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71章 痛得真实
    :

    终于到了天厥都。

    从马车上下来,已经是深夜了。

    突然,从黑夜中出现几个人,那些人一出来,就架住了我。

    “放开她!”

    紧随着葵兮这一声质问,那人便扔了个什么东西,一下子就变得烟雾缭绕了起来。这一幕,让我想到了那一天在莒国的时候。

    我有想过要逃走,可是连方向都分不清,我怎么逃?

    我被这几个黑衣人擒住,被绑起来押上了马车。直到,马车摇摇晃晃,我晕晕乎乎的想要吐。

    马车才停了下来。

    他们似乎是要歇息一会,在乎的根本就不是我的死活。

    刚才的马车疾驰,让我多有震惊,但更多的是为什么?

    又是谁要来绑我?我只不过是一个道姑罢了,出了花卉观,便就遇上了那么多的事情,看起来我是不宜出行。

    我被扔到了一旁,其中有一个黑衣人说道:“看紧点儿,别让她跑了,她现在可是我们王爷要的人。”

    我双目寒光似剑,冷声质问:“我从来就没有得罪过你们王爷,你们是不是抓错了人?

    我这么一说,那人有了点心虚,讷讷道:“你,你不就是个道姑吗?我们还能够咋抓错人,简直是搞笑!”

    我依旧冷漠地说:“你们是要抓我做什么?”

    “闭嘴吧你赶紧!”

    那人说着,便就起身来,给我嘴里头塞了一块布。

    顿时间,我想要说的话,现在全部都说不出来了,我也没有挣扎着要去说什么。

    因为我知道,我说出来的话也就成了含糊不清。

    他们歇息了一会,喝了几口水,便就把我塞到了马车里头,马车又是一路疾驰。刚刚并不难受,但此刻,却又难受了起来。

    我现在只是想着葵兮快些来救我,也想到了言生所说的血光之灾。

    难道,还没有来?

    如若言生给我的护身符在,那也不至于变成这个样子。

    可惜,却因为了溯生师兄的缘故,言生愤气的将护身符又拿了去。可想而知,因为溯生师兄是槐都真人的徒弟,言生的成见就很大。

    一番跌跌撞撞,我被带到了一个地方。

    可是这个地方,却是四面环山,但在这中心,却是伫立着一个像避暑山庄的一样的地方。

    这里,是避暑山庄?

    但是看起来也并不全然像,我想问他们,他们将我带到这里来是做什么,可是,嘴被堵住了,问不出来。

    “赶快走!”

    那人毫不留情的推了我一把,差一点重心不稳就摔倒在了地上。

    月色朦胧,整个避暑山庄在月色隐约的照耀之下,美得就像是一副画卷一样。

    包括修剪的人工湖,还有那荷塘。

    灯笼也是一直都在长亮着,看起来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王爷,也定然是挥金如土了。

    我不免苦笑了一下,都已经到这种地方上了,我还在看这些东西?看了这些东西又能如何呢?

    我现在应该考虑是不是该怎样去脱身?

    而且,这里四面都环山,我还担心葵兮能不能够找的到我。但是我相信,葵兮他是只修行千年的黑蟒妖,是可以找到我的。

    我一直都很相信葵兮,我也相信,他一定会来救我。

    “你能不能快点走!看什么呢看!”

    那人又催促着我,连续推了我好几把。

    我想反驳一句,都不行。

    一直被带到了一个像是地底墓室的地方,但是进来之后,发现的却是里面是监牢。

    还有被关押着的一个女子,我扫了一眼,是人身鱼尾,居然还有鲛人?

    这是水牢吗?

    不全是吧。鲛人被关在水牢之中,而她的旁边就是另一位女子。

    这样的分隔和划分的确是很聪明的,但我想,这个王爷也肯定是个变态吧。

    “进去!”他手上的力气很大,将我一把就推进了那牢房之中。

    这才将我嘴里头的布取了出来,但是手上原本是绳子绑着的,却变成了手铐和脚链。

    还真是将我当作了犯人看管,可我看见对面的那个女子却是一袭白衣,干净的没有一丝尘染,三千青丝就那样散落在腰部。

    她整个人就像是一副动态的优美画卷一样,可是,将她关在了这里,就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了。

    “我告诉你,在这里就好好待着,别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不然有你好果子吃!”那人怒目圆睁的瞪着我,给我警告。

    但是,就这样无端无故的将我抓了起来,换了谁都不会答应的。

    “你们凭什么抓我!为什么要抓我!”我就像是离了弦的珠子一样,抑制不了他们这样子的胡作非为。

    他指着我让我闭嘴,警告道:“我看你是个道姑,就不打你。如果换了别人,我肯定一巴掌就甩了过去。你最好听话着点,明天我们王爷过来的时候,你好好回答我们王爷的话就是了!”

    “我们走!”

    我一之间语塞,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们走之后,这个地下监牢就好像是清冷了下来,寂静无声,时不时的或许还是可以听到一点点的水声。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

    父亲那样死的不明不白,妹妹都差一点就不认我了。

    现下我竟然最担心的还不是自己,而是复活浮袖。

    恐怕,这就是我入了花卉观,就从来不会为自己而考虑了吧。

    我无望的靠在了那冰冷的墙上,对面的那个白衣女子忽然转过身来问我:“你是个道姑?”

    宛若天人一般的面孔,但是她的眉头却是微微皱起,似乎像是在殚精竭虑着什么。

    我点了点头,回答着她:“是,我是道姑。”

    “那你可知道他抓你来是要做什么吗?”她的话语之间忽然就多了一些仓促的意思。

    我摇了摇头,继续回答着她:“我不知道。”

    “他抓你来就是来顶罪的!你的父亲,是不是前段日子刚刚离世,也是因为了顶罪。现在,又轮到了你。”

    她为什么要和我这么说?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或多或少都还是有些疑问的,我起了身,因为脚链的缘故有些踉跄的走到了前面,我蹙眉问她:“这是真的吗?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帮她做事的杀手。但就是因为走漏了消息,而被他关在了这里。他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被关在了这里,就别想出去了。除了死,才能够被拖出去之外。”

    她的口气也变得清冷了起来,我清楚,她说的是真的。

    但我依旧是半信半疑。

    一夜无眠又是这样过去了,直到早晨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我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浑身疼的我都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一样。

    “王爷,您请。”

    还是昨天那个人的声音,他的声音是毕恭毕敬。

    我也踉跄着起了身,不知我昨晚对那女子所说的话是否相信。可是我现在看见眼前的这个人,我就觉得恨意深深。

    “是你诬陷我父亲?然后让我父亲被吊死在了城墙上是吗?”我开门见山的质问着他,我此刻最想要知道的就是真相。

    一身玄衣衬得他风姿绰约,手里头还拿着一把扇子。我也没有那个闲心去仔细打量着他,可是他眸色冰冷,就像是那女子所说的一样,多有肃杀之意。

    也验证了那句冷血无情。

    “是。就是我。你的父亲是最合适的替罪羊,而你,就会是下一个。”他的眼底不起任何波澜,好像说的就是一件很稀松平的事情。

    “你还真是费心了。我来了天厥都,你才将我抓了起来。王爷,你可真是耐心大。”我就是在讽刺着他。

    他的一句话是那样的明了。所有的话语都似一颗颗钢珠打在我的身上,疼痛难忍,食心虫给我的疼痛,也没有这一刻,痛得真实。

    难道因为平凡就应该被这样栽赃陷害致死吗?

    我的父亲又做错了什么?我又做错了什么?

    他忽然走近了我,一把狠狠捏住了我的下巴,轻启唇齿,冷言道:“不用担心。明天,你就会被装在囚车上面拉走。然后,万箭穿心。那个时候,将会形成一幅最优美的画卷,甚至,还要比我这苦心修建的避暑山庄还要漂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