香包,还请我喝过茶。我怀孕的时候,她还亲自过来熬了粥给我喝。我对她的印象是极其深刻的。这有什么关系吗? ”

    若斓没有即刻答言,而是想了想。

    我们也没有人打扰她,之后,若斓才缓缓开口:“那这么说,那个女子你素不相识,你们相聊甚欢?那你可知道,这个女子是泉州城哪家的千金小姐?”

    她摇摇头,“不知。”

    若斓的神情没有一点点的释然,而是越发的紧张了起来,她继续严肃问着:“她可还给你送了什么东西?”

    她转了转眼睛,想了想,才回答着若斓:“还送了个簪子给我。”

    “簪子就不是。那么你可有发觉她有些古怪?”若斓问。

    她怔了一下,“古怪?”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急促答言道:“她总是会天黑了过来!而且,我都已经快沉沉要睡了,她却精神的像是白天一样。非要拉着我说话,一讲便就半夜。”

    她这么一说,就连我都是明白了。

    一个正常人,三更半夜不睡觉,非要拉着人来说话,不是鬼是什么?

    这个阮氏也是有一些愚笨,怎么就不觉得蹊跷和古怪呢?

    若斓忽然苦笑了一声,继续问道:“那她跟你说的是什么?”

    “经常会提起来乱葬岗那个字眼,也会说一些泉州城过往的事情。就连大部分事情都是我不知道的,但是也听着有趣,所以就听下去了。”

    我明白了。的确是鬼,就像是夜笙和姜知音一样。

    早早就死在了那场战乱之中,但是最终被海后菱鲛救下了,才不至于变成了鬼。

    也算是成了半个鲛人了吧。

    若斓继续问着她:“今天晚上她可否还会来找你?”

    “应该会在子时来找我的。”

    若斓言道:“好,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你还是做你该做的事情,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看起来,这才是我道姑应该做的事情了。

    道姑,道姑。

    和道士的含义是一样的。

    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做过法,也没有驱过鬼。

    现在跟上若斓,也实属是要做一个道姑应该做的事情了。

    我和若斓还有白狐就在那屏风的后面等着,之前,若斓撒了一把茯苓粉。

    说是这样就不会被那鬼察觉出来有什么问题了。

    子时, 一个脆脆声的声音响了起来:“阮妹妹,今天的胎像可稳妥?”

    我侧了侧身子,正好看见一个女子,有些粉雕玉琢的模样。

    难道,她就是那个鬼?

    可是,怎么看都不像。

    她好似是听到了什么动静,猛地一下就看向了这边,我赶紧将自己的身子收了回来。

    幸好没有被她发现,不然就功亏一篑了。

    “今天的胎像稳妥的。”阮氏的回答也很稳,丝毫听不出来就什么样的奇怪。

    “我和你说,这孩子就是要好好护着的。你知道吗?我以前也是怀过孩子的,但是无可奈何,孩子胎死腹中。我被夫家的人关在后院一个月,然后又被人陷害,唉……你说姐姐这命苦不苦?”

    她的一句话之中,愁苦和哀伤之意较为多。

    那这么说来,她被人陷害,致死?

    随后,只听得若斓一声喊:“白狐!”

    白狐随即就冲了出去,咬住了那女子的衣衫。

    那女子顿时大叫一声,“阮妹妹!你这里哪里来的这等小畜生啊?!”

    眼看着若斓出去,我才赶紧跟在了若斓的身后。

    她女子站起身来就要走,被若斓一把抓住,若斓快速拿出符咒,念了几声咒语,那女子便是一步都挪不动了,居然乖乖的做了下来。

    紧接着,白狐才放开了嘴,我方才看见她呲牙咧嘴的模样,还真的是不敢相信她变成人之后,竟然是一副芊芊女子的模样。

    “阮氏!你居然找来了捉鬼师?!”她怒目圆睁的瞪着阮氏,阮氏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赶紧连连退后了好几步,差一点就栽倒在了我的身上。

    我扶了扶她,安抚道:“不用担心,有若斓在,没有事的。”

    她点了点头,整个人估计还是受了惊吓。

    毕竟连续两个月和一个鬼在打交道,想想,都觉得后背发凉。

    若斓即刻就拔出了她的那把剑,寒气凌冽的抵在了那女子的心口,质问道:“说!是从哪里逃出来的?!究竟是孤魂野鬼,还是有主的乱鬼?”

    她冷哼了一声,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若斓在继续问了几声,她还是没有吭声。

    若斓冷笑了一声,将剑收入了剑柄之中,从随身背着的道士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像是罗盘一样的东西,但并不是罗盘。我的道姑包中是有着罗盘的,但是,若斓取出来的明显和我的不一样。

    她的这个罗盘是黑颜色的,像是檀木雕刻过的一样。

    还有股檀木浅浅的问道,她在上面划了几下,那罗盘上面的指针飞速转了起来。

    直至,指针停在了地方上面。

    若斓勾唇笑了一下,言道:“徐氏,你早就在十八年前过世了。就是像你刚才说过的一样,你被人陷害致死。然后,现在葛家的这个宅子就是你原来嫁入的夫家,而阮氏住的这个地方,便就是你以前住过的。是吗?”

    她的脸色明显大变了起来,质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那些道士都查不出来的东西,你一个捉鬼师居然查的出来?!”

    我身旁的阮氏更是抓紧了我的手,虽然被捏的有些生疼,但是看见她惊恐的样子,就这样让她抓着吧。

    又不会少块肉的。

    若斓的神情一直未变,似乎就算是多大的事情发生了,她依旧镇定不已。

    她冷笑了一声,“呵,你以为我这个捉鬼师是白学的吗?自六岁起,我就跟着师父学着捉鬼,做法,到现在,二十年过去了,你觉得我会查不到这点东西?真是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