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81章 回花卉观
    :

    槐都真人不在的日子里头,的确是度日如年的感觉。

    但是,他为了人间的太平,去镇压那些魔教之徒,是情理之中的。

    既然受人爱戴和尊敬,那就必须要拿出来真本事。

    而槐都真人当初将荒域之魔封印在了瞑荒之域,现如今荒域之魔又有了动静,自然是要他第一个出手的。

    我在这里,也是静下心来做完了那些事情。

    之后,的确是兑现了楼知仙子的承诺。

    我被送了回去,我终于是离开了仙界。

    又重新回到了花卉观中,观主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个样子,只不过是越来越亲切,越来越热络了。

    我知道观主这般热络就没有什么好事情,果不其然。

    观主说,泉州的一大户人家,出了一件胎死腹中的事情,让我去看看。

    观主可能是认为我在槐都真人那里学到了东西,其实什么都没有。

    那些功课经,还有法术类的秘籍,我只负责却抄,根本没有去练习。再说了,那也不是我可以学习的东西。

    一旦走火入魔,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我只好答应了观主,刚来便又急匆匆的下山去了。

    泉州城的模样并没有改变多少,还是一切如旧。

    但我听说,那个水师提督依然是在泉州城。

    或许,是等着十年一次的龙冢之祭吧。

    他还真是耐得住性子,居然可以等十年,不对,现在,还有短短三年时间了。

    马上就要到龙冢之祭了,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的!而且,槐都真人也说过了,他这一次会帮着鲛人的,他就一定会帮助鲛人。

    我到了之后,进去院子里头是一股扑鼻的苦药味道。

    两个丫头守着个炉子熬着药,我问了一声:“可否是这家的主子去花卉观找的人?”

    一个丫头赶紧扔下了手中的扇子,起身来,言道:“是啊!是啊!就是我们家的主子!”

    我蹙眉问着她:“你们家主子现在在哪里?”

    她的面色也是多有了一些为难的意思,叹气道:“我们家主子恰逢不巧,刚去了花卉观祈福,没想到花卉观就已经派人下来了。”

    还真是阴差阳错,我倒是觉得无碍,淡言道:“那我就在这里等等吧。”

    “那就先请您坐下来吧。”她倒是说的很客气,说着就要给我去搬个凳子过来。

    我赶紧摆了摆手,婉言拒绝着她:“不了。我习惯站着。”

    就在此刻,突然进来了两三个模样狰狞的大丫鬟,嫌弃的拍了拍自己身上,鄙夷道:“她是和男子私会,害怕被老爷发现了,才去花卉观祈福的吧!那一天正好被卢兮轩的官友给看见了,纸是包不住火的,更何况,现在又怀了一胎,觉得又会是胎死腹中了吧?”

    她这个话怎么说的有些颠倒和奇怪,我诧异的看着她,问:“现在是又怀了一胎是吗?那么之前才是胎死腹中的对吗?”

    “回道姑您的话,是这个样子的。”想不到她说话还是对我恭敬。

    我原本以为她是也会鄙夷的回答着我,给我难堪的。

    没想到,她居然这样回了我的话。

    我刚想问,便就听见那丫头又 啧啧称奇,讽刺道:“今天这是什么风把柳姨娘身边的大丫鬟给吹了过来,还真是稀客呢!”

    我知道,一个大宅院之中,女人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

    就像是幽幽深宫之中的妃子一样,斗来斗去。

    我最不喜欢处理这样的事情,但是花卉观就是避灾祈福的地方,既然百姓有要求,就是要办到的。

    但是每一次观主都将这些事情推给了我,我也没有拒绝什么。

    我原本就只是以为祈个福,让她肚子里头的孩子平平安安罢了,却没有想过,她曾经却是胎死腹中过。

    这样一察觉,便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我觉得应该找若斓来看看,不然到时候查出来不对劲,那就已经是为时已晚了。

    我虽称不上道法高深,但是对于一些小灾小病我还是信手拈来的。

    上一次钱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这一次,我就断然不会掉以轻心了起来。

    她勾了勾唇角,似乎是显得有些得意,继续争辩不休着:“呵,你们家主子那些破事情不要以为我们都不知道!恰逢暴雨,老爷此时是回不来,这个孩子是谁的都不知道,你还有资格在这里反驳我?也不看看你们主子本来就是一副狐媚样子,说不定就是个狐妖呢!”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还是颤了颤。

    难道,怀的是鬼胎?

    我整个人的神经一下子都紧绷了起来。

    若是如此,那就只要尽快找若斓了。

    其中一个扇炉子的丫鬟起了身,疾步走到了那个大丫鬟面前,一把推开了她,“你胡说什么呢?!我们家主子是好端端的人!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呦,你找打是不是!”

    眼看着她们挽袖子是一副要打架的架势,我赶紧制止着,“口舌之争没有必要演变成腿脚之争!都住手!”

    那个大丫鬟看了看我,又看向了那个丫头,说道:“既然道姑子都这样说了,今天的这件事情就算了,如果还有下一次,可别指望我会收下留情!”

    紧接着,她又言道:“我们走!”

    家宅里头的斗争,还真是多有些可怕。

    真不知道观主为什么要经常让我来做这些事情,明明观里头还有那么多比我有资历的人。

    我也实属是不明白观主究竟是何意思。

    但是既然已经来了,就要做好一些。

    万万不可以埋下祸害,我是一个道姑,并未将救人一命甚造七级浮屠看的那么重,而是觉得那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

    那几个大丫鬟走了之后,我才转过身紧皱眉头叮嘱着他们两个:“你们也不要太激动了。口舌之争演变成拳脚相争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你们主子可能怀的孩子有些不对劲,让你们主子来了之后,哪里都不要去,我去请一个人过来。”

    她们两个人对视了一下,点点头,有些严谨的回答着我:“好,我们知道了。”

    “嗯。”

    随后,我便就离开了。

    若真的怀的是鬼胎,那可就不好说了。

    我现下是不知道若斓在什么地方的,但是我知道若斓喜欢在泉州城的一家食肆里头吃饭,我过去看看她究竟在不在。

    我刚从那家出来,便就听的声后一声唤:“花玖!”

    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我是多有些诧异的,当我转过身去,看见的居然是那个宗轩华,我即刻就转过了身,头也不回的走着。

    但是他却是快步跟了上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沉声道:“花玖,你听我解释!”

    我冷笑了一声,漠然反问着他:“施主,我和你素不相识,你又要和我解释什么呢?”

    “上一次屠杀鲛人的事情我没有阻止是我的错,但是你要相信,简玉他是没有坏心眼的!”他皱紧了眉头,说的就像是真的一样。

    他也真是会替那个水师提督洗白。

    这件事情,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我甩开了他的手,冷声道:“他助纣为虐的事情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想要替他洗白,那是绝无可能的,我也警告你,不要在继续跟我说你们是逼不得已,除非你们自己也是愿意的!一个人的野心勃勃就已经是证明了他的企图是什么。”

    我没有过多的停留下去,赶紧离开了这里。

    这样的人,又能够有什么实话?

    如若换做那天我没有亲口听诛言的妹妹说,尤其还是槐都真人在场。

    他今天的解释我都是全然会去相信的,我的心的确很软。

    但是我亲眼看见了鲛人被屠杀,我的心是硬的。不会再让他们继续去屠杀鲛人了,人心叵测,居然这么的可怕。

    我内心一直都是忧心忡忡的,如果真的是那个样子的话,就不是我能够解决的了的了。

    我找到了这家食肆,进去之后却发现没有若斓的身影。看起来,我又要无归而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