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67章 灵心发作
    :

    “就这了,干净吧?我告诉你,我们莲花观可要比你们花卉观好多了,不管是床铺还是什么,都要比你们花卉观好太多了!”

    宋妖儿不停的夸赞着她们莲花观有多好,其实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

    花卉观也并没有硬床硬铺啊?

    更何况对我来说,我更喜欢睡硬床。

    我依旧是没有反驳宋妖儿什么,既然她喜欢说,那就让她说吧。

    我也只是在一旁应着声就好,随后,宋妖儿又对我道:“你晚膳还没有用过吧?我带你去用晚膳吧,我们莲花观的晚膳也肯定要比你们花卉观的好太多了!”

    还没有去呢,宋妖儿便又是这个样子。

    我收拾了一下之后,便就和宋妖儿一起去了膳房,用了晚膳。

    其实在我看来,都是一个样子的。

    但是在宋妖儿的眼中就不一定了,我也不会多嘴去说莲花观的不是。

    宋妖儿又把我送回了房舍,还嘱咐了我几句,不要晚上到处乱跑,不然撞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可别怪她没有提醒过我。

    我也点了点头,应着她。

    她这才离开,宋妖儿离开以后,我便像往常一样,拿出随身带着的经文看了起来。

    我不知道,有些其中的意思我怎么都是不明白的。

    所以我就要一遍一遍的去看,为的就是可以知晓其中意思。

    但是有些时候,却是要自己经历过以后,才能够更身临其境的明白,有些话是什么意思。

    快要入睡的时候,我打算起身来去床榻上面。

    猛然间心脏便即刻就疼了起来,我紧紧捂住了心口,想要尽力去缓解,可是毫无作用。我就像是看见了一个影子,那个影子,是那样的模糊,但是隐约之中可以看见她冉冉而起的衣衫,还有那微微飘荡着的发丝。

    她的手里好像握着一把滴血的剑,滴血之声更是阵阵传入了我的耳朵之中。

    就好像是发生在我面前的一样,她是谁?

    我所看见的又是什么呢?

    我疼的快要窒息,突然有一双手扶起了我,当我吃力抬眼去看的时候,居然会是葵兮。

    我笑了一下,完全想不到葵兮会来。

    我还以为,他打算跟我置气一辈子呢。

    渐渐的,我的心又恢复了原来的跳动,没有刚才那样的急促,就好像是随时都要把我绞死一般。

    我不知道,心那么疼,就像是有人拿针钻着一样。我为什么还死不了?为什么?

    “我如果不在你身边,恐怕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葵兮扶着我到了椅子上面,还不停的说着我。

    我知道葵兮或多或少还是有些生气的,他那个样子的警告我,我却是糊里糊涂的接受了槐都真人的玉佩,到葵兮跟我说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我的确是大吃一惊。

    也惹怒了葵兮,可是葵兮却在我这个样子的时刻,及时出现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感谢葵兮,但每一次我痛苦之时,都是葵兮陪在我的身边。

    “谢谢你,葵兮。”

    我虽然虚弱无力,但是对于葵兮,我是必须要感谢的。

    但此刻葵兮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了,他就像是在窥探着我一眼,压低了声音质问道:“你是不是根本就在欺瞒着我?你这个样子,并不是鲛心在作怪,而是其他的原因,你到底是瞒了我什么?”

    他的双瞳之中是满满的怀疑与不相信,我不知道是该实言对葵兮说,还是继续隐瞒下去。

    而菱鲛也告诉过了我,不要告诉任何人。

    可是葵兮不同,他不会害我的。

    终究,我选择对葵兮说出了实话,“作怪的的确不是浮袖的鲛心,而是灵心。”

    葵兮听了,脸色瞬间就变成了压抑与错愕,他张嘴好半天都没有说出来一句话,“什么?你居然拥有灵心?你可知几百年前是谁拥有的灵心吗?”

    我摇摇头,回答着葵兮:“我不知。”

    “是掌管着整个仙界的灵女,红衍。”葵兮答我。

    可是,葵兮就算跟我这么说了,我也是全然都不清楚葵兮所说的那个红衍是谁,我蹙眉问他:“那么,这颗灵心是真的可以掌管着整个仙界的吗?”

    “是。据说在红衍成为灵女,掌管着仙界的那些年中,不管是人间还是仙界,包括我们妖界,都是风平浪静的。因为红衍心善,所以她不愿意看见任何有血腥的场面。但是,却因为红衍被人间的一个男子骗走了灵心,一切都变了。”

    葵兮说的玄乎其玄,我也听的格外紧张,我皱紧了眉头,继续问着他:“那后来,怎么样了呢?”

    葵兮微微叹了口气,似乎是很不愿意提起那样的事情,“从那之后,红衍几度在地狱之中轮回。最终,变成了魔。她没有了灵心,就如同她没有了心脏。她就那样枯竭残忍而死,可那上仙真人,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红衍垂死挣扎。他们明明都赶到了,明明都是可以救的。却亲眼看着红衍像苟延残喘一样而死,却无人高抬贵手。”

    听了葵兮的解释,我也明白了葵兮为何会那么的生气,也为何会叹气。

    从一个掌管着整个仙界的灵女,而因为结识了人间的男子,因为爱,而被骗走了灵心,从此之后,一念成魔。

    就像是菱鲛告诉我的,一念得道,一念成魔。

    我心底也是多有愤恨,近乎于咬牙切齿:“难道亲眼看着,就不会去救的吗?为何要那样的残忍呢?明明是一个善良的人,最终又是谁逼着走火入魔了呢?就像是那天晚上一样,明明看着鲛人被那样的肆意屠杀,槐都真人明明可以救,但是,他没有,高抬贵手一下他都没有。”

    葵兮冷笑了一声,他的样子看起来也是厌恶极了,随后,他便又问着我:“槐都真人?他又算什么?他的冷血还真是无人能及。可是,你拥有了灵心,就等于你会被所有的人盯上。你知道,当时为什么他们都没有去救红衍的吗?”

    虽然葵兮说的有一些断然,但是,我能够清楚葵兮的意思。

    我深锁眉头,看着葵兮问道:“为什么?”

    “那是因为,从一开始,他们根本就不想让一个拥有灵心的平凡女子当上灵女,而去掌管仙界,因为他们都不愿意,他们都不想。”

    听了葵兮这个样子的解释,我还真是绝对这世间居然会有这样的嫉妒。

    我冷笑了一声,觉得太过于讽刺了,“原来仙人也不过如此。”

    我也联想到了那在溯山的时候,琼夕榕对我说过的话。我永远都不可能去掌管仙界,而仙界,却永远要比我想的更加残忍许多。

    葵兮忽然搭上了我的双肩,深锁眉头叮嘱着我:“可令我难以置信的是你居然会拥有灵心。花玖,答应我,以后千万不要再告诉任何一个人你拥有灵心的事情。我会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保护着你。而灵心的发作,我也是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闻过红衍有这样的发作。所以,你的身体轻情况现在很不好。”

    说着,葵兮便就沉沉叹了口气。

    “唉……”

    葵兮这么一说,我即刻紧张了起来,我问他:“你是说,红衍没有我这样的发作吗?”

    葵兮点了点头,回答着我:“是,红衍的确没有你这样的发作过。一旦在众人面前你这个样子,你就说是鲛珠的缘故。不要再提起灵心两个字来。”

    我沉了沉,觉得刚才葵兮所说的一切都让我的心底很沉压,我告诉他,“我刚才灵心发作的时候,好像看见了一个女子。不过,有些模糊,隐隐约约中看出来她是穿着红色的衣衫,手里握着一把长剑,长剑还在滴着血。我却看不见她的正面,而那个人,又是谁呢?是不是红衍?”

    葵兮答言:“很有可能就是红衍。因为她屠杀,魔性发作。被关押在了断葬山,将永生永世都会在那里度过,永远不死,就那样郁郁寡欢下去。而那个人,骗走了红衍灵心的人因为吸食了灵心之中的灵气,现在,还在逍遥法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