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75章 言生的再次叮嘱
    :

    楼知仙子的这一声落下,才看见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手里头抱着一个小酒缸过来了。

    看他的步子,也是闲庭信步的模样。

    不过,楼知仙子的脸上却是展露了笑颜,看着她轻轻笑了一下,就好似如沐春风的感觉一样。

    但是,那老头后面好像还有一个女子。

    而这个女子一袭紫衣,手里持剑。

    等到她走近了一些,我才看清楚了她是谁。

    原来就是花漾,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面。我原先以为我和花漾是这辈子都见不了面了。

    毕竟,她已经拜入了广元真人的名下,以后,都是要成仙的。

    可我就和花漾不同了,因为我只是一个小小道姑罢了。

    “仙子来的可真是着实,我这才刚刚取了一坛青梅酒,你便就赶的巧来了。是不是从你那殿里头闻到了这青梅酒的酒香味呢?”

    他说着,便将那酒坛子的四周都擦了擦干净。

    楼知仙子淡然笑了一下,言道:“所谓酒香不怕窖子深。苏翁是应该知道对于楼知来说,什么东西是不可缺的。”

    苏翁哈哈大笑了几声,回答着楼知仙子:“这不,刚才广元真人的徒弟花漾过来,埋了坛青梅酒。你们两人,还真是旧相识。”

    “仙子好。”花漾福礼问过了楼知仙子。

    我也发觉了花漾整个人身上的气质都是有所不一样的了,好像没有那个时候的冲动,也没有了胡乱猜疑。

    我相信花漾在广元真人那里肯定是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听苏翁那么说话,也肯定是对花漾颇有好感,觉得花漾不错。

    楼知仙子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话。

    而花漾也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她,只不过,我微微笑了一下。

    楼知仙子和苏翁寒暄了几句以后,这才离开。

    那坛子青梅酒,也自然是需要我捧着到楼知仙子的殿内。

    我现在也算是明白了,楼知仙子只不过是让我去捧这坛子青梅酒的。

    其实说重也重,说不重也不重。

    直到到了楼知仙子的殿内,将青梅酒放下,她说了声谢谢。

    然后把卷宗找给了我,我这才离开。

    我也从来就没有想过,楼知仙子居然喜欢喝酒。

    也不清楚,这仙界是可以喝酒的。

    但是看楼知仙子那样大大方方的模样,也肯定是没有这项禁令的吧。

    回到了槐都真人的书房内,我将卷宗放在了该放的地方,才对槐都真人言道:“师尊,卷宗我拿过来了。”

    他忽然就起了身,走了过来,微微蹙眉问道:“你喝酒了?”

    一听他这么说,我赶紧摆了摆手,解释道:“不是!不是!是楼知仙子带我去了苏翁那里,然后就帮楼知仙子的忙,将那坛子青梅酒抱回了楼知仙子那里,或许是沾了一些酒气吧。我可是不会喝酒的,那可是花卉观的门规!”

    我刚才的确是被槐都真人那样子的质问给吓到了,花卉观的门规就是不可以饮酒的。

    我如果饮酒了,那还了得?

    所以说,我不会,也不敢。

    槐都真人的脸色这才是有了一些释然,言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喝酒了。楼知的确很喜欢喝酒,近乎与嗜酒如命了。你可千万不要和楼知学,她会带坏你的。”

    我赶紧又摆了摆手,回答着槐都真人:“不会啊,楼知仙子那么好看。只不过是喜欢喝酒,不是坏人的。”

    “槐都。背后说坏话,可不是你的做派。”突然从门外传来的这一声让我有些错愕,我看向了门口,进来的的的确确就是楼知仙子。

    她又继续言道:“这个卷宗我忘了,特意给你送过来的。不过,走到门口便就听见了这样的话,真是颇受打击。”

    槐都真人反倒是淡然笑了一下,走到了楼知仙子面前,接过了她手上的卷宗,坦言道:“只不过是一句打趣话罢了。难道楼知你是个小心眼的人吗?”

    “我自然不是。不过,槐都你可不要在继续败坏我什么了。不然,到时候定然会与你理论一番的。”说着,楼知仙子便拍了拍槐都真人的肩膀,风轻云淡道:“走了,喝酒去了。”

    听着槐都真人和楼知仙子互相打趣,也觉得就像是在欣赏一样。

    我也从来没有觉得,仙人居然也是有朋友的?

    我对这些事情的确是一无所知,如果没有来仙界,或许我还是不会知道。

    在这里学到了很多的东西,也知道了一些关于过去鲛人的记载。

    可是,我却想要看见关于灵心的记载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那样的书籍在哪里,也不知道仙界有没有。

    我的确是心生好奇,可终究好奇心害死猫,我还是继续这个样子下去吧,也用不着想那么多了。

    “楼知就是那样子的一个人,俗话说表里不一。但是,楼知的表里不一并不在那里。”他含笑看着我,似乎是有些开心。

    我也跟着他笑了笑,点了点头,也别无他话。

    但之后,他就即刻将笑颜收了起来,严肃对我道:“这些卷宗呢,是记载了关于瞑荒之域的,包括魔界的一些法器,还有那魔尊的记载,这些也都是需要你去手抄的。”

    我很认真的听完槐都真人说的这些话。我才知道,哦原来是记载着关于瞑荒之域的事情,我也好想记了起来,谁好像跟我说过,就是槐都真人封印了荒域之魔。

    猛然一下子,就不知道是谁跟我说的了。

    明明名字都已经到嘴边了,却愣是想不起来是谁。

    “是,师尊。花玖知道了。”

    我的答言也是依旧诚恳,因为我觉得槐都真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需要我去认真听得。

    现在,我只要了解了瞑荒之域的过去,还有知道了那些法器。我下一次去瞑荒之域寻找千尘铃的时候,会不会方便许多呢?

    总而言之,我现在还在槐都真人这里。

    也确实是寸步难行,也就只有等到槐都真人什么时候肯松口了。

    那样我才能够离开仙界,去瞑荒之域。

    “好了,去做吧。”

    “是,师尊。”

    依旧是日复一日的规律,每天抄经文,卷宗,还有一些练功的什么东西,而我对那个,却是不在意什么。

    每天最开心的便就是晚上可以去看那些关于记载的东西了。

    虽然看了可能一下子记不清楚,但是看的多了,也就清楚了起来。

    正当我翻开那书的时候,忽然听见谁在敲着门。

    我觉得很可能是我听错了吧,刚准备要静下心来看,又听见了敲门声。

    恐怕,不是幻听了吧?

    我赶紧起了身,问都没有问,便就打开了门。

    可是当我看见来人的时候,我或多或少都是诧异不已的,“言生,你怎么会来?”

    的确是许久不见的言生了,难道言生没有在溯山的吗?

    “今天来仙界办事。听说你来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你。”他的话依旧说的平静冷漠,尽管是一句安慰的话,但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就觉得有些像是在敷衍安慰一般。

    不过了解了言生之后,就应该明白,他说话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哦,是这样。”

    “你现在在槐都真人的手底下做事?做什么事?”他皱眉问着我,不过这样的语气,倒真的是像极了质问。

    我又不像对言生去隐瞒什么,就那样直言回答了他,“是抄一些经文之类的东西。”

    “恐怕。都是借口吧。槐都真人,是一个怎样的人,只要你去楼知仙子的殿内去找到那本关于仙界记载的书,你便就可以清清楚楚的知道,槐都真人究竟是一个怎样劣迹斑斑的人,又能否担的起真人的这个称号。”

    言生眼底的讽刺我是尽收眼底,他或许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去隐藏什么,因为对于他而言,他都可以直面去那样指责槐都真人,说出来这样的话又算什么呢?

    但是,言生所说的那个仙界记载,会不会有关于记载灵心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