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79章 红衍
    :

    他走近了我,挑眉问:“是吗?”

    “是。”我依然是答得格外笃定。

    “那你可清楚,你自己拥有灵心?”他的话里辗转反侧,又问道了这里。

    我没有任何的犹豫,依然笃定答言:“不清楚。”

    我一直都没有抬头去看他的双眸,因为太过于清澈了一些。

    看他一眼,就仿佛自己像是被看穿了所有一样。

    他继续说着:“好,既然你不清楚,那你就要做一件事情。”

    我这才抬起了头,看向了他,蹙眉问道:“什么事情?”

    “我送你去断葬山。你去见一个人,拿到她的冥泽之剑他好像说的没有任何尴尬,反倒是觉得顺理成章的意思。

    我越来越不解了,为什么要送我去断葬山?

    我知道,断葬山中是关押着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红衍。

    他让我去,我总感觉是充满了阴谋。

    我留了一个心眼,问他:“为什么?”

    “因为断葬山进去一次,就要损失百年功力,而你拥有灵心,并无任何损伤。”他解释的也是短短一句。

    难道就仅仅只是因为了我拥有灵心,才会派我去的吗?

    也恐怕全然不是的吧,或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我仿佛看见了席戎上仙眼底的阴谋和诡异,我一时之间犹豫了良久,才答言着他:“可是我只是一个小小道姑,恐怕,是去不了的。”

    我其实就在是推脱着,因为我就是不想去。

    我知道他所说的那把剑是怎样的,我在梦境之中见过。

    好像是一把鲜红色的剑,不知道是不是被鲜血染红的,亦或者是其他什么样子的。

    总而言之,我记得不大清楚,我也看的十分莫悔。

    他的眸色好像变得是更加深沉了一些,继续肯定道:“你可以。因为你拥有灵心。”

    我知道我如果再继续反驳下去定然会惹得席戎上仙不耐烦了,我只好无可奈何的答应了他,“是,花玖知道了。”

    他淡然笑了一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言道:“很好。我现在就送你去断葬山。”

    我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也不知道要去说什么,他开了一扇门蓝幽幽的光门,让我进去。我想都没有想,就踏入了进去。

    就连要发生怎样的事情,我都不清楚。

    只是感觉脑子里头一片空白,想要吐。

    但是一会之间,却又觉得轻松了起来。

    当我再次看见眼前的场景之时,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地方。

    虽然是叫做断葬山,可是根本就不像。

    我以为是像乱葬岗一样的地方,但其实是个像宫殿一样的地方。

    可是这里,阴森的气息没有减少,更多的都是那样隐晦着的血腥。

    这里,难道就是关押着红衍的地方吗?

    我有些摸不准方向,横冲直撞。

    更令我吃惊的就是那黑色的蔷薇花缠满了整个宫殿,没有一处是没有蔷薇花的。

    而黑色的蔷薇花也是格外凄美,或许也是设下的结界了吧。

    我推开这扇沉重的石门进来,冰冷的寒意一下子就侵袭了全身,我冻的哆嗦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可走了没有多久,便就看见了那把鲜红色的冥泽之间就立在那剑架上面。

    我的确是有所诧异的,便疾步走了过去。

    这居然真的是一把血红色的长剑,散发着幽森的气息,怨魂环绕在剑身之上,不断发出嘶嘶的悲鸣。

    冥。

    是晦,是幽。

    我刚想要触碰那剑,却被一声凌厉之声打断,“你做什么?!”

    我赶紧转身去看,是一个女子,这女子似乎是刚刚从水池之中出来,头发湿湿的散披着,只穿了一件外衫,可是她目露凶光。

    光是这样的眼神,都是叫我畏惧不已的。

    但她的额头好像是有一个红色印记,那个印记,不就是彼岸花吗?

    而彼岸花代表的不就是来自于地狱的花吗?

    也传说,在地狱有一片彼岸花海。

    的确是凄美婉转的,但是那样的烙印又是何意思呢?

    这又是不是红衍呢?

    我没有在梦境中看清楚那张面孔是怎样的,所以说我还是不敢妄下定论。

    但是她好像也是不认识我的,梦境也终究是梦境了吧。

    或许红衍根本就没有亲自入过我的梦境,她也根本就不知道我这个人,也不知道现在是谁拥有着灵心。

    也有可能是我自己相由心生了起来。

    我缓了缓,才镇定的回答着她:“我是来取冥泽之剑的。”

    “你是谁?”她依然站在那里,但是她脸上的威严却是显而易见。

    “我是道姑花玖。”我如实回答着她。

    她继续问我:“谁派你来的?”

    “是,席戎上仙。”

    她冷笑了一声,笑的那样讽刺。

    “你没有那个机会拿走冥泽之剑。”她的这一声格外断然,就好像是已经否定了一切结果。

    我甚至连那把剑都没有碰到过,可是我想问的是,她到底是不是红衍呢?

    我沉了沉,才问着她:“请问,你是不是红衍呢?”

    她继续冷嘲讥讽着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是花玖。我,拥有灵心……”

    这句话我说的本来就是底气不足,因为在真正灵心主人的面前说出来这样的话,我觉得多有不妥,也觉得自愧不如。

    我这句话落下,她即刻走近了我,“是你拥有了灵心?”

    此时此刻她的话语之中没有了刚才的讥讽,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柔和。

    我点了一下头,答言着她:“是,我拥有灵心。”

    她就站在我面前,眼神之中不知道是呆滞还是一望无尽的黑暗,她言道:“既然你拥有灵心,那你有资格拿走冥泽之剑,但是,你把他交给了那些自以为是的仙人,你会后悔的。”

    “我记起来过断断续续的过往,也听说过关于你的事情。可是我不想拥有灵心,这就像是灾祸一样。我就只有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做,尽快离开仙界那个是非之地,所以也希望你不要认为我拥有灵心。”

    话罢,我便就低下了头。

    我认为,我拥有灵心就是一个错误。

    “你不承认有什么用?拥有灵心的人都是没有好下场的。你好好看看我吧,这就是结果。”她冷笑了一声,有些自嘲着自己的意思。

    听着红衍这么说,我皱紧了眉头,对她言道:“万事万物皆有定律,初衷虽是好意,改变事情的运行的轨迹,看似外表光鲜艳丽,实则暗藏祸端,循序渐进时,就会万劫不复。我相信因果报应,也认为,终有一日,会得到应有的救赎。”

    “救赎?你看看,谁能够救赎我呢?”红衍说的十分自嘲,就连我听了都有些怜悯之意。

    是啊,谁又能够救赎得了红衍呢?

    这里可是断葬山,断送了过往,葬送了一切。

    满目凄凉。

    她的身上没有了一点点的灵气,或许是已经失了灵气许久了吧。

    而那额头上的彼岸花,或许就是给她的烙印。

    原来,一念成魔,竟然让一个人堕落至此。

    可见,那情究竟是有多么的可怕。

    我突然一下子就握住了她的手,笃定道:“我可以救你的!”

    她笑了一下,但转眼之间就变成了漠然,“是,你拥有灵心你可以救我。但是你的灵心是不完整的,所以,除非你坠入妖道。你就不可一世了。”

    我想,她所说的灵心不完整就是关于那个负心之人拿走了灵心。

    所以,我现在拥有的是残缺的灵心,是不完整的灵心。

    “我一定会救你的。你放心,我是不会看见你继续在这里被囚禁下去的。”我说的又越加的笃定了起来。

    我清楚,话已出口,覆水难收。

    可这句话刚落下,我就感觉心又开始绞痛了起来。

    “你怎么了?!”她即刻扶住了我,关切的问着。

    一下子,我就感觉自己不能够呼吸一样,猛然又感觉心心脏极速骤停了一下。感觉整个世界都昏暗了起来。

    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