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65章 闹事
    :

    可第二天清晨起来,便就看见葵兮立在我面前,我着实是吓了一跳,幸亏我是和衣而睡。

    但是葵兮这个样子,我真的是觉得他很不礼貌。

    我起身下了床榻,赶紧目光如炬的质问他:“你来干什么?”

    “这块玉佩是谁给你的?”他反倒是反问着我起来了。

    我也想都没有想,就直言回答了他:“槐都真人。”

    “槐都?你知道送你玉佩的意思是什么?!”他忽然捏紧了那块玉佩,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了起来。

    我摇了摇头,回答着他:“我不知道。他只是将这块玉佩塞到了我的手中,是什么样意思我也不知道。”

    我一脸迷糊,他似乎是真的很生气,气鼓鼓的模样。

    “你可知道他送你玉佩是什么意思?送你玉佩就代表的是定情啊!你怎么这么傻呢!”他这么一说,我整个人都是蒙圈的。

    什么什么?玉佩竟然是定情的意思,那么,他昨天晚上说的那句话的意思又是什么,我赶快问着葵兮:“那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是什么意思?”

    “自然就是用着玉佩来定情的意思了!难道你就什么都不知道吗?!”葵兮已经是近乎于气急败坏了。

    我也才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赶紧对葵兮解释道:“真是该死!我一定会还给他的!”

    葵兮沉沉的叹了口气,而我就那样怔在原地。

    不知者真是愚蠢啊!尽管我都已经这么说了,但是葵兮却是不领情,他警告着:“花玖,你现在最好不要和那样的人见面了!”

    “我知道了……”

    我的确是有些委屈,可是,委屈了又能怎样?

    他说来就来,岂能够是我阻止的呢?

    葵兮听了我的这句话,又是拂袖离开。

    我又一次冲撞了葵兮,的确是我的愚钝铸下了错误。

    葵兮走后,我顿时就瘫坐在了椅子上面。我不明白槐都真人究竟是要做什么,我也不清楚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现在脑子里头是一片混乱,我现在恨不得砸了那块玉佩,可是我又不能。

    “花玖师姐,观里来官兵了,是来抓人的!请您赶紧过去!”

    花允又如同往常一样唤着我过去,我无奈叹了口气,便就同花允一同过去了。

    先让槐都真人的事情抛之脑后吧,现下要解决的便就是观里头的事情了。既然观主交给了我持观,那么我就必须要树立起一个好的榜样。

    不要让观主来时说我没有用尽心力,那样可就不好了。

    而花允也是跟我说了一路,无端一些官兵就这样闯了进来,喊着嚷着要抓人。

    当我走到大殿的时候,却发现好多东西都被砸碎了,我顿时就来了气,沉声质问着那些官兵:“你们这是干什么?!”

    “有人说这个女子跑到了你们观里头来,你们是不是收留了这个女子?收留了就赶紧交出来,省得我们继续搜了!”

    他说着,便把那张画像拿了出来让我们看。

    我知道那就是白狐,可我却是一口否决:“没有来过这个人!请你们出去!”

    “是吗?给我搜!”

    那人的脸色瞬间大变,随即就当着我的面砸起了东西来。

    我即刻推了一把那个官兵,怒吼道:“你们谁若是今天敢动我花卉观的一草一木,就不要怪我了!”

    他碎了口唾沫“呸!”了一声,挑屑道:“你一个小小道姑还能翻得了天?我告诉你,这可是上头的命令,我今个就是要搜你就能怎么着?”

    “花卉观岂是你们这些狗腿子就能够侵犯的?你们谁动一下,我就砍断她的一只手。”这话并不是我说的,当我看向那人的时候,居然是若斓。

    “你又是谁?最好不要多管闲事!赶紧滚蛋!”那人看起来嘴里没有一句干净话。

    但是,若斓说的出就做得出。

    没想到的是若斓冷笑了一声,故意怂恿着:“那你就动一下试试啊。”

    若斓本来就是一个杀戮之人。不管她所追寻着的厉鬼,还是什么。这脾气除了比宋妖儿冷静一些,恐怕也相差不了多少。

    “我还就动了怎么着!”

    他说着,便就踢碎了一个花盆,若斓闲庭信步的走到那人面前,不由分说,拔出剑就真的砍掉了那人的胳膊。

    我顿时就惊了一下,不敢置信的看向了若斓,但转瞬即逝的便就是了解。因为若斓她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随后,那几个官兵真的看见若斓这么做,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你!你等着,我们马上去叫人!非要了你的命不可!”

    若斓的剑韧上面都在滴着殷虹的鲜血,她风轻云淡道、;“去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

    他们扶着那个疼的呲牙咧嘴的官兵即刻就逃出了花卉观,可是,若斓这么做是不是就有些冲动了呢?

    我看见地上那半只血淋淋的胳膊,我就觉得若斓真是……

    那些师妹和师姐都躲得远远的,看起来也都是挺怕的,但是对我来说,不知道是怎样的感受。

    “怕了?”若斓挑眉问着我。

    我摇摇头,答言着她:“不是怕了。而是花卉观本来就是一个不可以见血的地方,但现下,却是见了血。我多有些惆怅。”

    “人生来哪能够不磕磕绊绊?或多或少也是要见血的。”若斓说的好像有那么几分道理。

    是啊,哪能不见血呢?

    是我亲手杀了浮袖,我早就见血了。

    此时此刻,又何必装的跟个圣人一样呢?

    随后,处理掉了那半只胳膊,若斓便就拉着我质问了起来:“白狐在这里是不是?”

    若斓经常是这个样子,她的确是很聪明,可是我或多或少也是有着疑心的,我反问她:“你问,是要做什么?”

    “因为,要保护她。”若斓的回答没有犹豫。

    “保护?”

    可是对我来说,我还真是有些不敢相信若斓会保护一只白狐妖。

    若斓点了点头,回答着我:“是,的确是保护。”

    我还是觉得有些蹊跷,我问她:“为什么?”

    “白狐一直是跟在我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那个宗轩华的身边去。而且还惹来了杀生之祸,我如果不保护她,那么谁来保护她呢?”若斓似乎说的一本正经,看起来也并非是像在套着我的话。

    我也是半信半疑的就这样相信了若斓,对她道:“她就在我的房舍,我带你过去吧。”

    她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我把若斓带到了我的房舍我就后悔了,因为前几天鬼姬才刚刚来过。这样一来,难保若斓又会起了什么疑心。

    进去之后,我没有空荡的停留,唤道:“白狐,你出来吧。若斓来找你了。”

    白狐这才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她看见若斓,真的就像是看见了亲人一样往过扑,一下子就抱住了若斓,“若斓姐姐!你终于来找我了!”

    白狐说着,竟然还哭了起来。

    而若斓则是说了几句白狐,白狐嘤嘤啼哭,还真的就像是一个芊芊女子的做派。

    最后,我才了解了清楚。

    原来是白狐很早之前就被若斓救下了,然后一直跟着若斓。却因为一次事情的冲突,让白狐和若斓分开了。

    到现在,若斓才是找到了白狐。

    “我不在的时候,你可有害过人?”若斓就像是一副教训着一只狐狸的姿态质问着白狐。

    哦,白狐本来就是一只狐狸的啊!

    白狐摇了摇头,回答着若斓:“没有,就只是吓唬了吓唬,没有害人的!”

    “那就好。只要让我知道你害人了,你就小心你的尾巴!”若斓这个样子的确是很强势的,而白狐也似乎是很听若斓的话。

    白狐也将自己所听到的那些事情告诉了若斓。

    若斓听了以后反倒是没有多么的震惊,而是淡然道:“我会怕他们找到龙冢?他们也真是痴人做梦。那样大肆的屠杀掉鲛人,以为得到鲛人的鲛珠,然后在去暝荒之域拿到散落的千尘铃就可以进去龙冢了,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