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66章 喋喋不休
    :

    的确就像是若斓所说的那样,她们没有人在继续来找事。

    也就证明了白狐所说的是真的,如此下去,是绝对不能够让他们得逞的。

    而唯一可以解决的办法又是什么呢?我一无所知。

    现下让我最苦恼的事情莫过于就是槐都真人给我送玉佩的那件事情了。我又怎么才能够把玉佩换回去呢?

    还真是接踵而来的难事,观主不在我就要守护好整个花卉观,所以我现在只能够在花卉观中,等到观主回来以后,我才能够去做自己的事情。

    入夜,我还是和往常一样看看她们都睡下了没,我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舍。

    可当我刚打开门,便就看见毒药站着。

    我诧异的一下,问她:“你这么晚来做什么?”

    她冷笑了一声,我就感觉她随时就要性情大变了起来,她忽然一把就捏住了脖颈,质问道:“最近你是否又和槐都真人联系在了一起?别以为他给你送了玉佩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最好远离槐都真人,不然,这样的警告迟早会变成杀身之祸!”

    我被她捏的根本就喘不过气来。我怎么觉得毒药没有那个心思杀我,而是她口中所说的那个主子要杀我。

    很有可能每一次毒药这个样子,也一定是因为了她的主子。

    我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她才放开了我,冷言道:“我希望你清楚,我也是替别人做事的。如果事情做不好,遭受惩罚的可就是我了,所以我也希望你检点一些,不要在做出让主子生气的事情了,你明白?”

    她挑眉看着我,话里头的冷意冉冉我也是听的清清楚楚。

    我缓了缓,才把气缓了过来,回答着毒药:“我和槐都真人清清白白。我也不想和他见任何的面,至于那个玉佩,我完全不知情。我也会找时间去还给他的。”

    她听我这么说,才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毕竟,我是说的真心实意,我的确不想和槐都真人再有怎样的瓜葛了。

    她言道:“这样最好。你是一个道姑,你本来就应该好好潜心修道的,那些事情,你不想便就是最好的。”

    她满意了之后,才离开。

    而花卉观中,也是平静了下来。没有了那几天的风波,槐都真人也并未来。

    这样其实最好。半个月后,观主才回来。

    她听了花愫大师姐的事情以后,也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观主是最讨厌有人犯戒,而且还是和男子在一起。她对我那么做,将花愫师姐请出了花卉观,也没有说什么。

    “花玖,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将花卉观交给你掌管,你的确做的很好,超出了我的意料。不过,有些事情你就处理的不好,下次记住就好了。”

    观主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个样子,而我心里头也是压了一件事情,我现在必须w去一趟天厥都,因为我要救浮袖。

    我刚想张口,观主便快我一步言道:“我打算让你去一趟莲花观取几本手抄经过来,你明天就启程去莲花观吧。”

    观主还真是会挑时间,而我要说的话也自然是被统统都咽了回去,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观主:“是,观主。花玖知道了。”

    “恩。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观主的回答似乎是很满意,可对与我而言,并不是那么的想去。

    我们和莲花观一直以来就是有过节的,而每两个月都是要去莲花观去取手抄经,从前是花漾经常去取,现在居然是落到了我的身上,看来要去天厥都,还得等一段时间了。

    我一点都不想在观主这里待下去了,生怕她又心血来潮,给我布置这些什么任务,我从蒲坐上起身来,对观主道:“那花玖就先告退了。”

    “恩。”

    观主也是这样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或许她是知道我很想离开的吧。所以语气完全没有刚才好了。

    其实观主也是一个性情大变的人,而我不管怎样也就只有这样听从。

    从观主这里出来以后,我也没觉得松一口气。

    去莲花观我是不想的,但是是观主的命令,我就必须去。因为我是一个道姑,是花卉观的道姑。

    葵兮这几天也是没有来找过我,我知道他是因为了玉佩那件事情而赌气。可是,那也本分就是我想的,是我太过愚笨了,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定情信物,我也相信,肯定是槐都真人送错了。

    那个人,也一定不会是我的。

    后天,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就出发去莲花观了,索性莲花观离得不远,出了泉州便就可以看见一座山,而那座山坐落着的便就是莲花观了。

    可当我出了城以后,便就想起了那一天父亲被吊在城墙上面的时候,尽管我心里头是那么的痛,就像是针在扎着一般,可是,我连一滴眼泪都没有。他们所说的诬陷到底是诬陷了什么?

    而那些高官又是谁?我几乎是一无所知。

    尽管我那么的想要去查,但依旧没有苗头,更不要说去查什么了,什么都查不到的。

    “花玖,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我转过身去,原来问我的是云唤,我答他:“没做什么,就是看看天色如何。”

    云唤似乎也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又问我:“你这是要去哪里吗?”

    我蹙眉回答着云唤:“我要去一趟莲花观,看你的模样也是有些风尘仆仆,你这是要回去青城派吗?”

    “是啊!现在才要回去呢。前段时间去了一趟曲州城,对了,花玖,你近来可好?”和云唤说话,他还真的就是打开了话匣子。

    我苦笑了笑,答言着他:“还好,你呢?”

    相对来说,我答的就简短了一些。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哪里能够说没事呢?可是作为一个摈弃了七情六欲的道姑,就是要说自己很好,不好也要说好。

    “我也很好啊!”云唤说着,便就挠了挠头,我也觉得时间不早了,毕竟去莲花观是翻一座山的,我害怕到时候天色晚了下来就不好了。

    我赶紧仓促对云唤道:“我就先走了,不然天色晚了下来就不好了。”

    云唤理解的点了点头,嘱咐着我:“花玖,路上小心啊!”

    “多谢。”

    话罢,我便就赶紧赶向了莲花观。

    我知道最近厉鬼横行,所以我必须在天色黑下来之前赶到莲花观去。

    刚上山,便还可以看见三三两两的香客从莲花观下来,但此时已经很少有香客上来了。除非是借宿的香客,但是莲花观和我们花卉观的规律是一样的,借宿的香客也只能够是女香客,男香客是一律不让借宿的。

    莲花观比花卉观的香火旺盛是一些,全然都是因为了在莲花观是可以求姻缘的,但是在花卉观是不可以的。

    所以我上山的时候,看见的都是女香客较多一些。

    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莲花观,她们也的确是有人接待我,给我倒了杯水,我也是喝了几口。

    毕竟赶路上来,整个人都快要被太阳晒焦灼了。

    满头大汗,我擦了擦汗以后,便就对接待我的这个道姑子言道:“我是遵观主的意思来取手抄经的。”

    她听我这么问,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些为难的意思,犹豫了一阵子之后,她才回答着我:“我们观主出去讲经去了,恐怕还得有个七八天才回来。手抄经也只有观主知道在哪里,不如你就先在莲花观待几天,等到观主回来,把手抄经给你了你在回你们花卉观去吧。”

    不是我们花卉观的观主和莲花观的观主一同去讲经,只不过地方不同,那么回来的时间也应该是一样的吗?怎么莲花观的观主还没有回来呢?我有所困惑的问她:“可是我们观主已经回来了啊,怎么莲花观的观主还没有回来呢?”

    “你以为讲经就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你还真是把一切都看的太简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