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74章 楼知仙子
    :

    槐都真人一直都是我温柔有加,我也觉得他并非是一个冷血之人了起来。

    包括每天抄经文的时候,他都会叮嘱着我。

    让我不要太过匆忙了,可以适当的休息。

    而晚上回到自己的寝殿之后,一直都是烛火长亮。

    我翻开了那本记载了所有鲛人过往的史书。

    我一直都在很认真的去看,因为对我来说,我要复活浮袖,我就是要去了解鲛人。

    我也看见了关于菱鲛还有那个黑鲮鲛人的事情。原来,那天海后菱鲛所说的浅残是谁了。

    就是几年前,托我下水,让我差一点溺死的那个黑鲮鲛人。

    她的确是一个狠厉的黑鲮鲛人,就像是她亲口对我所说的那样。

    “我们黑鲮鲛人就是很爱复仇。”

    尤其是看了这史书上面的记载之后,我更是觉得,像她这个样子的黑鲮鲛人,又是谁能够惹得起的呢?

    直至,我看的有些乏了,也就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醒过来便又是像往常一样,去了书房去抄经文。

    但是,槐都真人却是比我起的很早。

    我问了声好,才轻手轻脚的坐在了椅子上面,又开始了抄经文。

    虽然有些枯燥乏味,但对我而言,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而槐都真人几乎一整天都可以去看书,而且,是没有空隙的。

    所以,我才应该和槐都真人学习才是。而不是心里浮躁起来,胡乱抄一通。

    那样,的确是不敬重的。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槐都真人忽然看向我言道:“花玖。你过去到楼知仙子那里取卷宗过来。”

    “是。师尊。”我答言。

    但是,当我出了宫殿之后,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问槐都真人楼知仙子在哪里。

    我又不可能在重新折回去问的吧?

    所以,也就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也是凭着自己的直觉走着,走着走着,便就看见前面有一个紫衣女子,我便急匆匆的跑了过去问:“请问您知道楼知仙子在哪里吗?”

    当我看到她面容的时候,我就有些后悔了,这不是席戎上仙的首席弟子,琼夕榕吗?

    也就是那天警告着我的那个琼夕榕。

    她似乎是没好气,回答着我:“楼知仙子的地方就在不远处的莲花池旁。”

    她虽然没好气,但还是回答了我。

    我刚要想要道谢,但是她下一秒,却是冷言道:“你最好不要到处炫耀你有灵心的事情,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的脸色骤然就变得冷了下来,一字一顿的回答着琼夕榕:“我从来就没有认为过我有灵心是一件好事情。对我而言,就像是祸害一样。”

    她更是说的冰冷如霜:“最好如此。不然,结果很难想像。”

    “多谢。”

    我好像感觉一肚子窝火,不明不白。

    我也没有招惹过她什么,她为何要这样警告与我?

    我就算是仔细想了想,也根本和她没有几面之缘。我又哪里来的得罪她什么呢?

    还真是奇怪的紧。

    但是,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为槐都真人拿到他所说的卷宗。

    直到我离开之时,琼夕榕的目光就像是要杀我一样。

    那样的神情,我好像似曾见过。

    但却想不起来了,我究竟是在哪里见过琼夕榕那样的神情。

    我是真的没有将灵心当作一件好事,反而是极大的坏事。

    就像是葵兮告诉过我的一样,千万不要再告诉别人我有灵心的这件事情。

    而言生是占仆师,那天,琼夕榕也是在场的,他们也早就知道了。

    可是,并未散播出去。

    我也不想在仙界这个地方待下去,更别提掌官了,我是不会合适的。

    忧心忡忡的便就来到了琼夕说所说的那个地方,我确实是走了好大一会子。根本就没有琼夕榕说的那么近。

    或许在她的眼中来说是近的,可对我来说格外远。

    莲花池旁?

    这里的确是莲花池旁,走了许久,也没有看见什么宫殿,倒是有像是一个长廊的地方,我也没有想多少,便就走到了那长廊里去。

    一直走,一直走。

    直到才看见了一点点模糊,还有些重楼的影子。

    我进去,看见的便又是别样的一番天地了。

    这是一个三层木楼,爬满了蔷薇花,而那木楼的颜色也好像是已经很多年了吧。

    却是不腐不朽,依然矗立着。

    我找到了门的入口,便说了句,“仙子打扰了,我是师尊让我过来取卷宗的。”

    而我进来之后,所看见的也都是卷宗与一些书籍,甚至还有卷轴,不知那卷轴是不是上古卷轴。

    而我作为一个小小道姑,好像没有必要想那么多吧。

    我说话了,但是没有人来回应我。

    屋内的檀香也是有些重,我沿着楼梯口上去。

    到二楼,还是没有人。

    紧接着,我便又爬到了三楼。

    这才看见了一个款款白衣的背影,她好像是在看着什么。

    窗户开着,她就那样静静站着。

    我也不敢打扰她,也就那样静静等待着。

    直到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她才挪动了脚步,缓缓转过身来,问道:“槐都过来让你取卷宗的?”

    我一直都是低着头,不敢去看。

    就算是她问我,我都不敢去看她。

    因为她是楼知仙子,而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道姑罢了。

    或许,看了一眼楼知仙子,都是大不敬的吧。

    我便就这样低着头回答着她:“是,仙子。是师尊让我过来取卷宗的。”

    她又继续问着我:“那你此刻方便吗?”

    “仙子,是有何事?”我依旧是埋着头答言她。

    “抬起头来吧。”

    她似乎也是觉察到了吧,应该早就觉察到了。

    我这才抬起了头,看着面前的楼知仙子。

    只是那一眼,好像就是我今生见过最美的一个人了,不,应该是仙子。

    我原来以为菱鲛海后已经长得很好看了,但是见了楼知仙子之后,我才知道了什么才是宛若天人。

    有些风华绝代,这是我自己所认为的。

    甚至,都有些看呆。

    尤其是她款款白衣的模样,真的就像是不沾染任何凡尘之事的仙子一般。

    “走吧。”

    她这句话落下,便就已经走过了我。

    我赶紧随后跟了上去,我也不知道楼知仙子是带我来做什么。

    “你是道姑?”她蹙眉问我。

    我点了点头,应声道:“是。我是花卉观的道姑,花玖。”

    “做一位道姑可好?是为了得道成仙?”她又继续这样问着我。

    我心里头也是一直秉承着一个念想,那就是上善若水,从善如流。

    可是我不知道将这样的话回答了楼知仙子,她会怎么看待我。是否觉得我有些阿谀奉承的意思了呢?

    但我也编不出来什么客套的谎话来,我如实答言了楼知仙子:“做一位道姑是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立志的。做了道姑之后,从来就没有想过得道成仙。只是想让更多的人明白,上善若水,从善如流。因果报应。”

    楼知仙子边走边问:“看起来你并未抱有那样深远的修道之路。不过,那样也未必就是一件好事。人人都想得道成仙,你为何又不想?为何又想一辈子做一个道姑的呢?”

    “道本自然。一切都是不需要去强求的。”我回答的泰然自若,因为于我而言,这就是实话,也是我一直想要告诉花卉观弟子的。

    但是,有的人依然是触犯着花卉观的门规,还有那五戒六训。

    我也没有能力去阻止她们,也的确是可惜了一些好的苗子。

    因为触犯了门规,而被逐出师门。

    或许花愫大师姐的离开,是最体面得了吧,是请出去的,而并非是逐出去的。

    那是因为花愫大师姐的修为在那个地方,自然是和有些道姑子犯了错不一样的。

    “说的好。但是,能够做到的又有几个?你被槐都挑上来抄经文还有一些卷宗,那是证明你是拥有灵气的。那你可有想过拜入槐都真人的名下?”我只有看着楼知仙子的背影,她的白衣款款微微摆动,还有那三千青丝只用白色丝带绑了一点点,好像所有的风都在迎合着楼知仙子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