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73章 师尊
    :

    我也知道适可而止,便也没有去问他。

    在收拾期间,溯生师兄有来。

    他提醒我,以后不要在将槐都真人叫做槐都真人了,那是不尊敬的。

    而是要叫做师尊。

    师尊?

    因为槐都真人不是我的师父,按理来说,应该算是老师,所以溯生师兄让我称槐都真人为师尊。

    我都叫了那么久的槐都真人,今天溯生师兄告诉了我,我就感觉从前都是对槐都真人大不敬的。

    现如今,我的心里头也的确是有了些阴影。

    第二天他引我到了书房,让我去抄那些经文还有一些功法的秘籍。

    我也就趁着这个机会将那玉佩又重新还给了他,他也没有拒绝,什么都没有说,收下了他的那块玉佩。

    他收下了那块玉佩之后,我忽然发觉自己和槐都真人之间没有了什么隔阂,或许真的就是我自己想得多了吧。

    这样,我也能够静下心来去抄经文还有那些东西。

    他也就那样静坐着,去翻阅那些书籍。

    我也就在那书桌上面,放平了那本需要抄的经文,看起来那经文是原先就抄过一次的,笔迹是有所娟秀雅致的。

    我的字写得虽然没有那般娟秀,但是,小楷却是我最拿手的。

    我抄的很认真,觉得脖子酸了便就动一动。

    但是槐都真人就像是脖子不会痛一样,一动不动。

    唯独他翻阅一下纸张才会有动作,而且就连翻阅纸张都是那样的轻然。

    他一直看着书,我也就一直抄着那些经文。

    直到用午膳的时候,溯生轻手轻脚的进来,礼言道:“师父,到了用午膳的时候了。”

    “好。你先和花玖一起用膳吧。”

    他虽然是答言着溯生,但依旧目光不移开那书。

    随后,溯生师兄微微颔首了一下。

    走到了我面前来,言道:“花玖,一起去用膳吧。用完膳之后,回来在抄这些经文,一定要记住,不能够出错,也不要着急什么,时间还很多。”

    一听到溯生师兄说时间还很多,我心恍然了一下。

    我就知道,每一次到槐都真人这里,没有一年半载是离不开的。

    但最令人不解的就是,在观主的眼中看来,我在槐都真人这里待得越久便最好。

    因为观主觉得给花卉观长脸,但是对我来说,就不见得了。

    我好像是有所战战兢兢的,也是有所弹尽竭虑的。

    毕竟这里是仙界,不是人间。

    我如果见了哪位上仙或者是仙子,我如果不认识冲撞了怎么办?

    不过,有溯生师兄带着我,应该不会触犯什么仙界的禁令吧,我也只是一个小小道姑,又能够触犯什么禁令呢?

    “走啊,花玖。”

    还是溯生师兄这一句话让我有些如梦初醒了。

    我点了点头,将毛笔轻轻放在了毛笔架上面。

    随后便就跟着师兄一起出去了,但出去之前,我看了一眼槐都真人,他依旧是那个样子。是个怎样的人,才会有那样的耐心呢?

    从早晨到了晌午,一直都是那个样子。

    我都抄的有些疲倦了,而且脖子酸痛是必须得。

    但是槐都真人就不会吗?还是说只是因为了他是仙人?

    罢了罢了!

    我又为什么要去想槐都真人的事情呢,还是想想自己的是最紧要的了。

    明明就可以去瞑荒之域找千尘铃了,但是因为槐都真人的吩咐,便只好中断了。

    不知道葵兮现在怎么样了,葵兮,是不能够来这里的。

    说实话,对葵兮还甚是想念呢。

    可终究我还葵兮是否是人妖殊途,我就一无所知了。

    跟溯生师兄到了用膳的地方,他几乎都是亲力亲为的给我盛了饭菜放在了我的眼前头,言道:“花玖,赶快吃吧。你还要在继续抄一下午的经文呢。”

    我点点头,道了声谢。

    用膳的几乎都是一些弟子之类的,仙人恐怕就仙人专门用用膳的地方吧。

    是不是仙人不进食都无所谓的呢?

    我忽然心生了许许多多的疑问,但是好奇心害死猫。最好还是不要想得太多了,不然惹祸上身就麻烦了。

    用晚膳之后,溯生师兄又带我回了槐都真人的书房。

    我进去之后,依然也是轻手轻脚。

    他依旧一动不动的翻阅着书籍,我刚刚拿起笔,便就听见了他说,“可还习惯?手酸吗?”

    我愣了一下,随即就回答着他:“还好。在花卉观里头有些事情也是习惯了的。所以做这些事情也不会觉得有多么的吃力。”

    “那就好。不过还是要注意一些。手酸了就休息一会,不用那么的着急。”话罢,他这才转过头看了看我,便只是几眼罢了。

    之后,他的眼神依旧落在了那书籍上面。

    我微微点了点头,也不敢多言什么了。

    本来要说谢谢的,也是全部都压了回去。

    我才刚刚写了几个字,便就觉得困意沉沉了起来。

    在花卉观中,每天中午都是要睡一个时辰的,所以也就有些习惯了。

    此刻,在这里我不知道这样的习惯是好是坏。

    总而言之,我撑不住了,放下笔,便偷瞄了一眼槐都真人,他应该不会发现的吧?

    晕晕乎乎的,便就趴在了书桌上睡着了。

    她转过了身来,那虽然是一张仙姿卓越的面孔,但是却带着嗜血的表情。尤其是她手中握着一把滴血的剑,那把剑,好像是龙冢之剑,是吗?

    我有些恍然,我就那样看她。

    她突然剑指于我,冷声道:“你,拥有灵心。就应该替我去复仇,我是红衍,杀了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让他生生世世都不要轮回!”

    我怔在了原地,我怯生生的问她:“那个人是谁?”

    忽然之间,我就好像被万箭穿心了一般,我亲眼看着自己被万箭穿心,那样的伤痕累累,让我想要呼救,却是怎么样都喊不出来。

    我此刻乍然头脑就清醒了起来,我是不是梦魇了?

    可是我想要醒过来,却发现怎么样都醒不过来。

    终究,我是被惊醒的。

    我沉沉呼了几口气,便就发现我身上多了一件衣衫,而在那里静坐着的人也不见了。

    槐都真人去了哪里?

    就在我困惑之时,身后突然传来的槐都真人的声音,“做噩梦了是吗?”

    我反应性的回过头去看,槐都真人正在寻找着下一本书。

    我还以为槐都真人是离开了,我点了点头,回答着他:“是,师尊,做了噩梦。”

    他取书的动作戛然而止,微微蹙眉看向了我,问道:“为何这么叫我?”

    我有些不敢去直视着他,因为他的双眼太过于明净了,好像多看一眼,我就觉得自己像是在犯罪一样,我依然恭敬回答着他:“回师尊的话,花玖从前一直叫您的名号是大不敬。所幸有溯生师兄纠正了过来,才不会让这样的错误继续犯下去。”

    他轻轻笑了一下,似乎是有所高兴的模样。

    随后,便又听见他轻言道:“那么以后你就这么叫我吧。”

    这话说得轻重分明,却是柔和缓慢。

    我依旧是点了点头,答言着他:“是,师尊。”

    我这么一叫他,他的脸上便又多了一丝笑容。

    “这里有一本书,你看看吧。抄经文的事情,明天早晨在继续吧。”他说的话一般都很柔和,随后,他就将那本书交到了我的手上,又继续提醒道:“鲛人的确没有犯下大的过错,但是鲛人永远都成为不了人。可惜,有的鲛人拼尽全力想要成为人,但是结果是残忍的。也并非是我不想救。这世间,有着太多的无可奈何了。”

    我有些诧异为何槐都真人会对我这样的话,我紧皱眉头问他:“为什么?”

    “海后菱鲛,小时候期盼那纯真无邪的爱情。从认识那个男子的开始,她就学习诗书,学习怎么变成一个真正的人,看人的诗书,观察人的言谈,以及去做一些会让自己丧命的事情。鲛人是不可离开海的,虽然可以幻化成人形,但是到陆地上来,是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的。”

    我有惊讶,因为我觉得像槐都真人这样的仙人是不会去管那些事情的。

    可是,却没有想到他却是说得句句在理。

    而我心中也更加觉得不可思议,我继续有些无解的问着他:“师尊,这是真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