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76章 为我挡剑
    :

    接下来的日子里头,楼知仙子经常会让我去苏翁那里拿青梅酒。

    还真是就像槐都真人所说的一样,楼知仙子嗜酒如命。

    但是,好像我从来就没有看过楼知仙子醉过。

    和楼知仙子熟悉了之后,我就想起了言生所说过的,在楼知仙子的记载阁中,有关于灵心的记载。

    楼知就在身旁,我如果要去下手的,肯定会被楼知仙子看见的。

    所以我就只有在继续等着了,而言生的另一番话,也多是让我有些心隐。

    我父亲的死,又是为何呢?

    是那个王爷所谓,我恨不得杀了他。

    可是我不能,因为我是一个道姑。

    我也始终是相信因果报应的,只不过是时间未到罢了。

    所有的人都认为是我花玖太过于冷血了,哪知我又有多少的无可奈何。

    还是一如既往的规矩。

    但是我今天过来,却发现槐都真人不在。

    我刚刚提起笔,马上就听见了槐都真人的声音:“花玖。今天不用抄经文了,陪我下人间一趟吧。”

    我抬眼,便就看见他已经踱步走到了我面前来。

    我诧异了一下,莫名其妙的问了起来,“师尊,是要去做什么?”

    “有些事情要办。正好带上你让你可以历练一下,将来也好早日得道。”槐都真人的眸色永远都是那个样子,不起波澜,风平浪静。

    我微微颔首:“是,师尊。”

    虽然说我根本就不想得道成仙,但是怎么说,总归是槐都真人说出来的话,也难免是有一些不能多问,也不能够反驳什么的。

    茫然间,我与他对视,他继续浅声道:“收拾一下,我们就走吧。”

    我依然是点了点头,“是,师尊。”

    和槐都真人到了人间之后,我觉得真的很熟悉,很怀念。

    在仙界,也是事事都要拘着,到了人间也是一样。

    因为有槐都真人带着我,所以说我事事也都是要听槐都真人吩咐。

    他尽管是这样平凡的走着,但是,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他都是令人瞻仰和敬重的。

    可走着走着,我却发现有些熟悉。

    我蹙眉问着槐都真人:“师尊,这里是哪里?”

    “天厥都。”他的回答很轻巧,我也听的真切。

    可是,为什么会来天厥都呢?难道说槐都真人是来寻找什么神兽的吗?

    恐怕不是吧,我和槐都真人来时,是槐都真人御剑飞行,带着我的。

    所以,应该就不需要什么神兽吧。

    但我清晰记得,葵兮说帮我找到了神兽。却没有告诉我,究竟是什么神兽。

    也不知道葵兮现在好不好。

    反应过来的我,又问着槐都真人:“那我们是要去哪里?”

    “去一位王爷的府上。”

    王爷?难道槐都真人说的就是那个变态王爷的府上了吗?

    我一下子就慌了,赶紧拉住了槐都真人的衣角,认真道:“师尊,我可不可以不去?”

    他停下了脚步,微微锁着眉头看着我,柔声问道:“为什么?”

    他这般问我,的确是将我问住了。

    那么我该怎么去回答呢?

    是该回答我被那个王爷绑架过?还是说,其他的原因。

    我支支吾吾了一会子之后,才回答着他:“因为我下山来历练的时候,在天厥都出过事情。就是被这个王爷绑了过去,而且,我的父亲也是因为了这个王爷的栽赃而死。他将我抓去,也是想让我死。所以,我是真的战战兢兢。”

    他浅浅笑了一下,言道:“有的人,的确是作恶多端的。我是得了民诉,才过来天厥都的。”

    槐都真人这样笑了一下,的确是叫我感到很安心的。

    我点了点头,“是,师尊。花玖知道了。”

    他看着我浅浅笑了一下,也没有再说什么话。

    他又继续提步走着,我就在后面跟着。

    直到到了那天的那个避暑山庄,我一下就记起来了那天的所有。

    整个人也就紧张了起来,因为我确实觉得这个王爷野心勃勃,有些过于可怕。

    但是,得了民诉的事情。

    也应该就会像是上一次鲛人的事情一样吧。

    我希望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你们是干什么的?!”还未进去,便就已经有人拦来了。

    那人的模样凶神恶煞,还佩着剑。比上一次见到的是要严格得多了,或许就是因为了上一次的事情,所以那个王爷多加派了人手守着的吧。

    我一直都在观察着槐都真人的模样,在他的眼底依然是看不见任何的波澜,他平静回答着那个凶神恶煞的人:“我是来找你们王爷的。请告诉他,关于龙冢的事情,他自然会清楚。”

    原来,槐都真人是早就知道了关于龙冢的事情了吗?

    “你们在这里的等着,我去通报一声!”

    他还是有些狐疑的看了看我和槐都真人,之后才离开。

    过了半会子之后,他才过来,即刻做着请的手势,“各位请、我们王爷说了,既然是有关于探讨龙冢的事情,我们家王爷自然是来者不拒的,请请请!”

    这变脸还真是比翻书要快。

    看来他是下定决心要得到龙冢之剑了。

    他如果那样去做的话,就会搅得整片海域都不安宁。

    可是我看着槐都真人风轻云淡的模样,我就有些担忧了起来。

    不知道,槐都真人这一次会不会为鲛人说话。

    被邀请到了王爷的书房,他似乎还在练字,但是听见那下人的通报,他即刻停住了手上正在做的事情。

    赶紧笑脸迎接,但是当他的眼神落在了我脸上的时候,脸色即刻怔住了,“你?”

    紧接着,他就命令了起来:“来人!把这个道姑给我抓起来!”

    随即就涌进来了一堆侍卫,要把我抓走,槐都真人却是一声呵斥:“你们谁敢?”

    他的确是气的有些颤抖,但是槐都真人说的极其冷漠。

    他也是有所犹豫的没有即刻下令。

    而我也同样听着槐都真人这一句话的确是让我怔然了一下,不过,我觉得更多的是感动。

    那王爷见着情势有些不对劲,又是一声令下让他们退了出去,这才问道:“你是不是来找我商讨龙冢之事的?”

    他的眼中难道就只有龙冢吗?他就那么的想要称王吗?

    看起来,他还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呢。

    “你想要得到龙冢之剑是吗?”槐都真人问着他,却一直挡在我的面前,虽然是这样小小的细节,但是在我看来槐都真人的确是很叫人敬重的。

    他微微犹豫了一下,眼神里头很复杂,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事情,之后才回答着槐都真人:“是,难道你有什么更快的办法让我得到龙冢之剑吗?”

    “那也是你散播出去了消息,要屠杀掉鲛人然后得到鲛珠的吗?而鲛人并未犯下什么过错,是不是如此?”槐都真人的质问也是越来越咄咄逼人了。

    我不知道槐都真人是不是在为鲛人而说话,可是这一次我的的确确是认为了槐都真人可以辩的清黑与白。

    究竟是谁做错了什么,我相信槐都真人心里头一定是和明镜一样的。

    但他却是有些狡猾的冷笑了一声,反问起来了槐都真人:“不知道龙冢之剑和你所说的鲛人屠杀有什么关系?若是你是真心来与我商谈龙冢之事,那么我定然会以坐上宾来对待,但若是你来质问我的,那就请出去。”

    槐都真人的眼底依旧不起波澜,淡然道:“是也不是?”

    这句话问的格外有威严,但是我没有感受到槐都真人任何的怒气,但仅仅就是这样一句话,也足以叫人觉得十分漠然。

    “你到底是谁?!”他忽然拔出了剑,指向了槐都真人。

    难道他是想杀人灭口吗?再者说了,槐都真人岂是他可以触犯的!

    “民诉之事,是定然要解决的。而你,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勃勃,去利用自己手上的权利,肆意屠杀鲛人,得到他们的鲛珠。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而你,也会得到应有的惩处,此刻收手,或许还可以宽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