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69章 挡下一剑
    :

    我在葵兮的身边一直都是很安全的,可是,走到了衍城的时候,却看见了那样一则告示:将军府家的小儿子不知道怎么跑到了海边去,撞上了鲛人,被抓了去。

    官府张贴了告示下来,若是谁从那鲛人手中救出了自己的儿子,定有天大的奖赏。

    我不明白,为什么走到哪里都会看见要扑捉鲛人的告示?还有鲛人抓走了孩子的告示呢?

    但那告示上面,最清晰的一句话我却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就是要抓活的鲛人。

    我知道,他们是想要做什么。

    因为鲛人的眼睛是鲛珠,可以给他们带来财富。

    我现在根本就不会去相信这些官府的谎话了,从汜水都所看见的我就已经够了。

    如此下去,鲛人不被屠杀的干净才怪。

    我心生怜悯,那孩子是无辜的。

    我便就揭了那告示榜,葵兮在我身边也没有说什么,也只是耸了耸肩。

    我和葵兮拿着揭了的告示到了将军府,进去之后,那身穿盔甲戴着佩剑的恐怕就是大将军了吧。

    他看着我和葵兮,面无表情,说:“你们就是接榜的人。”

    葵兮回道:“正是。”

    他目光如炬,一一扫了一眼我和葵兮,良久,才说:“如果你们能救回小儿,苏某必定好生报答。”

    “若是不能……”他冷若冰霜道:“都下海陪那鲛人去。”

    这变脸比翻书还快,还真是一个狠心的人哪。

    葵兮也依然是面不改色,淡然道:“是。不过还请大将军将海边及附近的人群驱散。也请大将军不要带着官兵驻守在一旁,不然,鲛人是不会现身的。”

    大将军点头说:“好,本将军自会吩咐手下去办。”

    我一心也只是想要去救那个无辜的孩子罢了。之后,我便和葵兮转身要离开,便又听见他言道:“等等,要捉活的,其他的事本将军自会处置。”

    果不其然,他所嘱咐的便就是和告示上所写的一样。

    抓活的鲛人回来给他?怎么可能。

    我和葵兮谁都没有答言他,便就那样离开了。

    黄昏才刚刚落下,我和葵兮也才是抵达了海边。

    好像我现在来海边,都有了一种抵触。

    这样的抵触,还是源自于那一日我所看见的血海。

    鲛人被那些人渣屠杀,我却无能为力……

    “别想那么多了。总会过去的。”葵兮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在安慰着我。

    我也知道葵兮是在安慰着我,可是,有些事情的确是会过去的,但是有些事情,却是永远都不会过去的。

    而此时,我看见,一个留着鼻涕的孩童,不停吸着鼻涕,脏兮兮的手伸在口中不停吸允,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一个女子的衣裙。

    孩童看见她后,呆了呆,含糊不清说:“姐姐,你长得真好看。”

    孩童又扯扯她的裙子说:“姐姐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呢?”

    但是那女子并没有回答这个孩童,只是痴痴的望着远海,不言不语,脸上的神色,看不清是复杂,还是惆怅。

    孩童又低着头想了良久,又郁闷地说:“姐姐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呢?”

    说话时孩童眉头皱在一起,脸上肉嘟嘟像是个包子,可爱极了。她这才转过身来,忍不住用手轻轻捏了捏孩童粉嘟嘟的脸。

    孩童更加郁闷了,和她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好像是对她有些怕一样。

    孩童又扯了扯她的裙子,伸出漆黑带着口水的手,奶声奶气地说:“姐姐,糖。”

    那孩童方才说,是被那女子带过来的?

    那么,那女子是不是就是那个大将军口中所说的鲛人?

    但如果按照这个样子来看,并不是有心要毒害什么。

    可惜,鲛人自然是没有糖的,她更是没有带过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去哄孩子。我都替她着急了起来,她手足无措,当场就愣在那里,孩童又扯了扯她的衣裙,却用得更大的力气,说:“糖!”

    我想过去,但是葵兮却拉住了我的胳膊,浅声道:“再看看吧。”

    我看了一眼葵兮,点了点头。

    随后,便就听见她歉意地说:“姐姐没有没有糖,姐姐有珍珠,你拿去换糖吃可以么?”说着就从袖子里掏出光滑圆润的珍珠放在孩童的手里。

    孩童不认识珍珠,气呼呼转身,让小屁股对着她,头也不回地离开。

    她虽然是尴尬,但忍俊不禁。

    我走近了几步,便听见她沉沉叹了口气,“他还是没有来。”

    而她也没有管那个孩童是否离开了,无心害人的人,真的是不会有加害之心的。

    我此刻却是着急了一些,疾步跑到了那孩童的面前来,跪在了软绵绵的砂子上面,问他:“你是否就是大将军的小儿子?”

    他愣了一下,但随后又憨憨的点了点头。

    我心里也是放心了一下,笑颜看向了葵兮,又看着他道,“姐姐这里有糖,让哥哥拿给你吃好不好?”

    “好啊!姐姐!”

    他喜笑颜开,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气鼓鼓。

    葵兮疾步过来,将糖给了我,我将糖纸剥开,“啊,张嘴。”

    他稚嫩的照着我的话做了,张开了像樱桃似的小嘴,我将糖轻轻缓缓的放在了他口中,他顿时就笑嘻嘻了起来,含糊不清道:“谢谢姐姐给我糖吃。”

    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言笑晏晏,“乖。”

    她也是一袭青色的衣衫那样茫然的看着我,我将孩子交给了葵兮,走向了她,蹙眉问道:“你是在等着什么?”

    “我在等着一个人。等着一个可以娶我的人。”她虽是这样说了,可是我能够听出来他话语之中的无力之感。

    而那样的无力之感却是深深的,我也有了几分猜测,我问她:“是在等着衍城的大将军吗?”

    她点了点头,应声答我:“是,是在等着他。”

    我沉沉叹了口气,觉得她就算是这样一辈子等下去都是没有用的,我好心劝解着她,“不要想了,赶紧回去吧。他们这些人都是骗子,我想,你可能没有听过诛言妹妹诛忻的故事吧。就是因为错信了人间的男子,而被囚禁在了水牢之中。更何况,大将军已经成亲了,也有了那样一个稚嫩的孩子,你还在等什么?”

    她笑了一下,这个笑容多少也是有些诡异的,“不。他不会的。他说过了,会来娶我的。我就在这里等着她。”

    “不要痴心妄想了。你知道人类对鲛人是有多么的恨之入骨吗?你难道没有亲眼见过被屠杀的鲛人吗?那些人的满嘴谎言就不要去相信了。”葵兮冷声的警告让她怔了一下,她虽没有回答。

    可是,她依然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我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和她说了,就那样看着她,看着她……

    浮袖,我忽然就想到了浮袖。

    猛然就感觉心震了一下,对那个鲛人吼道:“赶快走!”

    随即便就看见了那些官兵来势汹汹,我话刚落下,他们便就将我们围了起来,那个大将军更是冷言对葵兮道:“把我的孩子交出来!”

    葵兮没有多言,让那个孩子自己走了过去。

    “你们,快走,去将军府领了赏赐就离开。这个鲛人,我要抓活的!”他依旧是一副冷若如霜的模样。

    但是,我不会在让鲛人遭了他们的毒手。

    我冷言:“你不要痴心妄想了。鲛人,是不会在被你们骗的。”

    可是鲛人却是一脸欣喜的走到了他的面前,还在天真的问道:“你是来娶我的吗?”

    他的面色依然是那个样子,冷声道:“不!我是来抓你的!”

    她一脸困惑的看着他,问,“为什么?”

    他一脸的严肃,已经拔出了剑抵在了鲛人的心口,依旧冷漠的回答着他:“上面的告示都下来了,要杀尽你们这些鲛人。得到鲛珠,而我和你,是永远没有可能的!”

    “原来,你们这些人都是这个样子吗?为了得到鲛珠,要屠杀掉所有的鲛人吗?”她的眼神多有些黯然神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