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78章 逃避
    :

    槐都真人也没有怎么休息,隔天便就继续劝说着那位锦王爷,但奈何,依旧是无果。

    不管槐都真人怎么苦口婆心的去劝告,但他依然是要得到龙冢之剑。

    槐都真人也并非是杀人魔,他是仙人,是需要去感化的。

    又怎么能够说一剑就要了锦王爷的命呢?

    话已至此,锦王爷的寿命还未到。

    所以只有他自己去改变,去收手,去停止。

    别人是帮不了他的,我只是希望,鲛人不要在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之后,我便就和槐都真人出海了。

    槐都真人站在一叶小舟前端,凌风而立,白衣飘飘,仙风道骨,小舟缓缓前行,平静海面荡漾出一道道细细纹路,迤逦辗转。

    的确是叫我看花了眼,有些入迷。

    但也只是一时之间罢了,随后,我望着他的背影问道:“师尊,锦王爷的事情难道就这样了解了吗?”

    “尘埃落定之时,一切结果自会揭晓。”

    他没有转过来,像是在眺望着什么。

    我听了他的回答,是知道槐都真人是什么意思的。

    有些事情,有些人命,并非是由槐都真人来做主的。

    生死命盘,每个人的生死都已经是定格在了那上面,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的。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的颜色,蓝澄澄一片,美丽极了。

    就像是那天我在南域海看到的颜色是一样的,一副美丽的画卷,是多么的叫人心旷神怡。

    我总感觉,我在槐都真人身旁,总会感觉到安心。

    这样的安心,并不在于他是否是仙人,而是发自内心的感受。

    水声潺潺,便就显得有些无聊了起来,我托腮问他:“师尊,你有烦恼吗?”

    “烦恼。应该是有的吧。”我突然听出了他话里头的无奈之意。

    仙人也的确是会有烦恼的吧,毕竟,任何棘手的事情也是很多的。

    我呆呆的看着槐都真人的背影,也的确是有些无奈之意,“我们花卉观的道姑,断了七情六欲。不会觉得麻烦,但是时日越长,总会有人触犯戒律。其实,拥有七情六欲是好的,该哭就哭,该笑就笑。可我没有办法……”

    他忽然转过了身来,认真的看着我,问:“你讨厌我吗?”

    我怔了一下,随后便即刻回答着他:“不讨厌。”话罢,我还摇了摇头。

    因为我是真的不讨厌他,他是一个受人拥戴尊敬的人,怎么会讨厌呢。

    他如沐春风的笑了一下,就那样静静看着我。

    我与他对视,总感觉要陷入他的眼神之中。

    反应过来之后,都感觉自己脸上绯红一片。

    之后,他又转过身去,依然负手而立。

    从日出,看到黄昏落下。

    直至,入了夜。

    小舟还在不停的行驶着,我也没有问槐都真人究竟是要去哪里。

    可是我知道,有他在,纵使走多远,我都不会怕什么。

    我也觉得坐的太累,便就躺在了船板上,双手枕在头,仰望星空,看着朦胧闪烁的银河,沉沉叹了口气,喃喃自语着:“什么时候才能够到底目的地呢?什么时候,又能够复活浮袖呢?又什么时候才能为父亲讨回公道呢?”

    我的声音极其浅,槐都真人恐怕是听不到的。

    但我还是担心,侧过头去看了看他,他依然纹丝不动,我就放心了。

    想着,想着,自己便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等到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便依然是槐都真人在那里负手而立,完全就没有动过。

    我看他也是有了一些模糊的意思。

    我刚刚站起了身,便就听见他浅浅一声,“到了。”

    还未下去,便就看见一个礁石上面坐着那鲛人,抬头凝月,瑜珥沉寂,倩影萧索拉长浮在海面上。

    但是,也确实是多了一些宁静岑寂。

    那么,槐都真人带我这里又是要做什么呢?

    下了船之后,我便才是真的看清楚了那鲛人的容貌,这鲛人不就是诛言的妹妹吗?这里,难道就是南域海了吗?

    怪不得这方向是有些熟悉的,原来是这个样子。

    我抬头看了看满天繁星,沉沉叹了口气。

    “何必呢,为了一个不喜欢你的人。要去那样做吗?”槐都真人走近了她。

    就连这样的问话,也是我第一次听槐都真人这样去问一个鲛人。

    “他从前是爱过我的。但是后来,因为欲望和野心,想要得到鲛珠,他想要去满足自己的一己之欲。不惜将汜水都建起堤坝来,为的就是杀光我们这些鲛人,取走鲛珠。他将我囚禁在他的水牢内,什么都不做。就那样,想让我孤独终老,死在那里。”

    她说的很凄美,我知道,这世间最令人痛苦的就是情。

    虽然我自己没有经历过,但是在花卉观中依旧是有道姑为了情不惜犯了门规,最后,被驱逐。

    这样的事例是多的,但我希望她们离开花卉观之后,也可以过的很好。

    仅此而已。

    我看着他的眼神,也是多了一些哀愁着的意思,“他们为了得到龙冢之间,而让鲛人受灾。这一点我是会向着鲛人的,但是浮袖之死,真的是民意。所以,我希望请你转告给菱鲛,一切事情都是会有因果的。这一次,我也是全然会帮着鲛人的。请放心。”

    他说出来的话就好像是字字句句都斟酌过了一样。

    但是,浮袖是我亲手杀死的。

    是我的错,可是我要复活浮袖的。

    她反倒是有些不解的摇头,叹息道:“您是仙人,您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又何必来对我们这些鲛人说那样降低自己身份的话呢?”

    我听出了一些讽刺,没有哪一个人鲛人或许是对槐都真人不恨的。

    那天,食心虫那样侵蚀着鲛人。。

    他明明可以高抬贵手的,却亲眼看着鲛人被食心虫残忍伤害。

    而那些,也全部都是鲛人看在眼中的。

    所以,她们是恨槐都真人的。

    我那个时候又何尝不是恨死了槐都真人,但是有些时候,他真的是无可奈何。

    “请放心。”

    槐都真人也只说了这三个字,我也难得听出来了一些温柔的意思。

    之后,槐都真人转过身来,只是对我说了声走吧,别无他话,小舟调转,又开始行驶在这苍茫的南域海之上了。

    难道槐都真人来只是为了说这件事情的吗?

    如过是这样,他的确是真的很敬重鲛人,也是真心实意。

    可惜,鲛人已经对他恨之入骨了。

    我想,如果有一天他就算是对鲛人伸出援手,鲛人也未必会感谢他的高抬贵手。

    那种根深蒂固的恨我是再清楚不过得了。

    只是希望,那些人不要再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了。

    我偷偷看了一眼槐都真人,他的眼神里头是有些黯然神伤。或许是因为鲛人的原因了吧,他会伤心的吧,就像是他有着烦恼一样。

    我就那样静坐着,一动也不动。

    直至什么时候睡了过去,我都不知道。

    在次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是躺在床榻上面。

    我本来以为自己是在花卉观,但是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原来我还是在仙界。

    我睡着了,那么是谁将我送到这里的呢?

    莫非,是槐都真人?

    我惊了一下,除了槐都真人,还有谁呢?

    我没有任何的声张,起来之后便洗了把脸就去了槐都真人的书房。

    他是不在的,我又继续抄着那些经文。

    可只要是一抄这些经文,我便就想起来了言生对我说过的那些话,让我去找那本关于仙界的记载之书。

    里面记载了灵心的种种过往,但是在楼知那里。

    没有槐都真人的吩咐,我是不能够踏出这个宫殿一步的。

    这样的事情,也或许是一种巧合的幸运罢了。

    抄了许久,便感觉脖子有些酸痛了起来,“花玖。席戎上仙请你过去一趟。”

    不知道是谁在门口说了这样一声,我怔住了。

    请?

    席戎上仙请我过去?

    我只是一个小小道姑,用得着请字这样的词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