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68章 毒药的堕落
    :

    在莲花观待了有半月之久,莲花观的观主才回来。

    她将手抄经给我之后,我才回去了花卉观。

    尽管在莲花观的每天都要被宋妖儿吼上几句,但是那些全都不是问题,而是葵兮告诉过我的。

    自从那次我看见了红衍的影子之后,我几乎每天晚上做梦都可以梦见。

    甚至,还听到了一些对话。

    而那些对话,竟然是不为人知的。

    明明记得清清楚楚,但是醒过来之后,却全部都忘记了。

    不知道是有心让我忘记,还是说根本就不想让我记住。

    回到花卉观将手抄经交给了观主以后,我借着去下山历练的谎言要去一趟天厥都。

    我本来以为观主是不会答应的,可观主居然答应了我。

    这样一来,我就能够更快的复活了浮袖。

    这是我答应浮袖的,也是我一定要去做到的。

    正当我收拾之时,葵兮突然来了,他蹙眉问我:“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我一边收拾一边回答着葵兮:“我打算要去一趟天厥都。”

    “天厥都?你一个道姑去天厥都做什么?”葵兮疑问。

    我答言:“是为了浮袖的事情。我如果要救浮袖,就必须去一趟瞑荒之域,去找到散落的千尘铃,我如果要进去瞑荒之域,也必须有神兽带我进去。不然,我连瞑荒之域的边都沾不上。”

    我也是实言回答了葵兮,无所隐瞒。

    自从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我觉得葵兮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也是一个善良的人。如果我欺骗了他,就是我的不对了。

    “是这样啊,那我陪你一起去吧!不然我害怕你刚出了泉州城,就会被杀死了,怎么样?”葵兮得瑟的看着我,我是想答应,又不想答应的。

    “怎么?还怕我?”

    葵兮又继续怂恿着我,我想了一阵子以后,决定是答应了葵兮。

    “好,我们就一起去吧。”

    “这才像个听话的小道姑。”他说着,便就摸起了我的头脑来,我赶紧打开了他的手,警告着他:“葵兮!你要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葵兮反倒是摊了摊手,一脸的无所谓,“气吧气吧,我看你能不能够迟早被气死!”

    我哑口无言,便也就不与他里间了,因为我自己也知道不会说的过他。

    收拾好了东西,便就离开了花卉观,下了山。

    葵兮也是出了泉州城以后,才现成人形伴我左右。

    我知道去天厥都又要很长的一段路,我也清楚,要救浮袖的这条路是更加的漫长而深远。

    但是我已经答应了浮袖,我就一定会复活她的。

    不惜任何代价,搭上我的这条命我都觉得值得。

    走的累了,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但是刚走进客栈,便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子,而这个人就是若斓,她手里面还抱着白狐。

    她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看了过来,她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而此时,葵兮就还在我的身边站着。

    不过没关系吧。若斓也是知道白狐是妖的,而且将白狐带在了身边。

    如果今天站在我身边的是鬼姬,恐怕若斓就不会那么的淡定了。

    我和葵兮走到了若斓的那一桌,有些尴尬的坐了下来。

    反倒是若斓,她保持着温文尔雅的风度,手抚顺白狐的毛,慢条斯理地说道:“花玖,居然想不到你将修为千年的黑蟒妖带在身边,真是叫我刮目相看了。不像我这只白狐,一天只知道吃,毫无任何修为,我还不如把她扔进那深山老林里头,再见不复相见,没用的东西!”

    我知道若斓是在打趣着白狐,上一次我就已经见识过了若斓怼白狐。

    想不到,今天也是如此。

    白狐哼哼了几声,似乎是在对若斓的不满,却被若斓给瞪了一眼。

    被若斓瞪了一眼之后,白狐便就再也没有了声音,许是怕了若斓吧。

    “是要去天厥都的吧?”若斓挑眉问我。

    我点了点头,回答着若斓:“是要去天厥都的,不过若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这身边可有以一只逃亡比谁都逃的快的奸诈狐狸,你说,我是怎么知道的呢?”若斓这么说的时候还是有些得意的。

    一边顺了顺白狐的毛,而且还那样等我回答的看着我。

    我看见白狐很是不情愿的想让若斓去摸她的毛,我也是情不自禁的笑了一下,回答着若斓:“原来如此。”

    “你是去天厥都做什么?”若斓还没有完的继续问着我。

    我总不可能说我是要去复活浮袖的吧?

    我找了个借口,搪塞着若斓:“我是要去天厥都办一件事情,是要以个人名义来下山历练,所以天厥都就是最后的一站。”

    我不知道这样的借口能不能够搪塞的过去若斓,我也知道若斓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但就在这个时候,葵兮却是拿起筷子吃了两颗花生米,闲散道:“如果没有我陪这个小道姑去历练,恐怕她出了泉州城就饿死在了半路上吧。”

    我打了一下葵兮,脸色有所尴尬的对若斓道:“这只黑蟒妖就只会怼我,若斓你不要介意。”

    若斓反倒是哈哈笑了几声,摆了摆手,言道:“我反倒是觉得他说的没有错。如果没有他护着你,恐怕,你不是饿死在半路,就是被厉鬼给缠上身而死。所以,花玖,他陪在你身边是一件好事。”

    既然若斓这么说了,那么我也就什么都不说了。

    他们说的都对,如果我一个没有法术的人去天厥都,很有可能就会孤零零的死了。

    所以带上葵兮是我做的最明智的一个决定,我也清楚,就算是我拒绝了葵兮,他也会跟在我的身边。

    可偏偏就在这样的时刻,若斓突然问我:“那你父亲的事情就不查了吗?”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不知道要怎么去回答若斓,怔了好半天之后,我才苦笑了一下,回答着若斓:“父亲的事情,我无能为力。若是我有那个本事,早就查出来那些狗官,取了他们的性命!可是,我是一个道姑,我不能够杀生。既然已经入了花卉观,成了一个道姑,就应该遵从花卉观的门规,还有五戒六训。那都是不允许触犯的。”

    若斓有所复杂的看了看我,淡言道:“你还真是个死脑经。既然如此,我这段时间也打算要在泉州城里头查些东西,正好可以帮你查一查你父亲的事情。”

    “谢谢若斓。”

    此刻我没有多话,但对于若斓我是真心感谢的。

    我的确是一个死脑经,但是入了花卉观就是这个样子。

    我也没有别的选择,我现在只希望我妹妹过的好一些。

    如果还有机会,我也想让她来花卉观。

    但是,我妹妹是不会同意的。

    和若斓说了一会子话以后,便就回到了客栈的房间。

    我刚刚和葵兮进去,便就听见了毒药的声音,“欢迎欢迎啊。花玖,你真的是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这样下去,你迟早会变成像我一样的人。”

    毒药的声音好像比上一次多了一些恐怖与阴森,我本想还击与她,但葵兮却是挡在了我面前,厉声道:“鬼姬,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吗?你犯了仙界的大错,你原本是可以接任广元真人的位子,却现如今,你看看你,成了一副什么鬼样子!”

    仙界?毒药?广元真人?

    毒药原来是可以接任广元真人的那个接班人吗?

    可是,为何现在会堕落成了这个样子呢?

    毒药的脸色一下子就变成了枯竭,就好像是腐朽的生死爬满了毒药的脸一样,她忽然扯开嘴笑了起来,“我现在已经成了鬼,自然就是鬼样子了。况且,广元真人的接班人,我还不稀的做、既然犯了那样的大错,我任何一切都接受。可是我唯一不能够接受的就是广元真人的袖手旁观!我要杀尽这天下人,让她们尝到鲜血是如何从自己身上流走的!既然广元真人想看见我的忏悔,那我就这样忏悔给他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